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抗战之三生传奇 > 第一百七十五章 楚娇的瓶颈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楚娇的瓶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其实,无论是哪方的军队,在民族公敌面前,枪口对外,一致抗战,都是中国决不会亡的基础。
  
  而沈宸是上天的选择,将他投身到大梅身上,处于gc*党的军队之中;楚娇则是由于马名宇的关系,转至大别山根据地的国*军中,报国杀敌。
  
  此次,日军以步炮骑数路人马,分别向一七六师盛家桥、黄姑闸、瑞安等处阵地进犯,来势甚为凶猛。
  
  其中一股五、六百日军,窜至盛家桥,经该师野补团迎头痛击,歼灭过半,余敌分途逃窜。
  
  野补团乘势追击,一七六师又调兵夹击,在黄姑闸将敌包围,冒雨激战。敌狼奔豕突,但终未能突围而出。
  
  说起来,陈旅长也不是外人,就是淞沪会战时的陈副团长,对楚娇早有印象,还是非常好的印象。
  
  楚娇来到部队之初,倒也象其他女人一样,男兵们瞧不起,以为只是个干辅助工作的女兵。
  
  但住的时候是和医护兵在一起,打起仗来,楚娇就是战斗兵,和张成富是一个连队。
  
  平常训练时的好成绩,战斗时的精准狙击,很快就让楚娇的名声大振。
  
  陈旅长又特别照顾,担任情报参谋的马名宇更是上赶着讨好,士兵们对楚娇也是刮目相看,这些都让楚娇感到舒服惬意。
  
  唯一遗憾的就是沈宸的下落,马名宇从上海打听到了一些消息。也就是沈宸把虹口区搅得天翻地覆,杀了一大堆日本人,然后落江而亡。
  
  马名宇对此是相信的,尽管并没有找到沈宸的尸体,但生存的几率实在是微乎其微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  
  但楚娇却有另外的猜测,因为这世上,只有她知道沈宸的特异所在。所以,她相信沈宸多半是换了另外一个身体,不知道在哪里搞事情呢!
  
  虽然再见面时,楚娇也不可认出换身的沈宸,可她相信沈宸会主动相认。
  
  要是这家伙敢装不认识,我就——楚娇不只一次地想起这个问题,心里发狠,可也没有办法,倒是很担心会成为现实。
  
  陈旅长向楚娇招手,走近些便见到这姑娘被浇得很狼狈。他马上把身上的雨衣脱下来,卫兵也有眼力,忙把自己的雨衣脱下递给楚娇。
  
  楚娇摇了摇头,抿嘴说道:“谢谢。我上身有雨衣。”说着,她抖了抖兜帽,戴在头上。
  
  众人细看,才发现楚娇为了行动灵活,把宝贵的胶皮雨截掉了半截,变成了一件上衣。
  
  而雨衣上连泥带水,布帽子也是湿透染污,显得很狼狈。
  
  陈旅长点了点头,关切地说道:“战斗基本上结束了,打扫战场就留给别人吧!”说着,他指了指远处,“你俩去那边的帐篷里休息一会儿,特别是阿娇,别着凉了。”
  
  “那里是医护所嘛?”楚娇问道。
  
  “受伤了?”陈旅长赶忙询问。
  
  楚娇犹豫了一下,略微抬了下胳膊,说道:“被子弹擦了一下,张哥给我包扎的。我想——”
  
  “我粗手笨脚的,只是简单处理。”张成富眼中也透切关切,说道:“还是去医护所重新消毒上药,再好好包扎一下吧!”
  
  陈旅长连声说是,命令一个卫兵引着楚娇二人前往医护所。
  
  匆忙搭起的一连串帐篷,便是临时搭起的救护站。楚娇没有太过招摇,让引路的卫兵回去,她脱下雨衣,便在帐篷里等着。
  
  两个医生和几个医护兵在忙碌着,对帐篷内的呻吟、啜泣、痛苦的喊叫,以及血腥的味道完全无动于衷。
  
  一个医护兵简单地看了一下,把楚娇登记为轻伤,必须排队等候。
  
  一名士兵坐在旁边,他的手与前臂只有几根肌腱相连,伤口被简单包扎着,也被认为是轻伤。
  
  楚娇暗自叹息,医护人员虽然四处搜罗,还是远远不够啊!
  
  终于轮到楚娇了,脸上的泥垢使医护人员并没有认出这位比较有名的女兵。
  
  医护兵一言不发地解开包扎的绷带,仔细检查了下伤口,然后用磺胺粉清洗了一遍。
  
  另一名医护兵非常健壮,用力的大手紧紧抓住楚娇的手臂,并让她转过去不要看伤口。
  
  随后,在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的前提下,医生熟练地割开伤口,判断子弹并没有留在肉里,但有轻微骨折的迹象,需要进一步的治疗。
  
  象铁钳一样攥着楚娇胳膊的医护兵提着建议,“哭出来吧,这会有帮助的。”
  
  楚娇已经说不出话了,她充分意识到了疼痛,汗珠子顺着额头往下落。但她没有哭,虽然她很想用哭这样的方式渲泄。
  
  总算是处理完了,楚娇吊着胳膊有些无力地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。
  
  她不怪那些医护人员,哪怕是表现得冷酷,这也不是他们的错。相反,他们在尽职尽责。相对于大量的伤员,他们的数量还是太少了,医疗条件也太简陋了。
  
 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,有过几次血腥的经历,便会把生命看轻看淡。
  
  有的伤员被送来后,医生判断已经无法救治,便会果断放弃;毫无希望的伤员会被抬到另外的地方,那里可能有人记录伤员的最后遗言,也可能就是等死而已。
  
  外面的爆炸声几乎没有了,只有零星的枪声。这表示敌人已经被基本歼灭,部队开始搜杀残敌、打扫战场。
  
  连续经历了两次战斗,并把这股敌人全歼,楚娇心里却奇怪地没有什么胜利的狂喜,反倒显得很惆怅。
  
  望着帐篷外雨点不停地落下,在地面流淌,却冲刷不去牺牲在这里的烈士们的英勇壮烈,冲刷不去为国而战的英灵们的事迹。
  
  张成富不放心,探头看了一下,也走进来,在楚娇旁边坐下。
  
  楚娇嘿嘿笑了两声,说道:“富哥,这点小伤,一点事儿也没有。”
  
  张成富“嗯”了一声,停顿了半晌,又关切地叮嘱道:“一会儿把雨衣穿好,别浇湿了。”
  
  楚娇点了点头,用那只好胳膊碰了碰张成富,笑道:“要不是你和有才哥,我能活这么长远?兴许在头一次战斗中就……”
  
  张成富虽然话不多,但还是打断了楚娇变相的感激,说道:“不是这样的。你的底子在那儿呢,只是缺乏些野*战经验而已。你又那么聪明,还,还那么好看,老天也不会不长眼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