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京洛再无佳人 > 第 57 章

第 5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后一天。 新年前夕,赵平津接她吃饭。 隔了两天再见到他,赵平津人清瘦许多,精神倒挺好,西棠坐进他的副驾驶,侧颜看了看他,发现他新理了头发,鬓角连着后脑剃得极干净的短发,根根发丝几乎贴着头皮,发丝乌黑浓墨,更显得他眉目英俊凛冽,骨子里那种冷肃决断气势,便透了出来。 两个人吃了一顿气氛不错的饭。 西棠知道,节日的提前一天是给她的,新年那天是给家人的。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,赵平津问她说,如果那个角色她想要,可以争取一下。 公司最近在谈她的下一部戏,海象团队的制片人找公司接洽了一下,据说公司连收到的那一页两行台词的剧本都签了严格的保密协议,西棠收到通知还准备了一下要去试镜,但后来又没有了下文,穆海象的上一部戏,让秦武武在柏林电影节拿下了影帝,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,花了数年打磨出来的剧本,挑演员是慎之又慎的。 西棠笑着摇了摇头。 赵平津待她出手阔绰,她丝毫不怀疑,如果她继续跟着他这样下去,她能过最好的生活,锦衣玉食,满手资源,大部分时候在剧组里作威作福,小部分时候要随时等待传候,在在人世间的黑暗奢靡之处陪他吃饭睡觉,一直到他厌倦为止。 吃完饭的夜里,赵平津带着她游车河,北京的夜晚,万灯齐放。 这座古老的城市已经启动了节日夜景照明,朱红色的宫城延绵不断,古建筑井然有序,方方正正,一整片的璀璨灯光,端庄华美。 他们在一座流动的黄金之城里缓慢地移动。 赵平津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最后送她回去时,夜间的风已经很大了,吹散了雾霾,天空开始飘着零星的雨夹雪。 西棠抬头望了望,隔着一个十字路口,巷子尽头的酒店已经遥遥在望。 西棠忽然按住他的手说:“靠边停一下。” 赵平津不明所以,但还是依言,放慢了速度,在路边停了下来。 也许那一瞬间他已意识到不对,赵平津疑惑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。 西棠目视前方,沉着而清楚地说:“赵平津,我在这里跟你说再见吧。” 赵平津一时愣住了。 西棠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个袋子,“我这里有一份礼物给青青,上次她怀了宝宝请我们吃饭,我都没有来得及准备,也许以后都不会见她了,你帮我转送给她吧。” 赵平津只好接了过来,他试图说话:“你不能自己拿……” 西棠却早已将一切都准备好了,丝毫不打算给他缓冲和说话的时间,她声音柔和而宛转,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持:“另外一个是给你的。我知道你不缺什么,但因为你,我才能拍到那么好的戏,这一点,我真心的感激你。” 赵平津扫了一眼那个白色的盒子。 西棠说:“凯伦上周回香港,我托她带的,我送不了你太贵的东西,你收着自用或者送人,都挺好处理的,总之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 她没法送他太亲密的东西,衬衣、外套、领带、腕表,他的一切吃穿用度,都是他的妻子该关心的范畴,她很早之前就明白了,自己没有那个运气,送这个还是倪凯伦给她的建议,凯伦说的,因为流行,实用,而欠缺温情。 西棠想了想,的确如此,赵平津的手机换得频繁,一来是因为他自己喜欢科技产品,二来是因为他使用东西的确不太爱惜,磕磕碰碰的划痕很多,有的用没到一个月就摔坏屏幕也是常有的事儿,上次因为送她去医院弄脏了,他就直接换了新的。 她做人这么周到,真是让人无话可说。 赵平津完全没准备好猝不及防的告别,一个人还有半个是懵的。 他看了她一眼,哑着声音说了一句:“喂,黄西棠……” 西棠立刻截断了他的话:“我订了明天的机票回上海了。” 赵平津咬了咬牙,拧着眉头恶狠狠地应了一句:“我不答应。” 西棠不悦地抬起头,却看进了他的眼里——他眼底那一刻的伤痛,西棠有一瞬间,竟以为是错觉。 赵平津的声音有点发紧:“西棠,你能不能——多留几天?” 西棠望着他笑了笑——竟然还挤得出微笑:“你不是一月八号就结婚了吗,你留着我在北京,难道还想请我喝喜酒不成?” 赵平津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,那神色仿佛胸口被人捅了一刀似的。 西棠眼角的一丝余光,只看到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,一直在微微地颤抖。 两个人在安静的车厢内兀自安静,却谁也舍不得先说话,唯恐再说出的下一句,应该就是再见了。 隔了很久,西棠轻轻地问了一句:“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皮夹?” 赵平津顺从地掏了出来。 西棠接过来,翻看来看了一下,里边一叠两三个币种的现钞和几张白金卡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 赵平津握住她的手,西棠被他有些幽凉的手指按着,翻开了夹层的最深处,赵平津翻过来抖了一下,里边掉出了一张小小的婴儿黑白照片。 西棠拾起来,看一眼就明白了,那是她的百日照,圆藕似的手脚,笑得眼睛弯弯的,露出没有牙齿的小嘴,胖嘟嘟的脸。 这个照片她只有一张,在嘉园的屋子里,她以为丢了,没想到是他带走了。 西棠顿时哭了。 眼泪流出来,却又笑了。 赵平津哑着嗓子低声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 西棠说:“贞贞告诉我的。” “大概是哪次喝多了,她翻了我外套。”赵平津斜睨她一眼:“人家比你聪明多了。” 西棠瞪他一眼:“最后一面了,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 赵平津骤然沉默了,嘴唇深深地抿了起来,眉头深锁,一言不发,那是受到重击之下,最极端的防御姿态。 西棠声音放得更柔了,轻声细语地跟他说:“你结婚了,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。” 赵平津起初不肯说话,西棠就执拗地等着,等了很久,终于听到他答应了她一句:“好。” 西棠一直紧紧绷着的神经,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,她以为自己会轻松,心脏却无法控制地开始一抽一抽地疼。 赵平津深深地吸气,终于开始说话:“以后,把烟戒了吧,对身体挺不好的。” “嗯。” “手要还是经常疼,要定期去做检查。” “嗯。” “拍戏少熬夜,倪凯伦会给你签好每天的工作时间。” “嗯。” “如果有什么事处理不好的,让倪凯伦找沈敏。” “好。” 赵平津抬手,小心翼翼地抚了抚她的头发:“再交男朋友,要找好点儿的。” 西棠故作轻松地笑了笑:“怎么样算好?” 赵平津认真地想了想,思索得太艰难,仿佛脑仁里有颗碎石子在磨着似的,一寸一寸的割细微的疼:“人要好,身家要有点,尊重你的工作,他和他家里人都对你好的。” 西棠的鼻子里涌起一阵酸楚。 赵平津声音有点发抖:“别再找别像我这样的。” 西棠泪又落下来,却抬头望着他笑了:“一定。” 她擦了擦眼泪,对赵平津笑笑:“我挺满足的,我们之前分开时候,闹得那么的难看,至少这一次,大家都是好好的。” 赵平津咬着牙别过脸,忍住了喉头涌起的一阵剧烈刺痛。 西棠终于说:“我走了。” 她伸手去解安全带。 赵平津低下头,握住她的手,轻轻一按,扣子嗒地一声,好像心破碎的声音。 西棠拎起包,转过身开了车门。 赵平津按住她的肩膀,声音透出了一丝哽咽:“走吧。” 西棠想回头再看他一眼。 赵平津不让她回头。 他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臂,强硬地压着她的肩头,他坚决不让她回头。 赵平津从她的后背略微俯过身,伸手替她推开了车门。 西棠嗅到了外面的空气,那是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晚上,浓黑,清冷,肃杀,自由。 赵平津手掌贴着她脸颊,另一只手贴着她的后背,亲手将她送出了车外,他一直不让她回头。 西棠一脚踩在雪地中,堂堂正正地站直了身体。 那台黑漆漆大车的车门在她身后无声无息地合上了。 西棠只觉得喉咙里窒息哽痛,热泪一直在往外涌,她站在他的车旁呜咽出声,走了几步忍不住嚎啕大哭,然后她开始在路上奔跑起来。 赵平津的手握在方向盘上,握得那么的紧,手背上蜿蜒的静脉血管都透出刺目的黯蓝色,他的整个手臂连着胸腔都一直在颤抖。 明晃晃的车灯照出去,路边的□□里厚厚一尺白雪,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人行道上发了疯似的在跑。 那是他生命中最爱的女孩儿。 她正在离他而去。 恍恍惚惚想起很多年前。 他在工作晚上之后的晚上去学校接她下课,她排戏排得太累了,就睡在了后座,他会把车开得特别的平缓,车子从海淀区一直开到中央商务区,金宝街高楼林立,霓虹灯五光十色地映照在车上,他转头看了一眼,有一次黄西棠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用一支口红,在他的车窗上写字。 到家时他把她抱出来,转头看了一眼车窗,看到她在车窗上写了一句诗,“北京,让我与你所有的灯光干杯。” 那是他们相爱过的北京。 很多年后他才明白,他曾经用命去刻意遗忘的那段日子,原来竟是他荒唐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。 只是后来再也没有了机会。 赵平津凝神再望出去,她的身影已经在路上消失了。 心脏仿佛都停了。 略微一抬手,手指在车前一按,暗灭了车灯。 眼前的路一下全黑了。 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片黑暗。 他在黑暗中抬手捂住了脸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