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20章 富二代

第20章 富二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呀呀,野妮子,放手……”
  门子的喊声,引来啦其它的人,余小葵暗忖,即是怕你们不出来,出来更方便!
  抬腿在那黄毛小子的身上踢了一脚后,“能麻烦哪位大叔带我去见一下掌柜的么?”
  当中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走出,“小姑妈娘亲,你可晓的这儿是啥地方,你却在这儿撒野?”
  方才那门子捂着胳臂跑到他的背后,“任伯,这死妮子劲大着呢,不要跟她废话,打出去……”
  “姚五儿,你又丈势欺人了不成?”那被唤任伯的人瞧了他一眼,那姚五儿便垂下了头,却是紧狠的瞠了余小葵一眼。
  余小葵向前半步,她看得出这任伯,应当是这儿的管家!
  遂双掌一揖,“在下余小葵,织田河庄余敬恒的女儿,今儿来是由于我爷重伤有生命危险,而贵镖行,却连请个郎中都没,径直把我爷撵出,这是啥道理?因此,我来仅是想捎回我爷的工薪还有伤病补助!由于我们要医伤!”
  任伯听的一怔,“敬恒不是在里边医伤么?”
  余小葵更怔,“大叔,你开玩笑有个度可不可以?我爷要是在镖行,那我拉到城中来医治的又是谁?”
  任伯转头,却看见几个人不自觉的垂下了头。
  任伯,凉凉一亨,却对着余小葵道,“妮子,你跟我来!”
  蒲令帧活动了下胳臂,转了头过来,“敬恒受了重伤,不是在后厢里医治么?怎么回至了家中?”
  任伯面色不好看,扯过了余小葵,“掌柜的,她说她是敬恒的女儿,你识的么?”
  蒲令帧的眼神便落在了余小葵的身上。
  “小五儿?”
  余小葵怔了下,对于脸前的人,她有些迷糊的熟悉,料来,这男人原本的余翠花是见着过的!
  便点了头,“掌柜的,我爷在天将黑时,被送回村中,可我爷全身是血,奄奄一息,必须要便医,而村中没郎中,我只可以扯着我爷送到了郡中的济春馆,可,那儿的伙儿计儿说,要治好我爷的个七八十两,我除却侯镖师给的银钱外,并没一文钱,我想以掌柜的为人,必不会做下那类令人心寒的事儿,因此,我须要掌柜的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  余小葵的话一讲完,便把手掌中的绣囊拿出,却是侯信的那极旧的红包。
  蒲令帧的面庞霎时黑成了锅底,“任伯,还不快快去济春馆送银两!你要记的,必须保准铁敬恒的安全,不可以出一丁点的意外!”
  任伯哪儿还可说啥,一路小跑跑出!
  蒲令帧起身,来至余小葵的身侧,蹲下。
  “小五儿,这一回是蒲大叔的疏忽,蒲大叔真暗忖歉,并且查出来是谁做的事儿,蒲大叔决对不会姑息,你瞧行么?”
  余小葵点头,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,他蒲令帧的帐,要记亦无非是记一个管教不严罢啦!
  “乎噜……”
  突来的肚鸣,要余小葵立时燥红了脸。要命,怎在这时候喊起?
  蒲令帧摸了下余小葵的头,“一日没吃东西了罢?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我爷被侯大叔送回去时,他满身是血,我吓都要吓死了,哪儿还会顾的上吃不吃饭,唯一的念头即是务必要把我爷治好,我爷可家中的顶梁柱,可村儿中的郎中哪会医这类伤,那只可以再把我爷拉回来啦,可又没离开过村儿,走至了岔路口便有些个懵,得亏遇见了侯大叔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