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84章 好田

第84章 好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目测这一瓮起码有300斤的稻米,余小葵不懂为啥如此放着,宁愿挨饿亦不磨成米拿出来吃呢?
  她抬眸满面茫然,却听郑月娥叹了口气儿,“去年的收成不好,交了稻租也是没剩多少,还要老大跟老四家借去了很多的稻米,现而今这一些,还不晓的够不够现年种的?”
  余美恒也叹息,“月娥,相信有翠花在,现年的粮,铁定不会再被无故借走!”
  余小葵眨了几下眼眸问出口,“娘亲,这般多的水稻,不够现年种的么,有多少地哇?”
  要晓的,在21世纪,一市亩渍田有7斤种儿便够了,这儿300斤,余家有多少的地呀,不够种?
  余小葵的脑筋中刹那间出现了一片宽广的渍田垄,好像有个40市亩,诶呀地主呀!
  郑月娥笑一下,“能有多少?咱便3分渍田呀!”
  3分渍田?3分是多少?余小葵满脑筋冒问号,挠了一下头,“娘亲,地在哪儿呀?”
  “去找你三姐去,我的要你大姑妈帮忙把稻子种儿搬些出去,一会子便种上!”
  余小葵逐渐的收了飘涨的心回归现实,好像这家非常穷非常穷哇,怎会有那般多的土地?细想一下,3分渍田打这一些稻米,即便是交租子又被那俩家拿走,那般的话,好像3分渍田亦不是非常多?
  记的中国60年代时,一市亩渍田的市亩产量平均为400市斤,即便现而今是古时候,没那般优良的种儿跟技术水平,可一市亩地产个500斤粮,应当不在话下罢?
  可若对比60年代,一市亩渍田有15斤的稻子种儿也便够了,何以搞到100斤左右?
  余小葵脑筋中转着想不通便走出,结果三猴儿没寻到,反而是把石块逮到啦!
  石块满面不情愿,却还是陪着她去了她们家渍田那儿!
  这会子余小葵才晓的,原来,诸人的地,全都不是分在一块的,东一片西一片,从石块的口中才晓的,这地,好似是城中几个大官人的,也即是说,实际上这一些平头百姓,种的地全都是租的!?
  余小葵还当那是自个儿家中的地,原来全都是租的,也即是说,秋收后还要交租?
  想一下亦是,电视不全都说下到庄户去收租……
  看起来,她想成为一分霸主儿,还真真是命运多舛!
  结果走至渍田处,余小葵傻眼了,盯着诸人一把一把把稻子种儿那般扬到地中,忽然觉的有种被雷辟的感觉啦!
  也忽然明白郑月娥的但心了,300斤的种儿如此个扬法真不大够用!
  去掉不可以发芽的,再去掉水面的漂浮,天冷再遇见不发芽的,真真真是丢了一大半儿出去!
  侯大伯娘看见小葵,正巧来至地头,“翠花……”便冲她叫了一声。
  “诶,侯大伯娘……”盯着双脚碾在冰凉的水中,余小葵暗忖不冷么?
  “跟你说娘亲别心急,明日我便帮她种,我们家这几分田今儿便种完啦!”
  侯大伯娘非常热情。
  余小葵盯着割成一分一分的田垄,也算作是明白了郑月娥那一分是多少,目测一下也便一市亩左右!
  倘若那300斤的稻米便如此扔进来,余小葵想一下全都肉痛!
  要晓的用旱育苗的法儿,则连五分之一全都用不上,因此,余小葵应下侯大伯娘的话后是拔腿便往家中跑去!
  可想说通郑月娥,又怎会是一时的!
  更莫要说郑月娥那根深蒂固的观念,你一个8岁的小孩,你跟她说旱育苗,她不单没懂,没的还把你当成了神精病才是!
  因此,跑到一半儿的余小葵又停下。
  要咋办?
  石块跟在她的背后,“你,你跑啥,抽疯呀?”
  余小葵转头,“我想要一分渍田,还想要一分稻子种儿,咋办?”
  “咋办,我怎会晓的?”
  石块觉的她的脑袋跟常人不一般,可盯着她满脸细心的模样,却是挠了一下头,“你要田垄做啥用呀?”
  “种呀,我有个新法儿,又省稻子种儿也苗率又高,可,我晓的我娘不会听我的,因此,我只可以做出成绩要他们瞧瞧才可以!”
  石块盯着她望向远处的眼神,忽然还便觉的她讲的必定是真真的,她铁定能做到!
  盯着她冷落落的小脸蛋儿,石块兀地间便有些别扭,心底居然有某种慌,这是由于他稀罕看她笑,即便是欺压自个儿的那类笔,他也觉的是好的,可此刻的模样,没由来的心底便有些酸!不想看见她不开心的模样,便伸掌拽了她向村儿中跑去!
  “呀,你干嘛?”
  “你不是想要地么,我晓的哪家可以搞到!”
  “真真的?”余小葵霎时斗志昂扬,跑起来向风一般!
  织田河庄统共两百来户的人家,实际上算作是比较大的村儿了,仅是余小葵不大在村儿中走动,因此,她并不清晰村儿中的事儿!
  而村西有一处孔姓人家,男人梁裕多忽然生了一种怪病,而现年他家中又租了二十多方的渍田,那把庞氏愁的一点缝全都没,这是由于打死她,她也种不来这般多!
  这一些日子便央求着村中人帮着种些,可迄今手掌中的渍田还余下六七方之多!
  “你咋晓的的?”在梁家门边,余小葵问着石块。
  石块撇嘴儿,“我日日在村中了跑,我自然晓的了,哪儿像你呀,还要去给城中的小姐当伴读!亨!”
  唷呵,这崽子啥意思?
  余小葵拽了他一把,“诶你此话啥意思?”
  “没意思!不是要租地么,走呀!”
  石块推开梁家的门走进。
  一进屋儿,便是刺鼻的药味儿。
  余小葵暗忖,这是啥病呀,好像吃的药比爷还要多!
  庞氏正抚着梁裕多吃药,很遗憾吃下去多少便咳出来多少,随即又晕晕的睡去,却是手捂着肚儿,侧着身体满面的疼苦!
  余小葵进来时便看见庞氏在抹泪。
  看见余小葵,庞氏忙抹去眼尾的泪,“翠花咋来啦?”
  “那,我娘亲说婶儿你家的地要向外租……”
  “是呀,你娘亲要租么,可你爷也病着,你娘亲能忙的来么?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我家人多,仅是,婶儿,孔叔这是啥病呀?”
  余小葵眼尖的盯着梁裕多的脊背鼓起一个大包。
  此刻梁裕多又是一阵颏嗽,吐了一堆黄水出来,余小葵才看见他的面色像石灰一般,并且人也瘦成了皮包骨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