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86章 鱼人

第86章 鱼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拿了绳儿摁在俩地头,盯着满面踌躇的梁二姐笑了下,“没事儿的,你瞧我咋做,非常容易的!”
  余小葵拿过一把稻秧子攥在左掌,右手从中拿出五六根儿,便沿着绳儿摁到了田中。
  如此这样,一隆到头!
  把绳儿往下窜窜,随即继续。
  余小葵插了俩隆,虽然感觉腰酸,可,却非常有成便感。
  梁二姐便学着她下了田,原来真真的不难噢!
  俩妮子干的不亦乐乎,非常快几隆稻秧子便立在了渍田中!
  盯着那笔直的一排排稻秧子,站立在隆上的侯永福终是禁不住了,“翠花,我,我算作是明白你为啥说野草好拨了,这可以不好拨么,苗是苗,水是水,出了草一目了然,娘亲,娘亲,咱明年也像翠花这样种田罢……”
  那侯永福旋身便跑,他的惊乎声,引来众多平头百姓,即便郑月娥也凑来,盯着俩小孩沿着绳儿栽着苗子,她的心情忽然变的极复杂!
  原来,不是把这3分田丢了,而是搞了个新法儿来种稻米!
  兀地间,郑月娥发觉自个儿居然有一些小小孩气,翠花实际上亦是为家中好不是么?
  无声的,郑月娥下了田,学着余小葵拿过稻秧子,栽起!
  一时候,她的心安啦!
  这大半儿个月,她虽然不讲,可她盯着那空着的3分田,她上火!
  却又想给这小孩一个教训,可现而今,她忽然发觉自个儿有些好笑,比个小孩还不若呢这是!
  “娘亲,接着呀,这是绳儿,不要偏了,除草时不好除!还有间距呀,苗跟苗当中是要别太密了呀……”
  “晓的啦!”
  没料到郑月娥却是非常响快的应下!
  盯着郑月娥下了田,有邻里禁不住自是跳下,结果即是余小葵这四方田,不到天黑已然铺满了稻秧子!
  诸人站立在隆上,盯着水面上飘着那绿油油的半截稻秧子,整整齐齐的,再转头去看自个儿家田中那参差不齐的,禁不住的叹息,明年也如此种!
  “月娥呀,翠花是九天仙女下凡呀,否则,怎会想到如此的法儿,真好!”
  侯大伯娘笑的合不拢嘴儿,虽然现年还会受累,可明年铁定跟这小孩好生学学!
  “是呀,不是九天仙女,翠花怎便开窍了,如此精明!”
  “对对对,翠花即是九天仙女……”
  一时候诸人七嘴八舌,可面上却全是笑意!
  郑月娥也笑,“诸人可不要夸她了,再夸下去,她便寻不到北啦!”
  余小葵自然而然也笑,九天仙女呀,诶玛,这评价是否太高了呢!
  “呵呵……”傻兮兮的笑了下,把剩了近一半儿的稻秧子,特毫气万丈的分给了诸人,这是由于出苗率不是非常齐,还有死苗的,全都是以往乡民最愁的一件事儿,可今儿,诸人拿着这一些稻秧子乐啦!
  郑月娥瞧了她一眼,“妮子,你的田,娘会帮你瞧着,明日你便进城好生随着先生学习罢!”
  至于这法儿,郑月娥却是理解成先生教的!
  余小葵扬着唇角,“娘亲,相信我,咱们家,向后的生活会愈来愈好!”
  郑月娥点头,她还可说啥,她这女儿已然用行动征服了所有的乡民!
  ……
  余小葵迈着小方步归家了,石块缩在闾丘家的正门边,看见她那美的要冒鼻涕泡的小脸蛋儿,一把把她扯入。
  “哇——!”
  冷不丁被扯住,余小葵回手便辟,可石块早做了预备,身体一矮躲去。
  “不要闹了,我师父回来啦,还带了个人,我觉的你铁定想晓的是谁?”
  “没兴趣!”
  余小葵挣脱他,她的快些归家了,因着要种稻米,应当给史玉蔻的稿子全都拖了些时日啦!
  “是那红衣女人!”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跟我有关系么,我又不识的她,对了,我令你削的木剑,你搞好没……”
  石块撇了她一眼,“给你给你……走罢走罢”
  而余小葵拿了剑还真真的走啦!
  盯着天儿不大晚,便径直去了大伯母家!
  门边恰好看见余熹国从另一侧走过来。
  “余熹国……”
  余熹国盯着她,“干嘛?”
  “早前答应给你的剑,给……”
  余熹国一听双眸发光,可当看见她手掌中的玩意儿,脸即刻黑了,“你说这是给我的剑?”
  “是哇,还不错罢,挺逼真真的!”
  “余翠花,你给我滚,向后,不要再要我给你做事儿,更别出现而今我的跟前,滚滚滚滚滚……”余熹国扯着颈子气的面庞全都红啦!
  耍自个儿非常好玩儿对不对?
  当自个儿是余熹卿那4岁的小孩么,搞一把木剑给自个儿,再理会她他便跟她姓!
  乎乎,跟她姓,你也姓余!
  余熹国气乎乎的进了自个儿家正门,‘哐’的一声把门给关上啦!
  余小葵被余熹国呛的有些毛神,干嘛呀,要剑给拿来啦,干嘛撵自个儿?再讲了,他亨啥?一个13岁的娃子,莫非还买把真剑给你玩?玩不好会玩出了人命谁负责?
  亨,不要拉倒,恰好可以捎归家哄大宝去!
  余小葵把剑往肩头上一扛归家也!
  自然,盯着那把剑余大宝乐呵呵的拿走了,话说,他垂涎好长了呢!
  而余小葵却是趴在她们家那桌子上,开始画起了图!
  余敬恒禁不住心奇凑过去,“翠花,你在画啥?”
  “噢,给史老板画衣裳,早几日便应当给她送去了,却由于要插秧罢了耽搁了,因此,我预备多画一幅给她!”
  余小葵没抬眸,径直回道。
  而此刻余敬恒已然看见了她画好的那一幅图,便拿到了手中,心中确实心奇,这妮子能搞啥衣裳出来,可盯着盯着,霎时老脸通红,手一抖,那图便掉下,“你你你……”
  “呀,咋了?”余小葵收笔,搞定!恰好听见余敬恒那有些站的声响,一抬眸便看见她爷那张发紫的面庞!
  好罢,余小葵忘记了,这是古人!
  默不作声的把地下的图拾起来。
  实际上这图上,真真的没啥,即是一个曲线凹凸有致的美人,裸着大腿,裸着胳臂,身上是一件薄纱短裙。
  余小葵耸肩,把图收好起身走出!
  到底她再呆下去,那余敬恒会更不自在!
  出了家门便去了罗家,甘氏且倒是听取了她的意见,这一月便只绣巾帕啦!
  “翠花呀,现而今村中全都传遍了,说你是九天仙女下凡呢,否则,你如此小,怎会搞出那类新法儿来种稻米……”
  甘氏听着诸人的传言,乐的合不拢嘴儿,盯着她坐到杌子上,便倒了水给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