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87章 厚实

第87章 厚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咳咳咳……”饶是余小葵一个21世纪人的思想,可也被云粉话语的猛浪呛的险些背过气去!此刻她只想咬掉自个儿的丁舌,干嘛要去问,这女的的口中会有好话才怪!
  许是云粉嘴直的缘由罢,她非常喜欢这妮子。更莫要说上一回余小葵帮她做的那发丝,要她在温柔馆中足足抢了三日的风头,更莫要说,她下体的不适,还真真由于那淡盐水而好啦!
  “诶,你那盐水法儿真好,不单但没了怪味儿儿,还清爽非常呢!感谢你呀!”先前的云粉花了很多银两也是没治好的毛病,还便由于这妮子的一个简单的法儿好啦!
  因此,余小葵对她而方相当于一个贵人的存在,回身招手,云紫自是向前,拿出50两银两,递给了余小葵,“妮子,空口道谢不是我的作风,拿着!”
  “不不,我不可以要!”余小葵暗忖,做一个发丝,上凑合拿了30两,跟她说盐水法儿无非是看在那30两的份儿上,咋还可再收这50两?
  “你是瞧不起我这50两还是嫌少?”云粉挑眉。
  余小葵摇头,“全都不是,上回你给了30两已然非常多了,哪儿还有再要钱的?”
  再说这钱不好收,倘若收了讲不定何时又有了新事儿。
  史玉蔻跟云粉接触的时候久些,也更了解她的脾性,便道,“妮子,你收下罢,否则,云粉心中不安,再说你那法儿确亦是帮了她,比她吃药强上百倍不讲效果还是立竿见影的,这是她的谢礼,你拿着罢!”
  “即是,这六个月我只吃药已然花了几百两了可即是不见强,现而今好啦,我怎会不好生感谢一下你这大贵人呢!”云粉讲完啦话,便抽走了她手掌中的那方巾帕,“唷,你绣的呀,手艺不错呀,这多少钱?”
  余小葵摇头人家既然真心给了,那便收着罢,又听了她的话便道,“我一个乡野妮子哪会绣这……”
  云粉却笑了下,“乡野妮子咋了,乡野妮子却比那城中的妮子要来的确实的多,我便喜欢你如此的妮子,说实话,我全全都想把你搞进院儿,可再一寻思,诶,妮子,可以不走这半步还是不要走的好……”
  余小葵心一站,话说她还未到那进院儿的份儿上!
  “人嘛,怎不全都是为糊口,只须活的对的起自个儿的良心便好!”
  那云粉听了却是怔了下,史玉蔻却道,“你一个小妮子,看的到的是挺深的!”
  而云粉却是起了身,“何时再帮我作个发丝罢,我先去挑衣裳……”
  余小葵便笑了下,“转头再说罢!”
  那云粉点了头带着云紫便开始挑起了料子!
  余小葵把背包中的两幅情趣中衣图拿出来递给了史玉蔻,“史姐先前忙着种庄稼,即便是进城也全都是匆匆忙忙的,这一回图耽搁了些时日,因此,我给你画了俩幅,算作是补偿罢!”
  史玉蔻捏着图,并没打开,而是径直塞进了怀中,招了招手,伙儿计儿便走来!
  “去把我先前预备好的银两拿过来,另外,把这50条巾帕的帐给结一下,还有,橱柜下,我包好的那一些上等料子一块拿来!”
  那伙儿计儿自是点头退下。
  伙儿计儿托着托盘走过来,交给了史玉蔻。
  “妮子,这是30两,总的而言,这月我们的收入超出了想向……”
  “这般多!”余小葵全不客气的把三锭银两还有甘氏的钱,塞进自身背着的白黑相间的小圆包中,更莫要说那小包包上,还被余小葵做了个猪头缝在上边,此刻,这小包包由于银两太多的缘故已然鼓起,莫要说还真挺像一只小胖猪的!
  史玉蔻盯着她的包扬了一缕笑,“没事儿背头猪在身上,亦不闲重?”
  “呵呵……你不觉的它愈重愈好么?”余小葵伸掌拍了下里边可有很多的银两呢!
  史玉蔻便笑了,“你呀,估摸已然成你们村中的小富婆了罢!”
  “呵呵……对了,我家那婶儿说,想买批布,好绣巾帕……”余小葵暗忖,小富婆不小富婆她还未想过,她只想带着她的家人奔小康!
  “买料子?不必的。我这儿有这般多边角料,她手艺又好,便用这一些罢,可以省些是些,另外,我又给她配了些绣线……”
  史玉蔻说主完便拿过她打包的包袱,“这一些绣线是非常上当回的,我相信她晓的咋搭配……”
  “这绣线的多少银两?”
  余小葵讲完便要给她点钱。
  “这线是我的,料子亦是我的,而后,她出手工,向后的巾帕我一分给她15文,你跟她说,只须绣出来便成!”
  女人的巾帕便像女人的衣裳一般,她老是觉的缺一分!
  余小葵想一下,挺合宜的,便点头应下!如此的话,罗婶儿便真真的省了很多的心,只须绣出来便好。
  从裁缝铺子出来,便跟石块去了集市!
  买了些菜,到底明日过节么,再加之些日常用品,马拉车上已然快装满啦!
  而现而今所差的即是石块给他师父的过节礼啦!
  “石块,你到是说说看呀,究竟要给你师父买啥东西?”
  石块撇嘴儿,“买酒罢,我娘亲早晨给了我一小串钱……”
  “买酒……呀,你上回‘借’乡长家中的酒还未还……”余小葵惊乎一下,这事儿全都丢到姥姥家了。
  明日过节人家不的吃酒哇,上苍,听闾丘话中的意思,好像那是百年的杏花酿,这的多少银两?
  石块撇嘴儿,“上回神佛大庙会,我不是买了一坛子酒回来么,后来那酒仿佛被小偷偷走了……”
  “你……”死黄毛小子,“便那破酒能跟杏花酿比么?”
  “那我不论,我本是想把那酒送回去的,却被你拿来去给六妞沐浴,因此,乡长家中的酒你来买!”石块讲完瞳孔中全是笑,真好,他又省银两了。
  余小葵瞠他,“黄毛小子,想占我便宜对不对?”
  “像个黄豆芽儿菜一般,有啥便宜可以占!”石块嚷了一句。
  余小葵垂头瞧了瞧自个儿,黄豆芽儿菜?
  这崽子啥意思?再说,此话他听谁讲的?
  “你说谁像黄豆芽儿菜?又听谁讲过?”
  石块挠头,那日他听见小花豹说隔壁几个妮子全都是黄豆芽儿菜,他想一下仿佛是呀,个顶个精瘦精瘦的,而后方才便顺嘴出来啦,只是,这妮子干嘛反应如此强烈?
  “说呀?”余小葵瞠他!
  “诶,酒坊……”
  石块一高跳下去,拍了下小心口,这死妮子,那眼眸一瞠咋那般吓人?
  余小葵跟进来,却是伸掌拧上他腰际的肉,“你给我等着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