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93章 身姿

第93章 身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隔天早晨,日头方才露出笑颜,乡民们便起身啦!
  端阳节,收集早晨的晨露,洗洗脸,这一年全都是耳聪目明,用露水来做饭,这一年全都不会生病,总而言之,这日的早晨,是非常热闹的!
  罗大栓起的特别早,天才嘛嘛亮,他变从被窝里爬起来走了。
  因此甘氏手掌中提着一个五彩绣囊,盯着空了的屋儿眉峰蹙了下,干嘛去了呢?
  此刻正门开了,响起了大栓的声响。
  “娘亲,娘亲,你起来啦么,我接了露水,好大一盆……”
  甘氏走出去,却见大栓端了个盆,面上更为扬了下容。
  盯着他身上几近全都湿透了,有一些心的拍了一下他,“娘刚烧了水,你去泡一下,不要的再病了……”
  “没事儿,我皮着呢!对了,娘亲,艾叶我割回来啦,一会子我给插到屋檐下。只是,余大叔的伤全都没好,因此我把他家的份儿也带出来啦,我先给他们送去……”
  “恩,应当帮忙的,咱们家难时,你余婶儿余大叔一直帮着咱,现而今你长大了,更应当多帮一帮才可以……”
  “呵呵……噢,昨日晚间我跟翠花下了筛子,捉了很多的鱼,娘亲,你倒出来些,余下的我一块给翠花家送去……”
  甘氏转头,那屋檐下放下一个盆,里边可不有很多的鱼嘛,便点头道,“好!”
  盯着大栓扛着艾叶端着鱼走出,甘氏便笑了,“还不错,晓的痛媳妇儿!”
  仅是甘氏哪儿晓的,他儿子实际上仅是想给人家道歉去!
  大栓来至余家门边,本想把门敲开,可他心中没底,一旦开门的是余翠花……一旦她气还未消……一旦她恰好端着水,一旦……
  他忽然发觉,她仿佛应当藏起来,待门开了,瞧瞧是谁,而后才可以决意是出现还是不出现……
  可她昨日全都已然拧过自个儿的耳朵,现而今自个儿又割了艾叶,还捉了鱼,她看见了应当不生气了罢?
  正当大栓不晓的要咋办时,余家正门开了。
  大栓那还真真是腿比脑筋快,‘嗖’的一下便闪到了边上,伸了个脑袋出去……
  余若芳扯着睡眼曚昽的余小葵向外走,边走边还说,“小五儿,不要睡了,醒醒……”
  “是呀,四姐,我们全都醒了呢,你咋还要睡……”
  余家五妞站立在她的背后伸掌推着她!
  而后大栓的心落底了,没事儿,这般多人呢,更莫要说她还未醒!
  因此扛着草夹着盆走出。
  余家小姊妹一抬眸,便看见他像柱子一般站立在那儿!
  “大栓,你这是干嘛呢?”
  余若芳盯着大栓全身全都湿的,还扛着艾叶,不大确信是他路过这儿还是特意过来的!
  由于离着家门有些远!
  “给你们割了艾叶……”
  听见艾叶两字,余小葵的眼眸瞠了下,随即却道,“太好啦太好啦……老大,艾叶有人送来啦,我便不必去割了,你们自便,我再睡一会子……”
  余小葵愈嘀咕声响愈小,挣脱余若芳的手掌,狭狭糊糊、摇了下晃晃的往回走,“不要再来烦我,否则的打暴她的头……”
  听着她的嘀咕,余若芳姐几个全部石化。
  这妮子,真不晓的是咋了,分明说好啦今儿起早去割艾叶也说好啦去收集露水,可这会子却变挂了。
  随即余若芳不大好心思的接过了大栓送来的艾叶,这般多,现年够用啦!“大栓感谢你呀!”
  “不必谢,还有这,给你们的……”
  “鱼?”余五妞即刻接去,不要看她人小,可她气力却不小,再说这可好吃的呢!
  “这是我跟翠花昨日晚间下的筛子,我拿了些搁在家中,这一些是你们的……”
  “这样呀,那我们便收下了,你身上全都湿的,你快快归家换换衣裳罢……”余若芳咋说亦是大些,更莫要说女孩儿本身便早熟,人家又送了这般多的玩意儿,看见满身湿自然而然会关怀几句!
  “恩恩恩……我走啦!”
  大栓旋身便向后岭跑!
  由于跟闾丘约定的时候晚了半个时辰,还有他忘记了给他师尊送艾叶,因此乘着他师尊没开门,的快些离开,赶至后岭才可以!
  否则,被逮到有他好果子吃,仅是人算不若天算,闾丘站立在他家门边轻声的唤了一声,“大栓!”
  大栓跑了俩步停下。
  那边余若芳几个已然回了院儿啦!
  “师尊,那,那今儿是个意外……”大栓的心提起,这是由于这一些日子,他已然开始早起随着闾丘学习啦!
  可今儿过节,再加之昨日晚间余小葵生气的事儿,他便偷窃了个懒。
  闾丘赖长啥全都没说,仅是盯着他,“今儿便好生玩罢,明日所有的任务加倍!”
  讲完话,闾丘赖长便向后岭走去!他去了后岭等不到这小孩便折回,在院中打座,这是由于他有某种感觉,在家中指定能逮到这崽子!
  果真!
  大栓霎时蔫啦!
  “师尊……实际上我只晚了半个时辰……”
  大栓跟在后边。
  闾丘赖长并未理会他,却一直在走着。
  可大栓傻眼了,这是由于展眼间,闾丘便只可以看见一个身形,再一拐,不见啦!
  垂头丧气,大栓回了家!
  再说余家,余小葵躺在炕床上便是睡了个昏天黯地,忽然间醒过来,却是由于外边的吵闹声,瞠着俩大眼眸,狭瞠的盯着,好半日才反应过来,自个儿身在何处!
  跳了下炕走出,便看见院中,侯大伯娘面上乐开了花,正跟郑月娥在说啥,而边上余敬恒直点头,“真好真好!”
  “娘……”
  余小葵挠了一下头,今儿好热呀,日头好高!
  听见声响,郑月娥转头,盯着余小葵那披头散发的模样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儿儿,“你亦不瞧瞧啥时辰了,你真能呀你!”
  余小葵摆摆手,打了个呵欠,“侯大伯娘早呀,啥事儿如此开心?”
  侯大伯娘便笑,“翠花呀,你娘亲还真真是惯着你,居然任你睡到这时辰!人家斗牛.比赛全都结束几场了,你这才醒呢?”
  余小葵有听没懂,便去舀水预备洗脸,却被郑月娥拍了一耳刮子,“那露水给你留着呢,紧忙把脸洗了……”
  余小葵瞠着眼眸,“露水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