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92章 老四

第92章 老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呀?”方才她们父女俩讲话,他实际上是有听没懂,而这会子余小葵的话却要他惊了下,“那真能行么?”
  “自然行了,我爷不信,方才我搞出的那东西,他瞧了不是呆住了,呵呵,只须这搞好啦,向后呀,咱村儿中的稻米指定是高产!”
  余小葵满脸自信,晶亮的双眸透露着坚毅的光芒,整个人看上去全都闪发着异样的光彩!
  大栓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忽然发觉她好漂亮呀,莫非她真真的是九天仙女下凡的么?
  “死黄毛小子,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!”
  大栓的脑袋‘嗖’的一下转去,方才升起的一点好感外加一点崇拜便在这一句里霎时烟消云散啦!
  他觉的的失心疯的是自个儿才是!分明还是那她,方才咋还便觉的好瞧了呢?恩恩,必定是自个儿眼迷糊!
  余小葵哪儿晓的他在想啥,她的心全都飞到铁匠铺了,因此一进了城,寻到老铁铁匠铺,便冲进!
  说要打齿轮,那老头儿却是挑了眉峰,“你搞那东西做啥子?”
  余小葵瞠大眼眸,“大爷,你会做那东西?”
  “恩。”老叟没多说仅是淡淡的应了下。
  “那便太好啦,大的小的,你给我来一套罢!”余小葵乐了,她的水车呀,她的大米呀,只须把水提上去,现年必定是个丰收年!
  老铁盯着她暗忖,这妮子口气儿不小呀,还大的小的来一套,她晓的那一套是多少,他又的打多长时候?
  再说,他不动那很多年了。
  “妮子,打那废时又废力,再说你要做啥子用……”
  “即是做一个水车,用来导水的……”
  “那便用不了太多,你跟我来……”
  老铁讲完旋身鞠着他的身体走进。
  一个黑漆漆的屋儿,老铁却是翻出一个木柜,随即扔到了余小葵的脚下,“这儿有几块,你自个儿翻罢……”
  讲完,他便走啦!
  余小葵心全都长草了,哪儿还去想为啥他会有现成的,径直全不客气的扯着大栓把木柜便打开了。
  盯着那躺在木柜里碟子那般大的齿轮,余小葵暗忖,我亦不晓的要用几对,径直全都拿着算啦!
  合上盖子,跟大栓废了牛劲拖出。
  “老铁头,这一些我全全都拿着罢,到底用几对我亦不晓的……”
  老铁抽着大烟袋瞟了她一眼,“你刚说用它做啥子来着?”
  “噢,作个大水车,把下游的水导到上游,好灌稻米……”
  老铁脑筋中又想起先前在京师那一些年,做的那一些个东西,想了一下,“你先回去罢,赶明日我去你们村儿,我瞧瞧你做啥子……”
  “好呀好呀,那我便先走了……”
  余小葵乐了,暗忖人品暴发呀,真真真是想啥来啥,太他妈的舒适啦!
  驾着她的马拉车,径直归家!
  一个端阳节便在她的穷捣腾下走至了天将黑!
  马拉车进了村儿狗剩随着一帮黄毛小子便把大栓拽下,边还嚷嚷着大栓要娶媳妇儿,余小葵撇嘴儿,娶媳妇儿,毛还未长齐呢,晓的娶媳妇儿做啥用?
  晚间时,郑月娥做好啦饭菜,这是由于余小葵没事儿便往家搬腾着些食材,现而今余家的伙儿食,跟几个月前比那真真真是发生了一下天复地的变化!
  虽不可以日日大鱼大肉,可起码,余家的小孩能吃饱啦!
  今晚的餐桌上多了一道河鱼,郑月娥给焖非常香,几个小孩吃的那一个欢实。
  “娘亲,院中那一些稻子种儿,赶明日你磨些出来罢,咱也吃吃大米……”余小葵吃着饭,盯着郑月娥讲了一句。
  “干嘛?”
  “烧饭吃呀!”
  “这一些高梁米,苞米还不够你吃的?”
  在郑月娥的意识中,稻米是不可以随便便动的,那在存着,一旦遇见个瞎年头,存粮恰好可以应急!
  余小葵盯着她的模样,心中也明白她是为啥,因此只道了句“算了”,便垂头吃饭!
  只是,她相信,有一日她们家必定会顿顿白米饭!
  隔日天才麻麻亮,村儿中便传来啦吹喇叭的声响,余小葵晓的,那是去送孔大叔出殡的!
  无声的叹息,从炕床上爬起,便看见余敬恒坐在轮椅上。
  “爷,你咋坐在轮椅上……”
  “你娘亲去梁家了陪着梁长姐他娘亲,再说人太少亦不好看,本来我想去,可你娘亲不赞同。亦是,我这腿脚不大麻利去了没的给旁人添乱,我便在家送送他罢……”余敬恒讲完话伸掌抹了下脸,“翠花,爷算作是拣了一条命呀!”
  余小葵顿了下,“不要滥想,倘若能治好,谁又乐意看的到他如此年青便离开了……再说人生无常,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改变不了的……”
  “是呀,亦不晓的你爷这一些日子怎样了……”
  余小葵道,“太爷没事儿,那日无非是喉咙中有痰咳不出来憋到了,结果不晓的应当说胡娇恒她做的是缺德事还是积德事儿,反而是要太爷咳着咳着把那块痰咳出来啦,这一些日子已然能起身了……”
  此话且倒是不假,虽然这半个多月余小葵没往四叔家跑,可村儿便如此大,想去留意的话,倒还是可以听见些!
  “爷,我去烧饭,只是,真心不明白,为啥要把灶台跟卧室分出去,那般不是耗费柴跟么?”余小葵嘀咕一句。
  真心不懂,灶台……好罢即是膳房,要别盖一个屋子,为啥不把它跟寝间连在一块?像东北老家那类进了屋儿便是膳房,再走一道门便是卧室,烧饭的大锅连着睡觉的大炕,那般烧饭时也便顺带烧炕了,又省时又省柴,多好!
  “你说啥耗费……”余敬恒扬眉。
  余小葵道,“没啥,对了,咱们家的屋子何时盖呀,要抓紧了,否则进了雨季可便不好啦……”
  “等你娘亲回来再商议罢……”
  “那成,我烧饭去了……”余小葵讲完便走出。
  吃过了早饭家中的人便开始忙起。
  因着要搞水车,因此本来余小葵今儿个儿应当去城中陪着喜姐儿读书,却在施捕头来时,她搞了块布蒙在了面上。还哑着喉咙说自个儿的了风寒,不要的再把喜姐儿给传染,直说要请假,等下个三日再去!
  施捕头亦不晓的她是真风寒还是假风寒,可盯着余家其它几个小孩全都离她远远,更莫要说余家这仨大人亦是满面的抹不开,便点了头,随即讲道,“妮子,那我一会子着人给你送些药来罢……”
  “那真真是谢谢施大叔了,你慢走!”余小葵点头道谢,径直把施子龙推到了门边。
  正门一关,转头撕下边上的布,大口乎了口浊气出来,大热天的,搞块布蒙面上还真真是难受!
  “你这小孩……”余美恒无奈笑了下,却是旋身进了屋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