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92章 老四

第92章 老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郑月娥撇嘴却是啥也是没说,方才还在纳焖,这妮子又作啥,居然把脸蒙上了,却原来是想偷懒,更莫要说她说谎全都不脸红,真不晓的她是否应当揍她一顿!愈发的没规矩啦!
  余小葵见人全都散了,那是径直推着余敬恒便往村东走。
  “妮子,可以行么?”余敬恒手掌中攥着那小模型,心中没底。
  “怎不可以,安心罢,只须你摁我讲的跟梁老五说,他必定会赞同的,更莫要说,他家的地,呵呵,还在咱们家下边呢!他比旁人更心急!”
  到了孔老四家,那孔大海正要背了工具正要出门。
  “梁老五……”余小葵叫了下。
  孔大海听见声响旋过了头,看见余敬恒便迎上来半步,“老余三哥,你咋来啦?”
  盯着年岁也便三十的孔大海,他高高的个身,黝黑的面庞庞,还有一对布满血丝的双眸,余小葵暗忖,梁老五离逝,对他的打击看起来真真的不小呀。有如此的弟兄实际上也算作是值啦!
  遂道,“梁老五,你要出门么?”
  “恩,城中有个太师家打家具,已然耽搁了一日了……”
  “噢,是你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一块……”似的大户人家做工,又是做家具,指定急着完成,那般便不可能只须一个木匠,因此余小葵才这样问了下。
  “不是我一个人……”
  余小葵一听便推了下余敬恒,暗忖,爷应当你出场啦!
  “老四,我来找你有件事儿跟你商议一下……”
  “那,那进来罢……”孔老四便把这父女俩迎进了院儿。
  “老四,你瞧现年这才种了稻米没多长时候,天便旱起,你有没去瞧瞧你家的稻米……”
  余敬恒便把谈资话题引上。
  孔老四的眼神却是闪了一下,“三哥你要说啥子直说罢!”
  却在此刻,院儿外边响起了乱遭遭的声响,由远到近,便来至了孔老四家的门边,紧随着那正门便被推开,十几个乡民推桑着孔老四媳妇儿一块走入。
  “孔老四,你他.妈的太不厚道,诸人全都忙着你三哥的丧事儿,你倒好,居然是把稻田给我们扒了,噢,你家稻米要吃水,我们的便不要了么,你还他.妈的是个人么……”
  余小葵一抬眸,呀,是侯大爷!
  老侯气的脖粗脸红,一进来便指着孔大海的鼻子开骂!
  “孔老四,村儿中不指你一家稻田在下游的,诸人全都是会想法儿乃至全都帮忙挑水灌稻米,哪年掉下你家的田了,可你年年如此作人,你还是个人么?”侯大伯娘扯着孔老四的媳妇儿,“你把你媳妇儿推前边去打马虎眼,你当是便没人晓的你做的下作事了么?”
  孔大海眼眸一瞠,“我便作了咋着?”
  “你……孔老四,你还真真是一点良心没……”
  侯大伯娘是非常为热心的人,便看她平日跟郑月娥的热乎劲便可以看的出来,更莫要说她背后那四个大儿子,个顶个的膀大腰圆,此刻更为恶紧狠的瞠着孔大海!
  “你他.妈欠揍……”
  老侯平日即是一个老好人,可这类人一旦暴发,即是几头牛也拉不回来,更莫要说他带着四个儿子,真真真是一展眼便把孔大海给摁倒在地下……
  背后的邻里也全都气的不成样,噢,诸人白日晚间在梁裕多家中帮忙,你倒好,大晚间的不守着你哥,却跑去稻田偷水,啥人呀这是!
  “不要打,我求你们不要打,我一会子便把田给你们隆上,我们再不偷水了,不偷窃了……”
  孔老四媳妇儿唐月华便跪在了地下直嚷求着。
  全都是一个村儿的邻里,诸人耷拉头不见抬眸见的,如此闹还真真是不好!
  余小葵全都傻眼了,便如此两日的功夫,孔老四居然去偷窃了水?
  怨不得他双眸通红,怨不得方才爷说跟他商议稻田的事儿,他眼神躲闪,只是,余小葵能理解,可却不赞成他这类举止!
  盯着几个大爷们儿,滚在了地下,还真心是难看,余小葵便叫了一声,“不要打啦!”
  很遗憾人小声响弱,再加之唐月华一个劲儿的嗷,她那小响动便跟蚊子叫过一般!
  余小葵瞧了瞧余敬恒,“咋办?旁的打出个好赖来……”
  “翠花,那墙边的有个锨,你找个棒子使劲敲敲……”
  “对噢!”
  余小葵却是没去拿那铁锨反倒钻进了灶台,看见那边的一个铜盆,顺手拿了个赶面仗,‘哐哐哐’便敲起!
  这玩意儿的声响不比那铁锨大么!
  果真,大伙儿全都停下!
  老侯盯着余小葵,“翠花,你作啥?”
  “侯大爷,侯大伯娘亲,你们全都别恼,今儿我来即是找孔大叔商议调水的事!那般便处理掉了诸人稻田中缺水的问题!”余小葵叹息,本来想要余敬恒讲的,结果,好罢计划没变化快,还是她自个儿说罢!
  “找他商议个啥子,这没良心的……”侯大爷的唾了口,却是起了身。
  侯大伯娘忙跑来,她对余小葵那是打从心眼儿眸中稀罕,“翠花,你又有啥好法儿了?”
  “侯大伯娘亲,你快要几个哥起来罢,不要的把梁老五打坏啦,的不尝失。再说,我的法儿没梁老五的一对巧手是作不出来的……”余小葵的话,要院中的人缄默,侯家四个大小伙儿儿瞧了瞧他们的爷我,在老侯的点头下,这才起了身!
  亦是,老侯一诸人人即是一时气忿,也是没真想把孔老四咋着,即是打几下出出气!
  唐月华忙爬过去,抱住了被打的鼻子出血的孔老四。
  “梁老五,你先起来去洗洗脸罢,诸人全都在这,我保准只须诸人齐心协力,用不上三日,诸人再亦不必怕天旱稻田水不足的事啦!”余小葵再回像院中的人保准。
  待孔老四清洗了面上的血迹后,俩口子便来至了院中。
  余小葵搞了一盆水,跟余敬恒俩人径直演示给诸人看,一番讲解之下,院中的人全都震惊了。
  所有人的面上全都挂着一种非常微妙的表情!
  余小葵道,“只须诸人齐心,我保准三日后水车便会做好,而这三日的时候中,即是诸人一齐修水道!那般向后,只须我家门边那条河中的水不断,那般诸人的田中便永远不会再缺水!”
  “翠花,这这是真真的么?”把四婶唐月华眼眸中的泪便即刻滑下。
  年年偷水年年遭人骂,这类心情不好受!
  并且心中还在承受着压力,更莫要说日日晚间提心吊胆的守在稻田边上,不等天亮还要把水还回去。
  这一些年全都是如此过来的,许是诸人心知肚明,仅是没上.门算账罢了,可今儿,这是由于诸人去把老四家帮忙,因此起的早,那般自然便有人会先去稻田中转一圈,结果自个儿便被逮到在那儿堵田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