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93章

第93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倘若真有法儿,可以把下游的水调到上边,她唐月华指定全力支持,不即是掌柜的少挣几日的钱么,那又怎样,跟遭人打遭人骂,跟吃不上粮相比,哪重哪轻还分的出来!
  孔大海并没讲话,却是旋身进了他家的仓房中,没一会子出来,却是提了一把大锯,还有一把大斧头!
  他气势凶凶的便要向外走,而侯大爷五个人便站立在门边,那模样倒似是要找人拼命一般!
  “梁老五,你要干嘛?”余小葵眉峰微蹙,他不会由于被打而想跟侯大爷一家拼命罢?
  孔老四转头,“我去砍几根木头,否则没东西做你那水车!”
  “呀……”余小葵怔了下,“对对对,多叫几个人,诸人一块,多砍些,还要做水渠……”
  “我们爷几个随着一块去!即便是他一人砍了木头也拿不下来!老四个混犊子,今儿这顿揍,算作是把你揍醒啦!”却是侯大爷唾了口,径直向前接过了孔老四手掌中那把大斧头!
  孔大海咧嘴却是扯疼了嘴边的於青,呲着牙笑着,结果又被侯大爷打了一拳头,“瞧你黄毛小子那点出息!”
  “我们也去,翠花不是说要多砍点么,人多砍的快,咱这便走……”邻里们过了那恍忽劲儿,盯着余敬恒不住的摆搞着那小小的水车,暗忖,这娃子搞个辣子水可以除虫,搞个旱育苗可以把稻秧子养的又高又壮,现而今说下边的水可调到上边,不试试咋可以对的起自个儿心中的痒痒!
  诸人热情高涨,余小葵抿嘴一笑,“侯大爷,记的砍树先前跟乡长打个招乎,不要的向后又有麻烦事!”
  “诶,晓的了,这妮子,脑袋转的即是快……老三,你去乡长家中说一下……”
  却是侯大爷嘱咐他家二儿子,随即诸人风一般的离开了梁家!
  一个上午,即便砍代伐,木板子一张一张落在余家的院中!
  由于唯有余家离着河近,诸人算了算,也便这一位置好,在余家做这,省时又省力!
  即便乡长也来啦,搞清了状况,更为大力支持,全村行动,这边儿做水车,那边开始架水渠!
  织田河庄的乡民忙的不亦乐乎,村道上一前一后进村中两辆马拉车。
  前方这上边坐了个鞠着身体的老头儿,不远的后方,却是一架华丽的村中人从未见着过的马拉车。
  老铁头驾着车,进了村儿便打听着那余家的妮子,说是来帮忙搞那齿轮,却没料到,乡民一听那叫一个热情,径直领着他去了余家!
  而后边马拉车上的人却没那般幸运,这是由于那马拉车上的喜姐儿,狗眼看人低,盯着乡民还不若看她们府中的一只狗,吆五吃六的。
 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你说一个老平头百姓能怕啥!
  人家又不是你家的奴才,你在这装啥!
  因此呀,乡民是鸟全都没鸟她,结果即是喜姐儿的马拉车在村儿中绕了好几圈,才发觉很多人往一个方向走,不时还在笑着,说着,好像在说余翠花,遂便这样,喜姐儿的马拉车才寻到了余小葵的家!
  而此刻,这是由于有老铁头的加入,做水车好像又容易了些!
  余小葵更为对他刮目相看,这是由于这老头儿,对机械非常有研究!
  在后来的接触跟谈天中,余小葵才晓的,他先前是武库司的,只是,他是制造投石机跟战车的!
  因此,对于齿轮他不陌生!
  老铁头这人不大爱讲话,却有一股子干劲儿,不要看年岁大,可气力一点没减,随着孔老四俩居然把大水车的初形,一个下午便搞出!
  而此刻,余五妞跑入,拽了拉余小葵的衣袖,“四姐……”
  “干嘛?”余小葵转头盯着五妞。
  “四姐,门边来啦一架好漂亮的马拉车,马拉车上还坐着一个穿着好漂亮漂亮的小姐,她说找你……”
  余小葵的脑筋中刹那间闪动过喜姐儿的面庞,忙转头便想去找那块不晓的被她扔哪去了的蒙脸布,结果喜姐儿已然进了院儿,更为一眼便看见了余小葵。
  “余翠花!”
  突来的一个尖细喉咙,便把一院儿的人给震住啦!
  “咳咳咳……喜姐儿,我,我的了风寒,你,你快快回去,不要的给你传染了……”
  余小葵忙用手摭住了脸,还假假的咳了俩声!
  “你的了罢,方才瞧你还跟旁人讲话……亨!敢欺骗本小姐,你死定啦!”
  喜姐儿满面嫌弃的瞧了下院中的人,而后捏着裙子,半步半步走入,更为来至余小葵的跟前,伸掌拉下她的手掌!
  “亨亨!”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好罢,我讲了谎。可那是由于有要紧的事要做!”
  “啥事儿能要紧过我?别忘记了,你是我的伴读!”
  喜姐儿一席话,要院儿中的人全都把眼神移到了她的身上!
  原来这即是郡守老爷家的小姐呀,果真长的漂亮!
  瞧瞧人家那小脸蛋儿,水水的,嫩嫩的,可,为啥人家的眼眸中带着某些东西,要他们盯着不大舒适呢?
  更莫要说,她的这句:啥事儿能要紧过她……
  当然是吃饭的大事啦!
  “喜姐儿,你不要闹了,跟我来,我跟你解释……”
  “不要,我生气,你居然骗我。你晓的不晓的,施捕头说你病了,我有多担忧,而后我还是背着我爷跟我娘亲又买了礼品来瞧你,可你却在院中玩……”喜姐儿觉的自个儿非常受伤,高声嚷完旋身便跑!
  余小葵没料到她会说这一些话,忽然觉的心底非常内疚,实际上分明可以实话实讲的,干嘛要讲了谎呢?
  盯着喜姐儿的身形追出。
  喜姐儿能往哪跑,村儿中她又不熟,跑出院儿抬了一下腿却是跳到了马拉车上,把门关上,硬是把余小葵给拦在了马拉车外!
  好罢,余小葵家的马拉车没棚,可人家喜姐儿的不单有棚还有门!
  “喜姐儿……”
  “我不要听你讲话,我不要理你……”
  招娣在边满面的无奈,“翠花,咋办?”
  余小葵点头伸掌搁在嘴边,而后对着车门道,“喜姐儿,我伤了你的心,看起来是没资格再给你当伴读了,明日我便向郡守老爷请辞……”
  “你敢!”
  喜姐儿唬的一下推开车门,若非余小葵躲的快,估摸鼻子是难逃恶运!
  “你再说一句试试……”
  喜姐儿好有气势,双眸瞠着余小葵,大有她再敢说请辞,她便要揍人的架势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