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98章 哥姐

第98章 哥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是呀,它不在河里吃鱼吃草,却不学好的跑到人家稻田中,没被旁人砍了便不错啦,掀它一截皮无非是给咱一个警告,既然养了它,便要负责任,不可以去豁豁人家的稻米!”
  “可四姐,鸭子它不懂事呀……”
  五妞扬着泪眼,盯着余小葵。
  “这即是你们当主人的问题了,这是由于你们没看好它们!只是,不要哭了,跟四姐归家,四姐想法儿罢!”余小葵伸掌抹去五妞的泪水,这小孩,盯着这一些鸡鸭,那可下老大心了,她日日盼着它们下蛋呢!
  “恩,四姐铁定有法儿的,铁定!”
  俩娃子听了余小葵的应允便露出了下脸,随着她回了家!
  余小葵能有啥法儿,缝呗!
  即是不晓的这只鸭子会否活下去,亦不晓的活下去会长成啥样?
  余小葵翻出了针线穿好,盯着那差不离没了小指长的颈子皮,长长的喘了口气儿,而后把上下皮往一块捏捏,以后便那般给缝到了一块,那鸭子叫了几叫,最终扔到了鸭窝中,而它却跑去吃了水,余小葵叹道,好像没事儿啦!
  “诶呀,好啦?”
  五妞瞠着水汪汪的大眼眸,大宝也抿紧了嘴儿,俩便看着那只鸭子盯着呢。
  “好丑!”
  结果大宝忽然蹦出了一句!
  “噗!”
  余小葵笑了下,“是挺丑的!如此长的一个颈子,一刹那间缩短了,可以活着已是它的不易了,至于美跟丑,亨亨,那已然不要紧啦!”
  大宝点头,“四姐,这正是我想讲的!”
  “你黄毛小子……只是,我问一下你们俩呀,这几日为啥全都不练字了?”
  五妞瞧了一眼大宝,大宝垂头。
  诶呀,有些意思!
  这俩这是干嘛呢?
  余小葵摸着下颌,“五妞,你是姐姐,你来说!”
  “我,我……四姐,你全都不进城了,我们,我们还可学多少……”
  余小葵一怔,“你们是怕四姐教不了了?”
  五妞点头,“还有,那纸跟墨,娘亲说非常贵……”
  余小葵撇嘴儿,这娘——只是,好像,她不是那意思,仅是唠叨一句,瞧了一眼大宝,“大宝,你是怕娘供不起你上学堂,因此,宁愿不练字……”
  “没没,四姐,我跟大宝有练字,我们,我们即是没在纸上练,我们,我们在河边拿沙子练……”
  五妞把大宝拉背后,虽然这四姐非常宠着她们,可厉害起来,比娘还吓人,她还真怕四姐揍了大宝!
  余小葵有些啼笑皆非,扯过大宝,“你出的主意罢!”
  大宝点头,“可以省下纸……再说一旦,一旦那位小姐要你还纸呢……”
  “呵呵……”余小葵笑了下,却为这早熟又懂事的小孩心痛!
  “大宝非常想进学堂对不对?”
  “恩!可,我晓的咱们家穷,因此,我不奢望……”
  “没关系,等明年秋季,你要想上学,四姐铁定想法儿送你进学堂!”
  “切!”突来的一句不算大的冷呲,要余小葵蹙了眉峰,这是自个儿家院儿,院中便自个儿姊弟仨人,那般这一声,定是从隔壁响起的,亨亨,看起来是这几日他们过的太消遥啦!
  小葵拍了下俩小孩,“去洗手,我想娘可能把饭做好啦……”
  “噢……”俩小孩便旋身跑啦!
  余小葵扯过木梯爬上了墙,便见院中,易宝峦躺在木椅上晒日头,另边还有一位红衣女人,而小花豹正满面不屑的瞥向自个儿!
  至于大栓跟闾丘,亨亨,日日跑后岭上去练武,等她把后岭买下来,看他们还往哪儿钻!
  “切啥切,想切你不要当着这般多人的面切,你跑没人的地儿你随便切,切了最好便进宫去当宦官,免的在这儿恶心旁人!”
  “死妮子,你骂谁?”小花豹非常瞧不惯余小葵,她分明即是一个小孩,干嘛总像个大人一般。
  易宝峦撇嘴儿,阖上眼眸当没听见。
  萧婥却是顺了她雪白的发丝,“妮子,嘴俐着呢!”
  “美人姐姐过讲啦!”
  虽然接触不多,可闾丘家从未烧饭,全都是从她们家搬的,几回下来,余小葵跟萧婥且倒是讲过几句,而这美人姐姐便成了余小葵对萧婥的称乎!
  “亨,马屁精!”
  “易宝峦,你如果不会当主人,就不要养个奴才,如果养了,你便管好啦他!没的出来给主人丢份儿!只是,瞧他那德性,估摸你也好不到哪去!日日吃白饭,真不晓的你们活着为啥?”余小葵此话讲的极损,还非常不屑的翻了白目,以后从墙上下来。
  那易宝峦刹那间捏紧了拳头,是呀,他活着为啥?
  “少爷,你不要听她废话,她一个乡罢佬,她晓的啥,还真觉得上了俩日学即是秀才了……”
  余小葵刚掉下来,小花豹的话便传来,余小葵那暴脾性一刹那间上来,起身便向上爬,可没爬两步,却听见易宝峦的声响。
  他说,“实际上她真没说错,你说我活着为啥?呵呵……”
  那有些沧桑的味儿儿,要余小葵顿住了脚,她瞧着那易宝峦不向是一个鲁莽的武夫,他究居然是做啥的呢?
  他小小年纪,居然会出现这类沧桑,是否经历了啥?
  “小五儿,把这一些饭送到隔壁罢……”
  郑月娥从灶台走出来,手掌中提着食蓝,而给他们烧饭,那闾丘赖长每个月还给1两银两。搞的余敬恒俩口子极其抱歉,可那闾丘赖长说啥亦不赞同吃白食,只道,多少便如此一点心意!
  这还是余小葵收下了,那郑月娥才没再说啥。
  本来即是呀,自个儿家全都吃不饱,一刹那间又来啦这般多,他们不拿出钱来,莫非要她们家吃西西北风么?
  接过食蓝,走至隔壁,推开了门却没走进去。
  “晌饭!”
  结果院中方才还仨人,如此一会子功夫便只余下易宝峦一个啦!
  易宝峦未动,余小葵又道,“还要我给你送进去么,不会当主人还养奴才的主?”
  “你……”易宝峦寒着脸走来。
  “我啥我呀,瞧你们俩个便不像好人,给你……”
  把食蓝往他怀中一塞,旋身便要离开,这是由于她非常不稀罕这俩人!
  岂料易宝峦却是把手掌中的食蓝,一刹那间砸出,若非余小葵躲的快,估摸全都砸她身上啦!
  可,余小葵躲过去了,恰好回来吃晌饭的余若芳跟余若苗却没躲过去,那一蓝子饭食,即便汤带水,扣了余若芳满身!
  余若芳傻傻的站立在那日,瞠着一对眼眸,惊恐的盯着满面怒气的易宝峦,那一夜,那一吻,刹那间从脸前飞过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