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01章 家圣

第101章 家圣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若苗却转头瞠了一眼樊令晖啥全都没讲的垂了头。
  “史姐,对不住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  余小葵不大好心思,虽然她没觉的这崽子是个慈蔼的主儿,可老三上人家欺压人,还是一个腿残的主儿,咋着亦是不对的。
  莫要说这儿是古时候即是21世纪,有多少残废人不是自卑的呢?
  史玉蔻摇了一下头,“怎会添麻烦,实际上辉儿跟同龄的人接触太少了,可可不大会相处,翠花如果他欺压了你姐姐,我来赔不是!”
  “他欺压我姐?史姐,我倒觉的这歉应当我们道才是,到底生气的不是我家老三!”余小葵忍着笑,忽然发觉,樊令晖挺可怜的,瞧他气的那般,还不可以发作,全都憋在心中,诶呀,老三,你做了啥把人家气那德性啦!
  又讲了几句,余小葵几个便离开了裁缝铺子。
  余小葵赶着马拉车看似往家走,却是沿着她那仅有的一点记忆去了施子龙家,好罢,运气不错,她寻到了那胡同!
  “吁——!”余小葵跳下了马拉车!
  “翠花你要干嘛……”余若芳忙叫着。
  这是啥地方她不晓的,而有余翠花在,她便多了顶梁柱一般,盯着余小葵跳下车她自然没安全感。
  “我不走远,瞧一眼便回来……”
  余小葵已然跑到施子龙他家门边了。
  鬼鬼祟祟的趴人家门缝儿上,想瞧瞧里边有没人,结果那正门便一刹那间打开了,余美恒挑着担子盯着门边的余小葵,腾的一下脸便红了,而她自个儿全都不晓的,为啥会有某种心虚的感觉!
  余美恒的背后是施波波,今儿的她好像有些不一般,她的眼眸中,隐约含了下意!
  盯着余小葵,她向前半步,“翠花,你咋来啦?”
  “噢,我来接我大姑妈……”余小葵非常自然而然地回道,“波波,便你一人在家呀?”
  “恩,对了,上回你讲的那,你还可教我么?”施波波当心谨慎的问着。
  “你是说那……”余小葵伸掌比划了下。
  施波波点头。
  余小葵道,“可以呀,你有空可以到我家去玩,我教你便方便了……”
  “恩,等我跟我爷商议一下……”
  “那好,我们走了,你自个儿在家当心点,把门栓插上,不要来啦人便开门,没的遇着坏蛋!”余小葵叮嘱着。
  “恩,我晓的,再见!”施波波挥着手。
  余小葵便跟余美恒走出。
  马拉车往家走,可四个人却全都没讲话,老大老三自是不晓的怎一回事儿,可也感觉出来氛围有些诡异,而余美恒是害骚,有话不可以讲,余小葵却是不吭声,瞧你余美恒能憋到何时,结果走至一半儿时,余美恒憋不住了开口了。
  “翠花……我,我仅是想瞧瞧那妮子……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恩,波波是挺可怜的,而我更晓的你本便喜欢小孩,这几日,你心中一直在绞着,料来今儿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罢!”
  余美恒面色不大自然,“我亦不晓的,我即是想瞧瞧她,你那日讲完,我便在心中总合计着……”
  余小葵往她跟前凑了凑,“你咋寻到她家的……”
  余美恒便笑了下,“施捕头的家,只须一打听,有非常多人晓的……”
  “你应当不会是拉个人便问罢,没的把人家吓到……”到底先前由于龚元说她是他娘亲,集市那很多的人全都晓的,而后你一个已婚妇女去一个男人家……不大好听罢!
  “没没,我咋可以那般作,我,我买了些心,出了集市后才找人问的,我说是送点心的……”
  “噗……”余小葵笑了下,“大姑妈,波波她还好么?”
  “我去了也是没多长时候,这是由于先前我走错方向了,寻到以后我亦不晓的要说啥,我便说你要我来给她送点心……”余美恒的声响愈说愈低。
  余小葵无力的笑了下,怨不得那妮子瞳孔中含着笑。
  “没事儿。大姑妈,实际上我们全都支持你勇敢的走出那半步,咱们家的人全都不是瞎子,施子龙的意思再明确不过……”
  “不不不,翠花,不要乱说,我,我没想过,也是没资格……”余美恒忙打断了余小葵的话,却是垂了头不再讲话!
  余小葵叹息,一时候马拉车上便有一些太过安静。
  而这类安静令人有某种扑狂的感觉,因此余若芳这脾性跟余美恒非常像的侄女儿,却推了一把三猴儿,“你在裁缝铺丑时,你做了啥,把人家气成了那般?”
  且倒是把氛围改变了。
  余若苗撇嘴儿,“我哪儿有气他,我仅是不服气,他中午时干嘛那般说我,因此我要问个明白,可他非常拽呀,还一幅说啥女人小人难养的,有啥难养呀,我是女人我人亦不大,我哪儿有难养,因此我不服气,我便令他讲清晰,他又说啥秀才遇见兵,这句我懂呀,可后堂便我们俩,我便说哪儿有秀才哪儿有兵,他便气成了那般呀……能怪我么……”
  “咳咳咳……”余小葵一阵颏嗽,“老三,便你那点花花肠子罢,不要觉得拿来骗长姐行,可骗不了我……”
  是,余若苗是没读过书,可不代表她真不明白那俩句的意思,她多半是由于人家长的好看,她即是为看那黄毛小子,才装模做样的!
  “我哪儿有花花肠子呀,我肠子是白滴……”
  “你拉倒罢,不要忘记了,四月十八那日晚间,我寻到你时,你在干嘛?”余小葵径直掀她老底儿。
  三猴儿便呵呵傻笑,“我也是没干嘛呀,我即是蹲在地下等你来找我……”
  “恩,是蹲在地下,只是,却是蹲在那儿偷看人家小美男,而后今儿还碰上了,你能放过看美男的契机才怪!”
  “呵呵……”三猴儿奸炸的呵呵傻笑,她还不讲话了呢!
  可一提到四月十八,余若芳也便不作声了。
  余小葵长长的叹了口气儿,“余若芳,我跟你说,今儿下午我带你出来即是散心的,至于那晚间的事你权当那是个屁,放了便完啦呀,不要往心中合计了呀,如果未来那娶你的男人在意这一些,那只可以讲你所拖非人,咱不嫁,咱要嫁便铁定嫁一个爱咱的,拿咱当宝的!听见没?”
  听着余小葵的话,余若芳臊的恨不可以找个地洞钻进去,“翠花,你快莫要讲了,不害骚……”
  “害骚值几个钱呀!老大,我跟你说呀,女人可不是男人的附属,亦不流行啥女人无才便是德,你们全都要记的呀,女人亦可以顶起半边天!”
  “翠花,你怎会如此想?”余美恒瞠大眼眸,虽然这小孩是不同跟常人,可,这一些话,也太惊骇世俗了罢!
  “我咋想?我又没想错,爷病了不可以干活,莫非咱们家的天便踏了不成?咱们家的地不一般的种了,哪儿个也是没掉下,日子过的也是没比先前差不是么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