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04章 巫灵

第104章 巫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当夜晚来临时,余小葵手掌中便多四张地契,而他家的户籍本上,多了六妞的名儿改了她的名儿,余小葵盯着上头的户籍名儿,乐啦!余小葵呀余小葵,你自此便是真真的落在这架空的大吴朝啦!
  郑月娥撇了她一眼,心中老大不舒适,分明说好买一个山头,那妮子却买了四个,还未跟她商议,她生气!
  余小葵凑到她跟前,“娘亲,要不我送你一个山头……”
  郑月娥瞠她,“我要那穷山做啥,养耗子么?”
  余小葵歪头,“耗子又不可以吃,还豁豁粮养那东西作甚,要养咱也养狗养猪养鸡鸭,是罢?”
  郑月娥道,“这一些搁到山上,我瞧你干脆些径直养野狼的啦!”
  “呵呵……”余小葵傻笑,亦是,这山跟21世纪的又不同,像原始森林,里边的野兽自是有的!
  只是,即是由于那山没人碰,它们才会生活在上边,等有了人,它们自会向深山而行的!
  因此对于这一点,她倒没但心!
  “拉倒,买全都买了,我还可说啥,唷,把这一些给隔壁送过去……”
  郑月娥把饭菜盛好搁到蓝子中,余小葵给送到了隔壁。
  闾丘今儿没在后岭陪着大栓,正坐在院中,盯着余小葵进来,便起了身,“妮子,我方在等你!”
  余小葵道,“干嘛?”
  “走,陪老叟溜溜去!”
  闾丘把食蓝递给走出来的萧婥,以后便背了手向外走去。
  余小葵一路随着他,却是绕过了后岭,远远的便响起了水流的声响。
  余小葵晓的,那水是那道从上边下来的小瀑布!
  还记的,春初时,她们跟五妞走丢了,结果回来时,还一脚把大栓踹到了水中。
  而现而今这瀑布已然是她的啦!乡长真真是帮忙,把最肥厚的四个山头划到了她的名下!
  寻思着余小葵便抬腿跑去,盯着那瀑布两侧绿意盎然的,下方一潭子水,她蹲下去鞠了一把水拍在了面上,哇,好凉爽,舒适!
  这一抬眸,才看见,大栓居然窝在那水中,正瞠着眼眸盯着她。
  “诶玛!你怎在这?”
  话说,那黄毛小子露出的小半截上身,居然隐隐有了肌肉的赶脚呀,瞧那胳臂上臂,好像出现了肱几头肌?并且,这崽子的肤色,还是自个儿最稀罕的古铜,身上还有水珠流下来,话说,这如果个男人,那还真真是别有一番风情!仅是很遗憾了,小屁孩儿一个!
  “大栓,运行周身的气力,打一掌出来!”闾丘的话音一落,便向后跳去,而余小葵却歪着头,暗忖,老东西,你对我还不死心呀,还要收我为徒唷?
  “哗啦!”
  一道水注,忽然从天而降,更为迎头便盖在了余小葵的头脑上。
  余小葵晓的啥叫落汤鸡,可从未晓的,有一日自个儿便成了它!
  从头湿到脚,她傻傻的站立在那中,双眸一片空白,那死老头儿,怨不得他跳到了远处,他他他是存心令自个儿难堪的!
  “呵呵……”突来的笑音,要余小葵非常恼火,更莫要说,小花豹跟易宝峦踏在水面如踏着平地一般,来至她的背后,余小葵暗忖,有轻功非常了不起唷!!!
  仅是有再厉害得功夫,见着兵也只剩逃啦!
  不若果说他们没做违法的事儿,否则干嘛晓的郡守老爷到了,便从家中跑出,亨!由于他们心虚!
  “恩亨!大栓,今儿便练到这儿罢!”闾丘忍着笑容对着水中的大栓讲道。
  “是!”
  罗大栓盯着余小葵,心中那叫一个爽呀,死妮子,瞧你向后还敢不敢欺压我!
  这回晓的我的厉害了罢!
  罗大栓运气,寻思着从水中一跃而起,而后像小花豹那般,踏在水上走过去,很遗憾,他才学了几日,跃到是跃起,只是,却是‘噗通’一声又掉进去啦!
  “咳咳咳……”倏地一口水,呛的他咳了俩下。
  “呵呵……死黄毛小子,你给我等着,今儿这笔帐,我改日再找你算!”
  余小葵大笑,小样,没学会走便想跑了,你丫的!
  大栓大囧,半步半步向外走,快到岸旁时他停下,“你你你,旋过身去!”
  “呀呸!小屁孩一个,有啥可看的,我便不旋过去!”
  “你你你不害骚,你快些旋过去……”
  “我便不害骚了咋着,我瞧你咋出来?”
  而后,那边的小花豹好像即是喜欢跟她过不去一般,她的话音才落,大栓便给他提出了水面。
  大栓把他的衣裳往身上一披,冲余小葵伸了丁舌扮个鬼脸,随即拔腿便跑了。
  余小葵瞠了一眼小花豹,这死男人,到处跟她做对!
  听着哗哗的水声,余小葵便坐到边的大栓上,晒了一日,大栓上还挺热乎!
  “妮子,你昨日的话,要高黄毛小子非常难过,因此,他跟我商议,想在村儿中长住,那当然不可以再这般足不出户,因此,他想不若办个学堂……”
  “嘛?学堂?那可一赔究竟的,要晓的,乡民们可没钱要小孩们上学?更莫要说他还提免费提供笔墨纸张!”
  易宝峦面色不好看,却是向前半步,“我晓的乡民们的条件,我之因此说要办学堂,只是亦是由于不可以总这样待着,可我又不会做活,我瞧着村儿中小孩们很多的,便像你弟妹他们一般,日日疯跑着玩着,那不若我搞个学堂,要他们住进来,一是可以约束他们不乱跑,二是亦可以学一点东西……”
  “呵呵,易宝峦,在我昨日讲了那般一翻话,你们一没杀了我,二没搞死我全家,现而今却又说要教村中的娃子们读书习字,我不的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易宝峦,你有啥目的,不防直说罢!”
  这亦不怪余小葵有如此的想法,开学堂,他易宝峦觉得办家家酒嘛?
  易宝峦的面庞一刹那间红到了底,而小花豹却是捏紧了拳头,可他啥全都没说!
  闾丘叹息,“妮子,我晓的你的意思,可请你安心,他没那想法!他仅是想有一些事儿可以做……”
  “太爷,说句难听的话,我认识你亦不长的时候,而我更不了解你,可对于绿林人士而言,义字当头,我自是信你不会做出啥伤害我家人的事儿,可他,他姓易,相信太爷你不会对这姓氏太过陌生!再加之第一回,他俩个出现的场景,你要我咋相信他?而我更不会相信,反愈复夏唯有他俩人,那般那组织呢?我怕迟早有些,易少爷会为他的事业而把整个织田河庄拉下水!”
  昨日的话讲的还算作是含蓄,可今儿,她把反愈复夏带出。
  易宝峦的面庞便从红变为白,还一路白的无一点血色。
  “呵呵……反愈复夏,呵呵……连大吴一个8岁的小孩全都把我瞧了个通透,那大吴皇呢?呵呵……反愈复夏……呵呵……”忽然的,易宝峦呵呵大笑起来,他觉的这10年真非常不值!
  一个庄户女儿全都把他看穿了,那高高在上的大吴皇呢?
  10年的时候,他们从最初的几万人,到现而今儿的近千人,易宝峦呀易宝峦,你还拿啥去复大吴王朝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