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05章 邪神

第105章 邪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可,怎会在翠花的身上?那般,是否真如易宝峦所言,汗青在这世间余下了个遗腹子?并且还便在这村儿中?
  这短短的一刹那间,闾丘赖长心间滑过千般想法,更为心潮滂沱,可他到底80岁了,啥场面未见着过,当然是面不改色,把玉坠又给翠花带上,“原来是一块仿玉坠,我还到看见了古董,只是仿非常真真的,你好生带着罢!”
  “仿的?”余小葵蹙眉,“我还当是我娘亲拣了便宜,不要人拿真货当假货卖给了她呢,诶!”
  “走罢,天亦不早了……”
  闾丘赖长起来,拉起了余小葵,先半步向村儿走去。
  余小葵跟在他的背后,一路俩有说有笑,好像忘记了先前的不快,快到家时,闾丘道,“你真真的不跟老叟我学习?你说,要是你有好身手,至于会令人把颈子捏在手掌中么?”
  余小葵伸掌摸了一把,肩头一动,“想我这一生,估摸也便碰上一个他罢,否则,你说我一种庄稼的,我怎会接触那一些打打杀杀的事呀,你呀,好生的教那大栓罢,我瞧着,那黄毛小子是个好料子,虽然入行时候晚些,可他却是非常用功的,未来,必成大气!”
  闾丘赖长禁不住的笑上两笑,“你才几岁的妮子,你还看见他的未来啦,不容易呀!”
  “呵呵……不要看我年纪小,可我晓的的却很多,并且我可晓的,你家那白发红衣的女人,好像对你……”
  “去去去,小小孩家家的,咋那般多的废话……对了,听闻你昨日晚间吃油焖鹅了,为啥老头儿我没?”
  闾丘即刻转移谈资话题。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没给你,你自然没了……”
  “我可给你钱了……”
  “我也是没掉下你一顿的饭食哇,并且你也是没说,你要吃啥呀,当然是我家做啥,你们便随着吃啥了……”
  “那咋没我的油焖鹅?”闾丘扬眉。
  余小葵双掌一摊儿,“那又不是我家做的!”
  “咳咳咳……你这鬼妮子……”
  闾丘摇头却是推了自个儿家的门走进,而余小葵蹦跳着归家了。
  吃过了晚餐,余若芳拽了一把余小葵,“你陪我去罗婶儿家……”
  “干嘛?”
  “我,我想跟婶儿学绣巾帕……”
  “咋你缺钱用?”余小葵第一时候想到的便是余若芳想买东西没钱。
  余若芳摇头,“我花啥钱呀,我,我仅是想学,你究竟陪不陪我去……”
  “去去去……”余小葵忙应下,俩便去了大栓家。
  大栓娘俩刚吃过饭,甘氏在拾掇桌子,看见小葵进来自是开心,“唷,若芳咋有空过来?”
  “婶儿,你现而今忙不?”余若芳有一些抱歉,可小五儿那死妮子却在院中逮到了大栓,把她给丢了。
  没法儿子,余小葵看见大栓便想起先前他搞她满身的水,害她成了落汤鸡,她当然不会放过他!
  而这会子,俩在院中正过招呢!
  甘氏擦了手,“不忙了,快快进来……”
  余若芳跟在甘氏的背后走进了屋儿。
  “婶儿,我,我想跟你学绣巾帕……”
  甘氏一怔,随即笑了一笑,“若芳长大了呢!”
  余若芳便垂了头,听闻出阁的女人,要是可以自个儿绣一件嫁装,那一生全都是美满幸福的!
  “若芳,学刺绣不难的,来,我先教你行针……”甘氏也是没藏私,虽然有一些东西她不可以教,可,基本的却是没啥问题的。
  而余若芳的吾性倒高,一个晚间,便学会了基本的行针运线,临走,甘氏还把绣棚给了她一个!
  “小五儿,归家啦!”
  余若芳走出来,结果余小葵便跟大栓打了大半儿个时辰,累的她乎哧带喘的,却不的不坦承,大栓这崽子进步神速!
  “死黄毛小子,今儿放过你……”余小葵气势不减的嚷嚷着,似的如此的话,全都是被灭的主才叫的空话。
  可大栓面色不好看,可听了她的话,却是点了头,“我等你……”
  “噗!”余小葵想吐血,死黄毛小子,不服是罢!
  仅是大栓并非不服而是生自个儿的气,如此长时候了,自个儿还是打不过她,可瞧瞧她一日天的干嘛,自个儿又在干嘛,莫非自个儿真真的不是练武的料?
  甘氏却蹙眉,她从未晓的,余家这小孩居然还有如此一手!
  可展眼一想,实际上亦不错,起码不出现意外的话,她铁定比自个儿当初强!
  如此一想心底即刻释然,盯着余小葵更加喜欢,“翠花,改日再来玩!”
  “诶,婶儿,我们回啦!”余小葵应着扯着余若芳俩归家了。
  甘氏瞧着她儿子有些发黑的面庞,“大栓,翠花是个乖孩儿,你要多跟她相处!”
  “恩,我晓的,仅是娘亲,我是否太笨了……”大栓一屁屁坐到了地下,他有一些气馁!
  甘氏来至他的身侧,却是把他拉起来,坐到了边上的石凳上,“我的儿子怎会笨?是你想多了,再说,练武不可以一蹴而僦,你的成绩已然非常不错啦……”
  “娘亲,你不要宽慰我了,我晓的我非常笨,否则,我咋连翠花那死妮子全都打不过……”
  “大栓,你咋讲话呢?”甘氏有些严厉的盯着他,大栓即刻道,“我错啦。”
  “大栓呀,你练武的目标莫非是为打败翠花么?可不要忘记了,翠花可没师尊,她的所有全都是自个儿摸索出来学出来的,你有基本套路有把式的功夫自然没法儿子揍她那全无章法的身手,可,大栓,倘若有一日,你可以做到无招胜有招,你,也便成功啦!”甘氏从未跟他讲过这一些,这冷不丁一说,还把大栓给搞怔啦!
  甘氏叹了口气儿,“大栓,娘没送你上学堂,即便你学武,娘亦不支持,实际上,仅是由于娘想你过个普通人的生活,在庄户种种庄稼,养养鸡鸭如此的生活亦不错的……”
  大栓并未讲话,可他的心却跳非常快,这是由于他忽然觉察到,他娘好像要跟他说些不被外人所知的事儿,比如——他爷!
  “大栓,你会怪娘么?”
  大栓摇头。
  甘氏却伸掌捧住了他的面庞,“大栓,你是否心中记恨着你爷?因此,你从未问你爷是谁?”
  大栓仅是盯着她,忽然看见了她的眼眸中涌现了泪珠,“娘亲,我错啦,我……”
  “不,你没错,你不要自卑,亦不要恨他,你要晓的你爷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,他正值,他才华横溢,他一表人才……”
  甘氏深深的吸了口气儿,“仅是很遗憾,当初的战乱,他,他……”
  大栓的心底却是忽然的松了口气儿,原觉得他是一个私生杂种,可原来不是呀!那这般多年,他心底对爷的记恨是否有一些过了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