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07章

第107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撇嘴儿,“那,咱还是下去罢。否则这样好啦,秋季我搞果子酒时,指定第一个给你吃成不?”
  闾丘歪头,“果子酒好吃么?”
  “自然好吃了,并且还养生!你虽然练那返老还童的功夫,可实级年岁在那摆着呢,咱呀,向后讲究的即是养生才是!”
  闾丘像提鸡崽一般,提着她便跃到了院中,当然是他家的院儿。
  而余小葵这才看见,那本应当在家睡觉的黄毛小子,却还在闾丘家的院中扎马步呢!
  屋儿中的烛火亮起,萧婥举着烛台走出。
  “他,咋还在这儿?”余小葵转头盯着闾丘赖长问了一句。
  “俩多月了,今儿考核没过关。”
  闾丘的言外之意即是这崽子在挨罚!
  余小葵一听乐了,背着嫩手不怀好心的半步半步朝着大栓走来。
  大栓那熠熠生辉的眸眼紧梆梆的看着她,可当看见她纤长的颈子,还有那胳臂腿全都露在外边时,大栓的面庞逐渐的红了,而后突然发觉自个儿的眼眸不晓的要往哪儿放了,再而后,他居然有些生气,这死妮子,不穿衣裳咋便跑出来啦!
  而此刻余小葵便站到了他的跟前。
  本来大栓比她大那般二岁,自然便比她高些,可现而今由于他半蹲着,反而是比余小葵矮上了半头,而后那眼神便落在了她露出来的颈子处。
  盯着那仔细的脖颈,边上那突出的小锁骨,还有那露在外边的小细胳臂小细腿,大栓的当心肝便噗通噗通跳起个不停!
  自然而然地那小眼眸便哪哪全都转着,这是由于放哪感觉全都不对!
  “贼眉鼠眼的,死黄毛小子,想啥呢?”余小葵全不客气照他脑袋便拍了一耳刮子!
  恩恩,这感觉真爽!
  大栓抬眸,看见她狡诈的模样,小眉峰一挑,“紧忙归家把衣裳穿上!”
  “噗!”
  那坐在摇木椅上,吃着酒的闾丘赖长倏地笑了下,即便坐在边上一直不讲话的萧婥全都扬起了唇角。
  “诶呀!何时你还成了个瞠眼瞎了?死黄毛小子,瞧不到我这粉色的t恤跟粉色的六分裤么,还穿衣裳,再穿还不捂出了热腓子……你这不摁好心的坏黄毛小子,亨亨,不揍你那是我手痒!”
  余小葵即是特意的,欺压大栓此刻挨罚不可以动,恩恩,此刻不打,等待何时!!!
  罗大栓亦不晓的是气的还是臊的,横竖那脸愈涨愈红,转头瞧了一眼闾丘赖长,“师尊,时辰到了么?”
  “到啦!”闾丘赖长悠忽然讲了俩句。
  余小葵‘嗖’的一下,旋身便跑。
  大栓伸出去的拳头便扑了个空!
  “你这死妮子,有种你不要跑……”大栓一跃便追上。
  余小葵围着闾丘直转,边转边还嚷嚷,“我如果有种那不成死黄毛小子了,咋还会是死妮子,你傻啦罢你……”
  “你……余翠花,你站住咱好生打一架!”
  “错,是余小葵,本小姐正式跟你说,我改名儿啦!我叫余小葵!”啥叫豪气万丈,瞧余小葵那小脸蛋儿,只是,不即是改个名儿么,有必要不?
  “亨,我管你小啥,看拳……”
  “打不着打不着……”余小葵站立在闾丘背后,把闾丘的头往前一搬,大栓那打到一半儿的拳头,便硬生生的收回。
  “坏妮子……”
  结果余小葵乐极生悲,被闾丘赖长一把扯过来,便扔到了大栓的跟前。
  “大栓,先前你跟失了内力的萧姑妈对打便输非常惨,倘若这回连翠花你全都打只是,亨亨……”闾丘的话,要罗大栓的眼眸冒了绿光,盯着余小葵便跟野狼看见肉一般,他不可以再败啦!
  而萧婥听着他的话却是挑了下眉峰,满面的不赞同,“啥姑妈,前辈便好!”
  闾丘却未理会她。
  余小葵瞧着这俩人,还记的第一回看见这满身红衣的女人,她正死命追着闾丘,那架势好像要把他拆了入腹一半儿,可听着闾丘的意思,咋还把内力搞没了?
  很遗憾,未及她想明白,大栓的拳头已然到了眼眸,而余小葵也反应过来,是这老叟捉了自个儿给大栓当陪练呢这是!
  只是,她不干!
  因此,余小葵才不去接大栓的碰碰,她是旋身便跑,暗忖,我惹不起,我总可以躲的起罢,结果手才刚碰到门栓,大栓又跟到了背后,这崽子的速度还挺快,逼的余小葵不的不反击!
  只是,她还是以躲主为,却边叫着,“闾丘老头儿,你这是不想吃果子酒了,再说,我不要当陪练呀……”
  “那便用方才你教那俩妮子的把式还击呀……”
  “啥招……你偷看!”余小葵倏地反应过来,原来这老东西讲的是五禽戏!
  此刻候忽然转头一脚,紧狠地辟下,以后余小葵明又跑。
  要晓的她练五禽戏亦不过即是闲着无谈,要跟这崽子对战,那只还真真是扯犊子了,这是由于她没实战经验!
  “来来,要老叟好生瞧瞧,你这小妮子还有啥是老叟不晓的的……”
  “你想看那直说便好,何必要我跟他打,他皮糙肉厚的,又经过如此长时候的操练,自然耐打。我可以行么,给他打一拳头身上的青好几日,我不干呀……”
  大栓追的太紧,余小葵全都使出吃奶的劲了,可也便落他半步的距离。
  “呵呵,大栓想一下,师尊先前教你的把式……”
  余小葵一听闾丘的话,即刻站住了。回身闭着眼眸对着大栓大叫,“罗大栓,我跟你说,你如果敢打我,我即刻便去找罗婶儿,我哭给她看!”
  大栓是没料到她会停住,再加之他师尊的话,心中一乐,化拳成掌便辟去,结果那妮子的一句,却硬生生的要他的手掌掌停在了她的鼻子前方。
  而后,大栓心中也后怕着,得亏自个儿停下了,一旦一旦真真的打上,还不把她的面庞打开了花?
  余小葵暗忖,打呀打呀,你如果把我的面庞打的破了相了,我这一生还便赖上你了,亨亨!
  迎面而来的劲风,要余小葵的乎吸一窒,遂瞠开一只眼眸,便看见那停在跟前的爪子,余小葵撇嘴儿,“死黄毛小子,算你还有良心,还不去继续挨罚!”
  结果大栓那黑乎乎的爪子照着她的面门便摁来,随即一推,把个余小葵给推了个趔趄,却听见大栓说,“师尊,我赢了罢!”
  闾丘点头,“赢了,归家睡觉去罢!”
  大栓的了令,打开门栓是拔腿便跑出。
  仅是掌心响起的热度,要他的心‘砰砰’直跳,更要他感觉手掌心仿佛是被火烤一般,可那软哒哒的感觉却要他记忆犹新,原来她的鲜唇居然是那般的热,而她的小鼻子,居然是那般的软……
  ——
  这日里村长来至余家,瞧见被余小葵勒令在家做复健的余敬恒,便笑上两笑,“怎样了?”
  余敬恒转头,瞧见是他忙走来,“老王叔,你咋来啦?有事儿嗞一声,我们过去便可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