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12章 基皇

第112章 基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方在此刻余美恒挑着担着进门,瞧着院中摆着的玩意儿怔了下,随即便嗅到了香气,“好香呀!”
  “大姑妈大姑妈,咱们家大鹅下蛋了,鸭子也下蛋了,娘在油炒蛋呢……”余大宝忙围上了前,想帮她提担子,很遗憾,他还未担子高呢。
  “真真的呀,那恰好,大姑妈买了鲜肉包,快拿给你娘亲,热一热晚间一块儿吃……”
  余若芳接过余美恒的担子,余美恒便坐到了杌子上,“跑堂的,翠花是要用这做浆果酒?”
  “恩,可好废劲呀,要个顶个的把核向外挤,可你瞧,我挤了半日,才如此一点……”
  “一会子吃完啦饭,咱一块做罢……”余美恒笑了下。
  余小葵便道,“大姑妈,你咋又花钱了呢?”
  “我留着也是没用,挣了便花呗……”
  实际上余小葵晓的,她仅是觉的一直住在这儿心中不大的劲!
  余小葵叹息,可以的劲么,你说便南北坑,虽然中央有帘儿,可晚间睡觉,爷跟奶奶我如果有个啥响动,话说,那是真心窘迫!
  但愿明年新房可以早一点住人罢!也给那对还年青的爷妈些私人空间。
  “大宝,去叫你爷吃饭了……翠花,把这饭给闾丘大哥家送去……”
  郑月娥拉开灶台的门叫着。
  余大宝应着便跑进了新房。
  余小葵撇嘴儿,亦不晓的上回爷进城中,镖行那蒲掌柜的咋讲的,横竖回来后爷一直焖焖不乐的,可却再没提走镖那茬,仅是白日便钻进新房,一时亦不的闲!照如此干下去好像,明日春季,她们家便住新房啦!
  而她也乐的不必进城去面对蒲韵甯了。
  提了食蓝到了隔壁,恰好大栓也收了功,盯着他那满面的汗水,好像过了六个月,这崽子的个身可没少长呀。原来高自个儿半个身,咋搞的自个儿这六个月仿佛没长一般,比他更矮了呢!
  “好香呀!”大栓吸了鼻子。
  “是呀,老早即嗅到了香气……”闾丘抿嘴儿,伸掌拍了一下大栓,“今晚在师尊这,陪师尊吃酒……”
  “太爷,你这是为老不尊,他才几岁的调皮黄毛小子,你要他吃酒?紧忙要他归家去陪他娘……”余小葵扯上大栓的手掌便向外走。
  心中明白,闾丘仅是想令大栓留在他那儿吃油炒蛋罢啦!
  “你等我一下……”
  家门边,余小葵叫住大栓,她便折回了院儿,径直钻进灶台拿了俩鹅蛋出来,对着往一块一碰,的,俩鹅全都破啦!
  “给,罗婶儿太累了,捎归家炒给她吃……”
  大栓有一些抱歉,他亦不傻,他自然明白余小葵此话是反过来讲的,因此,并没接。
  “傻啦呀,快捎回去,这天全都落落黑了,再说,你不捎回去,这全都破了,咋办,还可丢了?”
  讲完话硬塞入他的手掌中,随即径直闭门。
  隔着门缝儿,闾丘的眼眸中闪动过了一缕笑容,这妮子存心思呀!
  余家人一诸人人坐在桌前吃晚餐,今晚有油炒蛋还有鲜肉包,几个小孩吃的那叫一个香呀,看的余美恒眼眸中全都是笑容,一会子伸掌给大宝擦拭去唇角的油迹,一会子伸掌给五妞擦饭粒,总而言之呀,她不吃盯着也饱啦!
  “娘亲,方才,我把那俩鹅蛋拿给罗婶儿了……”
  郑月娥抬眸,“我咋把这事儿给忘记了,转头你再拣几个鸭蛋给送过去罢……”
  “恩,改日的罢,你给她她亦不可以要,方才我还是把鹅蛋打破了才令大栓拿走的呢……”
  “噢,翠花,你愈大心眼儿愈多了,你说,先前在灶台,我碰打的那鹅蛋……”
  余小葵紧忙塞了口包子,她啥也是没听见呀,没听见!
  即便余敬恒也笑了一笑,吃了口酒道,“便属她心眼儿多!”
  “可不是,心眼儿多的全都不长个了,你瞧着,五妞的个身全都要快黏上她啦!”
  郑月娥夹了油炒蛋搁到了她的瓷碗中,虽然她把蛋打了,可上桌后,她也便吃了口却未在伸木筷。
  有时,这妮子虽然老是自作主张要她生气,可未免的亦要她心痛着她。
  她不是最大的,亦不是最小的,处在中央,往往是最令人容易忽视的,可这妮子却成了她家中几个小孩的头儿,她有时做的事全都令人掉泪,可她从未埋怨,从未挑吃,也从未抢吃,便像现而今。
  余小葵瞧着瓷碗中的蛋,抬眸笑了下,张口吃进,“许是我即是那晚长的人呢,呵呵……”
  郑月娥便抿紧了嘴儿,“横竖你有的是话可以讲!”
  余小葵笑了下,却一展眼瞧着余敬恒又去倒酒,忙拦了下,“爷,你今晚已然吃了一瓷碗了,不可以再吃了……”
  余敬恒眉峰微蹙,“再吃一瓷碗。”
  “爷,再吃一瓷碗对你的身体一点益处全都没……”
  “妮子,你管的太宽了……”余敬恒的面庞有一些冷。
  余小葵蹙眉,诶呀,这爷居然还闹上脾性了?
  心中一转便想通,他心中有事儿,估摸跟走镖有关,想借酒浇愁么!仅是,他这身体是可以借酒的么,再说那是蠢货的举止!
  余小葵摇了一下那酒瓮,估摸也便剩一瓷碗酒,她提起来,对着嘴一顺儿给灌入了自个儿的嘴中,伸掌特豪气的抹了一把,“这酒我替你吃了。爷,你说,那镖行有啥好的,你不若明年跟我一块种庄稼种花栽果,像你这类想借酒浇愁的,那是懦夫的举止!唯有懦夫才会觉的自个儿一无是处,唯有懦夫才会闹脾性,唯有懦夫……唔,头好晕,转了一下了……”
  “嗵!”
  谁可以想倒,方才还大摆气势的妮子,便一展眼的功夫,已然倒地不起啦!
  而余敬恒,却忙把她抱起,老面上闪动过一缕羞赧。
  “妮子,妮子醒醒……”
  余美恒叹一把,“老三,这一些日子我们全都晓的你心情不好,可你不可以拿酒浇愁的,你瞧这小孩方才又没吃多少东西,明日起来,她这小身体哪儿能受的了……”
  余美恒叹了口气儿,却放下木筷,走至出。
  “我吃完啦……”余若芳也跟出。
  紧接着几个小孩全都出去了,只余下余敬恒俩口子抱着个余小葵了。
  “对不住。”余敬恒面对郑月娥,那般大一个男人,却掉下了泪,“媳妇儿,我成了个废人了,我真真的成了个废人了……”
  “掌柜的,不论你废不废,只须有你在,咱的家便在,即便你真真的废了,我们娘几个也养着你,可,你不可以自个儿作贱自个儿……”
  余敬恒伸掌摸着余小葵的面庞,“媳妇儿,你安心,镖行不令咱走镖,我便好生种庄稼,我再不想那一些有的没的了,我再不想了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