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15章 菩萨

第115章 菩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你傻呀你,你娶了翠花,那你一一生全都的被翠花碾在脚低下,你乐意呀?”大栓即刻打断了他的话。
  狗剩看他,“那我揍她!”
  “你敢!”大栓眼眸一瞠,把个狗剩吓的一缩颈子,大栓眼眸闪闪,“并非不是,你揍不过她,你忘记了,她咋拾掇她大伯娘她四婶儿的了?那全都是大人,她把她们全都拾掇了,你一个小小孩,她还会搁在眼眸中么?再说梁长姐他爷死时,听闻梁家那几家要变卖掉梁二姐还债,翠花进屋把她们全都揍了呢,她们才不敢再卖梁二姐,否则你说梁二姐干嘛给她干活?”
  狗剩眉峰蹙着,“亦是呀,她太厉害了……那咋办呀?”
  狗剩被大栓几句洗脑,一时无助,扯着大栓,“你帮我想想法儿,一旦我娘亲真真的去说亲了咋办……”
  “你呢也不要急,如果再听见你娘亲说要给你说翠花,你便径直便讲不可以、不赞同不便完啦!要否则,便说你瞧上旁人家的女人啦!”大栓好哥们一般,伸掌搭在他的肩头,只不过心中老大满足,小样的,便这胆还想娶翠花,还是再归家练几年罢!
  狗剩听的直点头,“大栓你讲的太对了,我便如此跟我娘亲亲说,对了,你要不要一块玩……”
  “你跟谁说我不论,可你莫要说是我讲的,不要的翠花再来揍我,不要看我跟我师尊学了些功夫,可我还真真的打不过她,诶!”
  仅是大栓暗忖,改日便在他们几个的跟前跟上花打一架,呵呵!
  “好,对了,大栓那你娶她么?”狗剩挠头,反问一句。
  大栓险些被噎死,这死黄毛小子……
  “我,我,我打不过她,那可个恶婆娘亲,一旦被她揍……”
  “呵呵,大栓,不若你娶罢,横竖你学了些功夫,指定比我们扛揍,呵呵……走喽走喽,抓坏蛋去了……”
  狗剩边大笑,边跑了,背后几个臭小蛋子便起着哄一般随着跑远啦!
  大栓暗忖,起码这群黄毛小子中是没人再生了那心思啦!
  可他不晓的,狗剩亦是这几黄毛小子的头,狗剩讲了要他娶,这几个黄毛小子便全都记在心中了,直至多年后,大栓离开村儿,狗剩还非常郑重其事的告诉大栓要他安心,他媳妇儿他们帮着盯着,谁也娶不走!
  大栓安心回至闾丘家,便蹲起了马步,师尊说根基最要紧,因此,马步要是扎不稳,向后练啥全都是扯蛋,全都是花拳绣腿!
  可马步是蹲的不错,脑筋中却是闪动过了余小葵那没门牙的妮子,突然发觉,小时她是啥模样的,仿佛全都成了一片迷糊的记忆,可脑中却清晰的记的,现而今的她!
  寻思着寻思着,不可以,那妮子说那煤可以生火,那般她指定的去搞,她那小气力罢,可以抬回来多少,再说那山洞虽然不高,可却非常窄,搞不好那煤便的掉水中,不若去给她多搞些回来!
  想到这中,大栓马步不扎了,进屋提了烛台,扛了锨挑着筐便上山啦!
  再说余小葵归家后径直跳上了炕,怀中抱着棉被,眼神飘向远方,有些恍惚!
  不是说她丢不起一个初吻,再说便目前来看,她跟他才几岁呀,仅是嘴贴到了一块罢了,这咋叫吻?
  这便好比手拽了手是一个理儿,那即是皮肤接触了皮肤,因此她的初吻还在,没丢,至于牙碰牙,那亦是意外呀,只当不当心碰墙上便ok啦!
  仅是,她觉的好怪异呀!由于这心跳,压根不是正常的跳法,即便是先前上大学黯恋人家,可也是没如此个跳法的呀,估摸着,一分钟应当能跳下100六七十下,诶玛,她不会是有心脏病罢,仅是先前没发觉?
  余小葵在胡乱的寻思着,便嗅到了浓郁的烤地瓜的香味儿儿,而后肚儿便叫了,而后口水便出现了,再而后,余大宝便笑吟吟的捧着一个纸包站立在了炕头。
  “四姐,饿了罢,快吃!”
  “来,咱一块……”余小葵拽了一把,余大宝便坐到了炕沿上!
  余小葵捭着地瓜便塞入大宝的手掌中,“谁黏上谁吃,呵呵……”
  余大宝手掌中攥着那金黄金黄的地瓜,一直在踌躇,这是大栓烤给四姐的,要吃么?
  到底大栓可讲了,他想吃的话会给他烤,那言外之意即是不令他吃,可现而今四姐给了自个儿,要吃么?要不要吃呢?
  “我才晓的烤地瓜原来是用来看的!那我这吃到肚儿中的是否很遗憾了?仅是,好甜呀!莫要说大栓这地瓜烤的真真是火候,再多一分,便糊了,可少一分又没这甜味儿儿,恩恩,哪日再要他烤几个……”
  听着余小葵的话,余大宝手掌中的半个地瓜,也便进了嘴了,“真甜!”
  “是罢是罢,四姐可没骗你!”
  结果俩地瓜,便如此被姊弟俩消灭啦!
  “四姐,你搞的那黑大栓,是烧柴省还是烧它省呢?”
  余大宝支着下颌,盯着余小葵。
  余小葵抿嘴儿,随即道,“这,咋说呢,比如呀,便咱俩屁屁下边的这炕,等到冬季时,你要是想要它一日到晚,一直热着,你讲的用多少的柴?”
  余大宝眉峰蹙着垂了头,想了半日才道,“那便的一个劲儿的往灶坑里添柴……还要一个人盯着,那般的话,即是保持灶坑中的火不灭,可亦要用很多……”
  “对呀,可煤便不同了,那只须定时,填上新的,你便可以去干旁的活了,并且又极省,省时省力,你说哪儿个好?”
  余大宝歪着小脑袋,“那咱试试呀……”
  “试试?试试便试试,仅是却是先要改一下咱们家灶台那锅!”余小葵扯着大宝下地便钻进灶台去了。
  灶台大锅边上一直放着一个小锅,余小葵暗忖,这小东西全都忘记了是从大伯母家捎回来的还是从四婶儿家拿的了,仅是现而今,便拿它开刀!
  恰好爷在新房中,娘跟大姑妈在后院儿切萝卜,五妞跟三猴儿也出去玩了,长姐仿佛是花样搞不懂去问罗婶儿了,因此,现而今开干,估摸到晚间的晚间烧饭时便可以用啦!
  如此一想,便扯着大宝,俩去挖黄泥!
  这玩意儿,一个是砌灶台用,另一个,煤又不可以便如此烧,自然如果跟黄泥跟在一块的,因此要多搞些!
  黄泥好搞,闾丘家边上即是一个泥坑,遂俩便挖了俩框回来!
  随即余小葵却是套上了马拉车,又拿了烛台跟火折子俩便进山啦!
  余大宝才4岁,可细腻中又不失男人气慨,硬是随着余小葵钻进了水帘以后。
  “这儿有些冷呀!”余大宝缩了下颈子。
  “是呀,你可以么,否则,你便去外边等我……”余小葵边说边把烛台点燃。
  余大宝摇头,“仅是一时没适应!”
  余小葵便笑,“你且倒是把‘适应’这词学会运用啦!”
  大宝提筐,余小葵扛锨,一手还举着烛台,俩便往里走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