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18章 隆准

第118章 隆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波波,有没热水,你三妹妹要即刻泡个热水澡才可以!”施子龙讲道。
  施波波点头,扯上余若苗跟余小葵径直回了她的房间!
  余若苗又冷又饿,更委曲,此刻坐在浴桶中,泪水哗哗的流下,“翠花,唔唔,天全都黑了,那银两指定被大伯娘拿走了……”
  “对不住,三姐,是我没看好家,只是,你安心,咱们家的钱,我迟早会要回来……现而今跟我说说究竟怎一回事儿?”余小葵也是没拿施波波当外人,便径直问她。
  施波波却起了身,“翠花,我给你三姐拿些吃的……”
  “波波,我们是朋友……”
  余小葵拽了她一把,最初,她觉得,跟喜姐儿可以成为朋友,可却没料到,转了一圈,居然跟最不可能成为朋友的怪胎成为朋友!
  施波波点头,“我晓的!”
  “因此,我不介意你晓的发生了啥……”
  “那便等我拿了吃的回来再说!”
  施波波笑着离开,没一会子端了饭食进来,“我爷才下的面条,他说三妹妹冻了一日又饿了一日,不可以吃太硬的玩意儿……”
  “波波,‘谢谢’这两字我便不讲啦!”
  拿过瓷碗,用木筷挑起面条使劲儿的吹,非常快一瓷碗面条,便温度适宜的递到了余若苗的跟前!
  余若苗真真是非常饿非常饿,亦不客气,径直开吃,俩人等着她吃完啦,她才把大伯娘来哭诉的事讲了一遍!
  为给余丽丽办陪嫁,吕氏把有一些不应当用的银两也给动了,更莫要说还是在余家大爷不晓的的状况下。
  现而今余丽丽嫁是嫁到了向家,可过的那叫啥日子?
  她住向家最破的屋儿,干最累的活,在向家活的还不若一条狗,更莫要说掌家啦!
  即便三日回门,向家全都由于儿子住在大狱,而扣下了余丽丽!
  余家大爷跟大伯娘要了几回银两,大伯娘全都嗞唔着,便等着余丽丽回来送银两呢,结果可好,余丽丽银两没送回来不要紧,还捎信回来要银两,说没银两,她便的死在向家。
  大伯娘背着余祖恒跑后河庄偷着瞧了一回余丽丽,那余丽丽原本漂亮的面庞蛋,细嫩的双掌,现而今粗糙的不成模样,大哭着要跟大伯娘归家,可却惊了向家的人,向家便把吕氏给送回,当然不是白送的,你余祖恒才是当家人罢,噢,你家女儿把我家儿子害得那般惨,你居然连个话全都没,现而今你婆娘还上.门想带走已然嫁过去的女儿,你余家啥意思?
  因此,余祖恒被向家人骂个狗血淋头,更为放了狠话,余丽丽即是死,亦是他们向家的鬼!
  若非余丽丽这扫把星,他家的好生的儿子会被郡守老爷定了10年的徒刑?而这10年还是看在施捕头跟马的才有那般一点交情的份儿上,才从十5年变为10年!
  10年呀,人生有几个10年?
  更莫要说那还是向家寄于厚望的长子!
  可余丽丽更委曲,没人跟她说那向湛波在娶她先前便搞了仨妾在房中,还有个居然是在她成婚的前一日才住进来的,现而今这仨妾,在婆母的授意下,更为个个爬在她脑袋上,日日指桑骂槐的。
  余丽丽那脾性,咋可能受的了,当然是要打回去,结果往往全都是仨妾把她毒打一顿,她婆母自然而然亦要参上一脚,没法儿子,看见她便来气,自是不会放过磋磨她的一时一刻!
  现而今儿余丽丽想在向家过的日子好一点,那便只可以拿银两,雇佣那俩仨下人干她应当做的活,可她又有多少的银两?
  大伯娘回来后便一直在闹,说余家大爷没能耐,好生的一个女儿,便如此毁掉。
  余祖恒一肚儿的气,她哭她嚎也便由着她了,可却忽然反应,先前他问银两,吕氏一直不讲,脑袋一激灵,原来家中的银两全都要这败家的给了女儿!
  因此提起大伯娘便是一顿揍。
  吕氏一夜未睡,一大早晨即在余敬恒家外边守着,瞧着余小葵进城了,她便冲进,边哭边说,她那可怜的女儿,瞧着余敬恒没响动,吕金凤咬咬牙,双腿一弯跪了直去。
  余敬恒脑筋一热,便令郑月娥给拿银两。
  可余若苗不赞同,死活不令余敬恒动那钱,结果余敬恒一挥手,便打在了她的面上!
  余若苗晓的自个儿瞧不住也讲不听,旋身便跑了,她的想法非常简单,她务必要把翠花找回去,唯有翠花才可以看住家,可,她等呀等呀,一直全都未及到翠花,她又冷又饿,可她半步亦不敢离开官衙门,她怕她一离开,便跟翠花措过去了,仅是,她却不晓的,早在她来先前,余小葵便从官衙门离开啦!
  听她讲完,余小葵抿紧了嘴儿,爷个笨蛋,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,你有多少银两可以供余丽丽那般豁豁,更莫要说这所有全都是她自个儿咎由自取造成的!
  把事儿全都告诉了余小葵,余若苗精神一放松,便觉的脑袋晕晕的,刚换好衣裳,便一头载到了地下!
  “老三!”
  余小葵惊声叫着,紧忙抚起她,结果手下的温度却高的烫手!“上苍,咋发烧了?”
  “唔,翠花,快快回来,翠花快快回来看家……不要,不要拿我家的钱……”结果余若苗便开始说胡话了,嫩手更为紧梆梆的抓着余小葵。
  “三姐,我在呢,我在呢……”
  余小葵的心全都揪到了一块,可算作是过了六个月的好日子,这大伯娘又开始作上啦!
  “翠花,快,把三妹妹送到床上……”
  施波波忙跟余小葵俩把余若苗抬到了床上。
  “咋了?”听的叫声,施子龙跟大栓走入。
  “爷,三妹妹发热了,身体烫人……”
  “怎会这样……”施子龙来至床前伸掌探上余若苗的脑穴,却被手下的热度吓了一跳,“翠花,我看要紧忙找郎中才可以!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施大伯,劳烦你套马拉车,找郎中太慢了,我们径直送她过去……”
  “好!我即刻便去!”施子龙旋身拽了大栓跟他套马拉车。
  这边儿,施波波拧了湿巾帕给她降温,而余若苗扯着余小葵的手掌却再也是没放开。
  几人迅疾把余若苗送到济春馆,侯老板把完啦脉,便吹胡须瞠眼眸的把施子龙跟余小葵好个瞠,“咋烧的如此厉害才送过来,不想要她的命了?”
  余小葵忙道,“侯郎中,求你……”
  “还用你说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