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23章 邪灵

第123章 邪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更莫要说,还有一些乡民指指点点的,说啥的皆有!
  而院中,吕金凤坐在地下使劲儿的嚎,嚎的喉咙全都哑了,可她的口中仍便不干不净,骂的最多的还是余敬恒生了那般一个没良心没人性的三小娘子!
  可余小葵咋也是没料到,余祖恒丢了大烟袋,却是一脚把吕金凤给踹了个跟头,“骂骂骂,你便晓的骂,你怎不骂你自个儿!银两谁借的?我借的么。便宜谁占?我占的么。你骂人家翠花,你怎不骂你自个儿爱占便宜?现而今不卖屋子还银两,咋着,你想进大狱么,你想进大狱么?”
  吕金凤许是瞧着余家大爷真真的怒了,仅是嘤嘤的哭着,可嘴上却道,“咋说亦是你弟,你当是他还真真的能到官衙门告我不成?”
  吕金凤是打定了主意不还银两。
  余小葵撰着银袋子的手掌,忽然紧啦!心却忽然痛啦!
  方才她有某种冲动,想把银两给余祖恒,这眼看天便冷了,她不想盯着那几个小孩受冻挨饿!
  说是十日还银两,亦无非是给吕氏一个警告,要她安分些。
  可听见吕氏的话,余小葵忽然生了一种悲哀。瞧了瞧跟前的几个小孩,遇见如此的娘亲,是他们是幸还是不幸?
  据传余丽丽当初亦是个乖的,仅是后来碰到一个道士,那道士给批了一褂,说余丽丽是夫人相,余家向后靠着她便会裕多大贵!结果吕金凤便信了,自此不再要她干活,极娇纵的给养起!
  家中不论啥好的,全都仅着她,天长日久,余丽丽的心中自然便产生了一种骄傲!自然而然地把吕金凤的习性学了个十成十更有青出于蓝之势!
  听着吕氏的话,余祖恒却是扬了手,想打却停下,“我弟?可你欺压人家时你怎便不寻思着那是我弟?他受那般重的伤,你瞧全都不瞧,你咋忘记了那是我弟?吕金凤,你听一下,满村儿的全都咋说你的,你除却想占便宜,想贪便宜外,你还可做啥?不要觉得我不清晰,你死亦要把丽丽嫁到向家是为啥,可现而今呢,你不单害了丽丽,还害了家中所有的小孩,是否我休了你,你便老实了,我这一些孩儿才可以过上舒心的日子……”
  余祖恒突的怔住了,这是由于他正伸手指头着那几个小孩,如此一转头便看见了余小葵。
  他的一怔,所有的人也全都转了头,自是看见了她,余熹国小眼眸阴郁的瞠着她,而余熹忠跟余熹国却忽然冲上,小哥俩便要揍人。
  “全都tm的住手!”
  余祖恒倏地一声,要小哥俩停下了步伐。
  “母妖精,你还有脸来……”
  可吕金凤却从地下一高蹦起,张牙舞爪的奔着余小葵便冲出,她恨死这妮子了,若非她,她怎会没了住的地儿,她女儿怎会嫁去守活寡?
  的,吕金凤把所有全都怪到了余小葵的脑袋上啦!
  可吕金凤还未及来至余小葵的跟前,一个人边叫边跑来,“吕金凤,不好啦不好啦,快些到后河庄去,余丽丽要被沉塘了……”
  吕金凤一听此话,哪儿还顾的上余小葵,双眸一翻晕啦!
  余若苗拽了一把余小葵,“翠花,这是真真的么?”
  余小葵摇头,“照理说,余丽丽她婆母是不会如此轻巧把余丽丽搞死的,如此忽然的要沉塘,必定是有啥事发生?”
  余祖恒伸掌扼着吕金凤的人中,吕金凤眼眸一瞠,紧忙挣开余祖恒,边跑边叫,“不要杀我女儿,天杀的张大嘴,你如果敢杀我女儿,我跟你拼命……”
  “全都傻站立着干嘛,还不快些去瞧瞧!”
  余祖恒一声嚷嚷,余家几个小孩拔腿便跟上了吕金凤。
  余祖恒盯着来人忙问出口,“怎一回事儿?”
  十里八村的,诸人不熟也全都晓的谁是谁,那人道,“满村儿的人全都晓的了,乡长讲不可以要这类女人活在世间,因此,要浸了她才可以,我来时,他正带着人去了向家……”
  余祖恒那张脸全都要快蹙成梯田了,对来人道了谢便阔步向后河庄走出。
  “老三,你把这银两捎归家,我跟去瞧瞧!”
  余小葵把银袋子塞入了余若苗手掌中也跟去。
  诸人到了后河庄,亦不必打听,满村儿的人全都在议论着,随着人群走,自然便寻到了余丽丽。
  此刻余丽丽被装在猪笼里扔在水中,周边站了四个大汉,正预备把她压下去,此刻吕金凤一路叫着便奔来。
  余丽丽看见吕金凤,惊叫着叫着,“娘亲,救我,救我……”
  “放开我女儿,放了我女儿……”吕金凤便冲进了水中。
  余丽丽连冻带吓,脸成死灰,唯有此刻好像才的到一点生的期望。
  余祖恒来至乡长跟前屈身行了一礼,“求乡长开恩!”
  那老头儿大约有七十岁,花白的胡须,却是满面的鄙夷,“是她不守妇道,淫乱者当浸之!”
  “不要不要……我没,我没……求你,求你们放了我……”
  余丽丽哇哇大叫着。
  吕金凤想把余丽丽扯上来,却被边上几个猛夫,给推到了边,也即是说,余丽丽死定了,没人能救的了她。
  “亨,不要狗脸的母妖精,合该!”
  有乡民自是张口骂着。
  “向家人呢,向家人呢……”余祖恒转头寻去却未见着一个。
  “向家?向家被她害得还不够么?这女的,即是个****之妇,居然给向家二公子下了药,向家二公子,昨晚被她捣腾的,险些精尽而亡!”
  那老乡长气忿的把手掌中的手掌仗使劲儿的敲了一下,“全都怔着干嘛,还不把这yin妇给我灌死!”
  乡长一句,四个猛夫,便把猪笼给摁下了水。
  “我不要死我不要……乎噜噜噜……”余丽丽的叫声湮在了水中。
  “求你,求你饶了她一命,求你,求你……”
  吕金凤旋身跪在水中,对着乡长一个劲儿的磕头。
  余祖恒也跪下,“老乡长,这件事儿还请从长计议,我家女儿的德性我们还是晓的的,可你说她给向二少下药,这是万万不可以的,求你……”
  “亨!给我灌,不要要她一下死了,多灌几回!”
  那老乡长冷亨一声,理也未理余祖恒,却是双眸看着水中。
  那四个猛夫提着猪笼,便上上下下起起伏伏,余丽丽没一会子便承半死状态。
  余小葵伸掌拽了一把余熹国,“傻怔着干嘛,一帮大黄毛小子还不紧忙下去救你姐!”
  余熹国听她如此一说,倏地才反应过来,“想灌死我姐也是没那般容易……下水……”余熹国一叫,哥四个好像才倏地反应过来,齐齐的跳下!
  虽然那余熹国比余小葵还小,可个身却不小,气力亦不小,小哥四个跳下了水,再加之吕金凤也来啦撒泼的劲儿,四个猛夫一时候还真真的给他们给耸到了边。
  这笼子便到了余家四弟兄的手掌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