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24章 福私

第124章 福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向家正门突然被打开,紧随着一桶水便泼出。
  那水径直泼了余丽丽一头满身!
  刹那间恶臭响起,蠢货也晓的,那定是粪水!
  余小葵忽然向前,一脚便插到了门中,即便此刻余丽丽身上的恶臭能熏死个人,她也是没放过这契机!
  余丽丽傻眼了,吕金凤即刻怒了,“张大嘴,我……”
  吕金凤一把拉开余丽丽,借着余小葵那只脚便挤进,回手扯过余丽丽便往里推去,里边的人一时不察,被余丽丽撞了,霎时便被糊了满身的屎尿。
  正门算作是打开了,余家人自然而然也便进来啦。
  向家老俩口子抚着面色惨白的向湛温,铁青着脸站立在正房的门边。
  吕氏管那三七二十一的,冲着向家那婆娘亲,也即是她口中的张大嘴便伸掌挠去,展眼间,俩娘们便滚到了地下!
  马有才气的直喘,指了一下边上的仨下人,“还怔着干嘛,还不拉起来……”
  马有才脑筋够用,并没像所有村中人那般安心的种着地,他跑起了人参买卖!
  南边的人,全都喜欢买北边山上的野参,因此,马有才的小买卖做的极红火!
  仨下人有个被余丽丽撞了满身,另俩忙向前把俩人拉起。
  “马有才,我家好生的一个女儿嫁到你家才多少日子,现而今竟出了这类事儿,你是否应当给我一个说法?”余祖恒虽然是庄稼人,气势上却丝全不输给姓马的!
  余小葵瞧着余丽丽她公公,暗忖,那向湛波还真真会长,集了爹娘所有的优点,可这向湛温,却真心惨,这夫妇俩哪丑,他便长了哪!
  马有才冷亨道,“余祖恒,你跟我要说法,我好生的儿子,还是被你女儿搞进了大狱!”
  余丽丽立即刻前,“我没,婚前我全全都没见着过我郎君,我咋出主意把我郎君搞进大狱,是那向湛温,是他花言巧语,把我郎君骗去行恶的……”
  余丽丽伸手指头着向湛温,一口咬定,不是自个儿做的!
  “你个贱人,你住口……”张大嘴嗷嗷叫着,她已然失了个儿子了,她不可以再失去另一个。
  吕金凤伸掌又要挠去,“你才是贱人,你们一诸人人全都是下贱的坯子!当初来我家求亲时讲的好生的,可这媳妇儿未进门,那黄毛小子却搞了仨妾进来,你们向家是否欺人太甚啦!”
  此刻吕金凤也理直气壮啦!
  余小葵在余丽丽的背后,忽然伸脚踹了余丽丽一下,余丽丽便倏地跪下。
  余小葵忙惊乎,“诶呀,长姐,这家人全都如此欺压你了,你还跪给谁看呀,快些起来……”
  余丽丽双眸懵懵着,特别是余小葵居然叫了她长姐,还来抚她……
  余小葵真真真是恨铁不成钢,对她轻声道,“傻啦巴几的看啥?还不快哭,把所有推到那黄毛小子身上……”
  余丽丽突的明白过来,伸掌推开余小葵,对着马有才直磕头,“爷,我是傲性了些,可那是由于我气郎君在我未进门时便抬了仨妾,可,爷,我没要杀人呀,我哪儿有那胆量,再说,我一个才进门的新妇,我杀了你们对我有啥益处,我是傻,可我也晓的,即便是你二老离开了,这向家亦不是我的呀,那是二公子的,可二公子他太精明了,他明晓的杀了你二老他的进大狱,因此他便诱我来做这所有,到时,我还是他的替死鬼,所有的好事全都成了他的……”
  “你你你,这表子,你在胡说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向湛温伸出站抖的手手指头头着余丽丽。
  仅是心中不明白,这傻女人的脑筋咋变精明了?
  而他自个儿也黯恼,昨日那阴阳合合散的药量下的大了,否则,怎会被下人发觉他跟她的事儿,因此,他只可以舍了她!
  “我没胡说!爷,在六个月前,三弟便寻到了我,彼时他勾着我来看郎君,还中从间带来很多郎君的讯息,因此,我自然跟他熟了,也自然而然地相信于他,而嫁进来这一些日子,他更为不时的接济一下我,宽慰一下我……”
  “亨,贱人即是贱人,他宽慰你,你便爬他的床么?”
  “娘亲,我没,是三弟他下的套,他诱我拿了银两收买下人,要我去他房中,他说有事儿相商,我傻我更相信他,我便去了,可他下了药呀……我醒过来时即是今儿早晨了……”余丽丽哭着,边半真半假的讲道。
  余小葵真想给她点个赞,要说人的脑筋便的用,不必便锈逗啦!
  张大嘴气的真想撕了她,“你这混淆是非的贱胚子,你还说我儿子下药豁豁了你,你瞧瞧你把我儿子整的……”
  向湛温听的此话更加虚弱了,“娘亲,我是你的乖儿子,我怎会做那类事儿,现而今我十九了,可我屋中连个女人影儿全都没,你说我怎会……”
  “唔唔,向湛温,你少来,向湛波那仨妾,几近夜夜到你屋中跟你私会,你敢不认帐么?再说我上哪儿去搞那类药,你们日日看的我死死的,不是打即是骂,我咋可以搞到那东西……”
  余丽丽指了一下背后那仨站立着看热闹的,那仨女人霎时脸便白了。
  可事到现而今,余丽丽说啥,张大嘴亦不会相信的,即便她心中明镜一般,可她亦不可以认啦!
  余小葵心想如此搅合下去,的到啥年头,眼眸狭了狭,向前拉起了余丽丽,“长姐,不要哭了,咱进城击鼓告状去,即便咱婚后失贞,要死亦要死的明白,可不可以白白的给他们这样污蔑啦!”
  余丽丽便抖索一下,却是硬着头皮点头,“大不了,我便去告状!”
  “走,咱这便进城……”
  余小葵状似要去拉余丽丽,那边马有才眉峰紧蹙的盯着她道,“妮子,有话好说,没必要搞的那般僵!”
  余小葵抬眸,“大伯说非常有理,那你说要咋办?”
  马有才转头盯着余家大爷,“亲家,这件事儿便如此算了罢,我们不再追究了,这媳妇儿进了我家的门,那自是我家的人,向后亦不会再出现先前的事儿,请你安心罢!”
  余丽丽却倏地磕头,“爷,今日我把三弟的所有全都讲出,向后哪儿还会有我的好浆果,你给我一纸休书罢,我自此离开向家……”
  “贱人,你想的美!若非你出的馊主意,赛飞会进大狱么,你想要休书,我跟你说,你生是我向家的人,死是我向家的鬼!”
  张大嘴一听余丽丽要跑,那还的了,即刻咋乎着的叫着!
  余丽丽这会子亦不哭了,站起,盯着张大嘴道,“娘亲,那成,我这便进城,我击鼓告状!大不了,我也住进大狱,那我恰好可以见着我的郎君,而后我便死在他的跟前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