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26章

第126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把烤好的肉递去。
  闾丘接过串,看的直怔,唷,这肉烤的好呀,红的,没糊,上边还窜着油光,不讲吃,便仅是这面相也够好的了,怨不得那黄毛小子毛也是没给自个儿留一点,遂咬之,吃之……
  “怎样,味儿儿不错罢!”余小葵也吃了一串,好长时候未吃到烟熏肉了,再加之方才只给旁人烤自个儿还真没咋吃,这会子终是安静下来啦,恩恩恩,真好吃。
  太爷吃光了,讲了句,“还成,即是觉的少了些啥,是啥呢?对了对了,如果有杯酒便好啦。”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你老人家还真真会享受,只是,我跟你说,吃烟熏肉吃红酒,再烤个猪肝,那才叫够味儿呢!吸……不可以讲了,不可以讲了,馋了……”
  闾丘满面细心的听着,可红酒是啥,他不懂,等余小葵不讲了,才道,“啥是红酒,我便晓的白酒米酒,红酒是啥?”
  余小葵一拍脑袋,诶唷,自个儿个笨蛋,红酒,自个儿不是搞了一瓦瓮么?再讲了不仅是红酒,山楂酒,山中红酒,还有梅子酒呢!
  先前处置好后,她也是没舍的吃,便寻思等过年时,给乡长跟闾丘拿去些,结果搁到仓屋中后,便给扔脑后啦!
  “太爷,你等着呀……”
  余小葵径直去了仓房,把封好的红葡萄酒瓮子打开,便倒了一小盆出来。
  “娘亲,这别碰洒了呀,先放这!”
  随即倒了俩瓷碗便端出。
  “太爷来来来……”
  闾丘接过瓷碗,瞧了一眼,又闻了下,“有酒味儿儿,还紫不溜丢的,莫非这即是红酒?”
  “呵呵,实际上这不是正宗的红酒,目前充其量也便叫个红葡萄酒罢,只是,凑合着吃罢!”
  余小葵的话音才落,乡长背着手凑来,“啥东西要凑合着吃呀?”
  余小葵转头,忙起了身,“乡长爷……快来快来,恰好你尝一下,这即是我早前跟你讲的浆果甜酒!”
  余小葵偷着吐丁舌,还说第一个给他吃呢,险些忘记了这事儿!
  “乡长,来尝一下,这妮子烤的肉,味儿儿还真不错!”
  闾丘赖长伸掌请乡长坐到了杌子上。
  乡长点头,“闾丘老弟,我正想找你,想跟你商议点事儿……”
  “乡长爷,要不,你跟闾丘大伯进屋中谈,这外边人多,也是有些冷……”
  “不必,翠花你也听一下罢……”
  余小葵道,“好,你说!”
  “隔年春,我计划把乡长一职交于闾丘弟兄……”
  “这可不成这可不成……”闾丘赖长直摆手,自个儿逍遥了一一生,哪受过这类约束?再说如果想做官,当初他亦不会离开闾丘主宅呀!
  乡长怔怔的,他压根没料到,闾丘会回绝!
  而余小葵也道,“乡长爷你做的好生的,干嘛要交给闾丘大伯?”
  乡长叹息,“我那不成器的二儿子,说我们年岁大了,要接我们过去,我是真不想离开这儿呀……”
  王常禄是他的长子,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,可乡长的二儿子,却是个非常有出息的才子,是织田河庄唯一考出去作个外放官员的!
  余小葵点头,“这是个问题,而乡长一职,可不是人人全都可以胜任的……”
  “是呀,虽然闾丘老弟来咱村儿时候不久,可,我觉的以闾丘的为人,做这一职,再好不过……”
  乡长还是想再劝说一下,可闾丘赖长摇头,“谢谢乡长的抬爱,可闾丘性情不定,一生游走于绿林,确实是不晓的,可以在这儿住多长时候,因此,这儿长一职,你还是的找一个可靠的人……”
  乡长叹着,随手端起瓷碗,便抿了口红葡萄酒,随即瞠大眼眸,“翠花,这是啥东西?”
  余小葵眨巴眼,“红葡萄酒呀,上了年纪的人,吃这会子软化血管,不容易生病……”
  乡长,咋着舌,“酸酸的,还甜甜的……”
  闾丘一听,忙吃了口,可他没忘记了余小葵说吃烟熏肉吃红酒,忙拿起全都烤干了的猪肉串儿,“恩恩,好吃好吃,妮子,那猪肝呢……”
  余小葵扬起唇角,“大伯,乡长,这也快吃饭了,闾丘大伯家也放一桌,听我爷的意思是,爷们儿去那边吃,好吃酒,这样,我给你二老加个菜,而这儿长之事……乡长爷,这不是一时便定的下来的,一会子吃饭时,你可以把这事儿提一下,确实不可以,隔年春,咱便诸人一块选……”
  “恩恩,亦不失为一个好法儿……”
  “是呀,乡长,走走咱去我那,我搞了些好酒,咱先吃着……”
  闾丘笑狭着眼,径直把余小葵这红葡萄酒给当水吃了,而后道,“妮子,这酒亦不错,一会子拿点过去,你不是说吃这吃猪肝对味儿么,我们等着呀……”
  余小葵啼笑皆非,吃红葡萄酒要讲究酒具,这已然没了,你老人家可好,径直来啦一个一口焖,更莫要说乡长紧随其后,一口干了个底儿朝上,诶,真真真是糟蹋了这一些红葡萄酒啦!
  把瓷碗收起来,去了灶台,余美恒,郑月娥,大伯娘吕氏,还有侯大伯娘几个女人方在炒菜忙活着,余小葵道,“娘亲,那猪肝呢?”
  “干嘛?”
  “我爷说诸人忙活着挺累的,给加道菜……”
  “那我晓的了,一会子我搞几个干辣子给炒一下……”
  “不要别别……”余小葵咧嘴儿,“那啥,方才乡长爷说要吃烤的……”
  郑月娥眨着眼眸,“烤?”
  “恩恩恩,一会子烤好啦,我给你们几个留些……”边说着边从余美恒的手掌掌中接过了猪肝,眼眸全都笑弯了,“娘亲,有姜么?给我切点丝,我要用。”
  余小葵这边儿舀了温水把猪肝洗净,又给擦干,那边郑月娥便把姜丝给切好啦。
  余小葵把姜丝寒到猪肝中,而后回屋中寻了一张干净的大纸把擦干水的猪肝包好又回至了灶台。
  郑月娥也是没用余小葵说便给那小铁锅下的煤扎了扎,随即四人各忙各的,仅是全都时而的拿眼眸溜着她,偷看她忙活。
  余小葵也是没管那一些,铁锅烧干,在里边铺了一层盐,而后把包好的猪肝搁在中央,以后抱着盐罐子开始往里倒……
  “我的个祖宗呀,你这是要咸死你乡长爷呀,,你咋倒进去大半儿罐子盐……”盯着余小葵一顺儿的倒着盐,郑月娥惊的大叫!
  诶玛,这妮子倒底会否煮东西吃呀?这哪是烤猪肝,这是烤盐呢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