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28章 佩刀

第128章 佩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部葶蓉眼一亮,求助的目光落在门边上。
  
  申傲听着三短一长的叫门音,轻轻翘了翘唇角:“进来罢。”
  
  满身华服的燕洲寒负掌走了进来。
  
  部葶蓉骤然瞠大眼,眼睛中满满是不敢置信,燕洲寒怎会出如今这中,他怎过来啦?
  
  “傲,你没事儿罢?”燕洲寒进门紧忙走至申傲跟前,仔细的查瞧她的状况。
  
  “我没事儿。”
  
  “表哥表哥,救我”部葶蓉满面疼苦之色,抬眼向燕洲寒求助,一对眼当中水光弥散,瞧上去非常楚楚动人儿,不管燕洲寒怎过来的,她全都要把戏演完,“表哥,宣化长公主跟人儿私通,给我撞见居然杀人儿灭口咳咳表哥,救救我。”
  
  燕洲寒垂头望向部葶蓉,在她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的蹲下身:“表妹,还要多谢你带蓝姑姑过来,告诉了我当年的真真相。”
  
  部葶蓉伸掌捉住他的衣袍下摆,泪珠滚滚的落下来:“为表哥,我即使是作再多亦是应当的。”
  
  燕洲寒温吞的笑开来,俊美的面孔退部葶蓉面色泛红:“既然你讲了作再多亦是应当的,那不在乎多帮表哥一个忙罢?”
  
  部葶蓉心目中一战,总觉的燕洲寒的笑容要人儿冷的发战,却是是问:“啥忙?”
  
  燕洲寒转回脸望向门边,三皇嗣疾步走进来,瞧见躺在地下的部葶蓉,面上满满是一片心痛:“温荷长公主,你没事儿罢?”
  
  三皇嗣为啥会出如今这儿?他不是应当进宫向天家报信去了么?啥环节出错啦?
  
  部葶蓉震惊的瞠大眼,抬眼望向申傲:“是你设计的?”
  
  申傲没理她,而是望向三皇嗣:“三皇嗣殿下,温荷长公主给贼人儿袭击,幸好给我与侍女撞见,这才绞杀掉扎客,可温荷长公主亦给人儿下了春药物,须要人儿来解血毒,你与长公主情投意合,因而”
  
  三皇嗣眼发亮,转脸望向申傲与燕洲寒:“好,长公主与驸马儿这份儿人儿情,本皇嗣记下了。”
  
  申傲轻轻一笑:“哪儿中的话,可以瞧见有n人儿终成眷属,亦是我们乐意的。”
  
  三皇嗣呵呵一笑,屈身骤然把部葶蓉抱了开来:“事儿成以后本皇嗣必有重谢。”
  
  “不敢当。”
  
  部葶蓉狠狠地咬着牙,望向申傲的目光仿佛可以把她抽皮扒骨,她张口便要喊叫,却是突然感觉嗓子一疼,再想讲话却是是一个字全都讲不出,眼睛中的恨意癫狂涌动:
  
  申傲,你这贱皮子!你不的好死,申傲!
  
  表哥救救我,我仅爱你,表哥
  
  六皇兄,六皇兄!
  
  非常快,另一个与燕洲寒别无二致的人儿走了进来,掌掌中还拎着不住战抖的蓝姑姑。
  
  蓝姑姑已然蠢掉啦,她来回瞧着俩别无二致的燕洲寒,压根儿不晓得应当怎分辨。
  
  后来进门的燕洲寒扫了一眼地下的死人儿,对着申傲行礼:“宁意见过长公主。”
  
  “辛劳啦,如今你去外边罢,待片刻事儿闹开来,你便把人儿引过来。”
  
  “是,属下告退。”
  
  原来,申傲与燕洲寒在来赴宴先前便有所防备,更是是早早的查到了蓝姑姑的存在,当宁意易容成燕洲寒的样子与蓝姑姑谈话时,燕洲寒便在外边的宾客当中露了面,到时候,即使是蓝姑姑把事儿讲出,燕洲寒有不在场的证据,谁还可以去信一个毁过容疯疯癫癫的老婆子?
  
  瞧见宁意离开以后,申傲望向燕洲寒:“我没寻思到部葶蓉还告知了三皇嗣,他可听着了啥内容?”
  
  燕洲寒摇头:“我恰好瞧见有侍女拿着部葶蓉的丝帕引三皇嗣到后院来,因而便向前挡了下,他没听着啥内容。仅是,即使是他没听着,等三皇嗣与部葶蓉的事儿暴出来,有关我身份儿的事儿只怕亦瞒不住啦,既然如今晓得了真真相,那样提前拿回身份儿亦不是啥坏事儿。”
  
  申傲轻轻蹙了一下眉:“你这般过于窜险啦,事儿过去了那样多年,起先中宫陷害云倾长公主的证据亦非常难找寻到,仅凭蓝姑姑与布安特等人儿的口述,压根儿不管用,倘如果不可以翻案,那样你即使是拿回身份儿只怕亦会给接连打压。”
  
  “我晓得如今非常危险,可非常多事儿,唯有地名高了才方便去作,更是况且,你如今身子状况特殊,我不可以屡屡要你继续窜险。有长公主与皇嗣妃的双重身份儿,可以要你压制很多人儿。因而,即使是窜险,我亦要试一试,我先前亦收集了很多证据,这一回即使是不可以扳倒中宫,亦可以把我的身份儿恢复过来。”
  
  申傲眼睛中神态变换,最终化作一片坚毅:“好,既然这般,那便借着布安特与部葶蓉的掌掌,拿回属于你的皇嗣身份儿!”
  
  等燕洲寒与申傲把现场处理好,外边恰好传出了阵阵喧哗音。
  
  人儿群中,布安特轻轻的蹙着眉角,掌掌中的折扇轻轻的摇晃着,仅是摇晃的举动缓慢了几分显的心不在焉。
  
  待他来到后院,瞧见并肩站立的申傲与燕洲寒,眼睛中的神态蓦地沉下来,嘴儿边的笑容僵直在面上,半日,轻轻的叹了口气儿,瞧起来部葶蓉的计划失败啦,不单仅是失败啦,估摸还把自个儿给搭进去了。
  
  瞧见院落当中的场景,很多人儿惊乎出声:“天讷,此是怎回事儿?”
  
  地下并排放着十几具尸体,每具尸衣着相同,兵器亦相同,一瞧便晓得是一拨人儿。
  
  诸人儿齐唰唰望向申傲与燕洲寒,这莫非是来暗杀宣化长公主与楚驸马儿的?
  
  便在诸人儿不住猜测时,衣袍略显绫乱的三皇嗣自一侧的阁间中走出,瞧见院落当中的布安特,向前轻轻拱掌:“六皇嗣殿下,今日的事儿事儿出忽然,因而事儿急自权,仅可以先委曲了温荷长公主,仅是,请安心,我回宫以后会即刻把这件儿事儿禀报父皇,要父皇派人儿到贵国提亲。”
  
  提亲?委曲?温荷长公主?
  
  一段话仿若惊雷,要很多人儿楞在原处,这短短一个钟头究竟发生了啥?
  
  布安特望向申傲,眼睛中的光芒邪魅,部葶蓉的计划已然非常朱全,没寻思到还是给申傲破坏了:
  
  “宣化长公主,你是在场的见证人儿,不晓得究竟发生了啥事儿,三皇嗣一通话搞的我亦糊涂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