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1章 黑马

第131章 黑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“喂喂喂,大哥,你搞清晰可不可以,我是为你好!要晓的,做我男人,便一一生只可以痛我一个爱我一个娶我一个,你行么行么?”
  余小葵暗忖这一些古时候的男人有哪儿个不寻思多几个女人的!
  “自然行了,你只须答应做我媳妇儿便可,呵呵……”
  大栓傻傻的笑着,手却没放开。
  另一只手,盯着她编着的大辫子,有些为难,这发钗要往哪儿插?
  余小葵眼眸转转,道,“做你媳妇儿?你可不要把话讲的太早了,我跟你说,要我负责可以,但你的做到以下几点,否则,我休了你!”
  大栓却拿起她的大辫子,在脑后盘了下,随即把宝钗插下,把辫尾固定,再看余小葵那鹅蛋脸便即刻承现而今脸前!
  大栓眼眸一亮,真好看!
  随即道,“你说!”
  余小葵唇角一撇,我吓不死你!
  “从现而今开始,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;答应我的每一件事儿,你全都要做到;对我讲的每一句全都如果真心;不准骗我、骂我,要关怀我、宠我,由着我;旁人欺压我的时,你要在第一时候出来帮我;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,我不开时,你要哄我开心,永远觉的我的是最好看的,梦里你亦要见着我,在你的心只可以有我!”
  一气呵成!河东狮吼中柳月娥的话,一字不落,从余小葵的口中蹦出!
  大栓却忽然笑了,“我娘亲讲了,媳妇儿是娶回来痛的!你这太简单,我来跟你说罗家的家规:媳妇儿的话永远是对的,不对亦是对的!媳妇儿睡觉夏季扇风冬季暖被!媳妇儿做菜要赞不绝口!媳妇儿不在身侧要朝思暮想、守身如玉!媳妇儿睡不着觉要彻夜陪伴!媳妇儿生气要跪地求饶!媳妇儿说啥即是啥……”
  余小葵即刻石化!
  罗婶儿是魂穿来滴么?
  没把旁人吓道,反而是把自个儿吓个够呛,她只想说,大栓,你如此努力,为一个才九岁的我值的么?
  罗大栓偷偷乎出一口气儿,脑筋快不够用了,编了这般多,不晓的这妮子还有啥讲的?
  余小葵耷拉个身脑,她啥讲的全都没!
  色字当头一把刀,一点没错,她便如此把自个儿卖啦!
  “乎噜”余小葵那瘪肚儿叫了下!
  “回酒馆儿,吃饭!”
  脑袋上被带了一支向征性的宝钗,余小葵蔫头怂脑的跟大栓回了醉仙楼!
  进了包间,余若苗正揉着她的圆溜溜的肚儿,乎,吃的太饱啦!
  “咦,翠花,谁找你呀,干嘛拉个长脸?”
  可三猴儿却发觉,跟她四妹不同的是大栓这崽子全身全都散发着一个的意!
  他的意个毛线?
  “吃饭!”
  余小葵只讲了俩字,霎时化悲哀为力量,上一生搞成了个‘必胜客’,而这一生倒好,十岁不倒,把自个儿的终身大事给处理掉啦!!!
  靠!
  吃的饱饱的,仨人离开了酒馆儿,去了马市。
  余小葵要买马,却一走进来便看见余敬恒。他正牵着一匹马,满面笑容跟人说着啥!
  余小葵觉得他早归家了,哪儿想到居然在马市遇见啦!
  “爷!”
  余敬恒一手正摸着马脸,边转头,“翠花,快来快来,你瞧这马多好……”
  余小葵只晓的,买马一瞧毛色,二看牙齿,可她没亲身经历过,当然不懂,因此才要大栓回去问他师尊!
  而此刻盯着余敬恒手掌中的这匹棕色的马,小眉峰蹙了下,咋怪怪的?
  瞧了一眼大栓,大栓也同她一个表情!
  “唷,大哥,这是你家小孩呀,长的真好看!”
  那车夫笑呵呵的盯着三小孩讲道!
  应当讲不讲,余家几个妮子长的全都挺水汪的,各有各的美,各有不同!
  余小葵仅是笑了下,拽了一把余敬恒,“付钱了么?”
  余敬恒点头,“恩,付了,这马有力量,瞧这毛色多好!”
  余小葵道,“多少钱!”
  “8两银两呢!”
  余小葵扬眉,生活了如此长时候,也基本上掌攥了这儿1两银两跟21世纪人民币的大致比例啦!1两银两大约是四500块的模样,一个铜钱大约四五毛钱,而这匹马便八两银两,相当于四千块左右,爷,你买的是啥马?
  汗血宝马?
  好像四千块,也只可以买那汗血宝马的蹄子,可便一般的一匹家用马要四千?这简直是笑话!
  抬眸瞧了瞧余敬恒,爷呀,你这脑袋的有多大,被砸成啥样了这是?
  可余小葵却默不作声,伸掌去碰那马嘴儿,才发觉,那马嘴上还带了个套子,而那马也打着突的转了个身!
  余小葵暗忖,你卖马还把嘴给堵上,这是啥理儿?
  围着这马转了一圈,鼻子动了动,咋有股子豆油味儿?虽然不大,可细闻还是闻的到!
  拿眼瞧了一眼那车夫,那男人的眼眸便一直在即刻溜着,不对劲儿,看起来爷指定是被骗啦!
  “爷,娘要我来跟你说,山上还要买两匹呢……”
  余敬恒怔了下,“要这般多么?有这还有家中的一匹不够么……”
  “这匹是你买来拉车的,山上那俩匹是买来干活的……”
  那车夫一听还要两,忙道,“我这马全都是一流的,不论是脚程还是气力,拉一匹出来那即是个好的,年青力壮,管你是拉车还是下田,一个能顶仨!要不要再瞧瞧……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成呀,瞧瞧罢!”
  那车夫便道,“等着呀,山上用,那脚力可以的好些,我给你牵两匹,保准你一眼便相中!”
  果真,那车夫牵出了一匹通身漆黑跟一匹跟余敬恒那一般的棕色马!
  两匹马的毛色全都是亮的出奇,只不过黑马嘴上也套了个套子。
  “这马几岁?”余小葵给大栓个目光,一面问出口。
  “噢,这黑的7岁,方才好!那棕的15岁,相对来说年纪大了些,只是,安心,脚力可一点没减!”车夫应着。
  7岁,相当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儿儿,的确是方才好!
  15岁,相当于人到中年,只是拉个犁,架个车还是可以的!
  只是,盯着这15岁的马,咋有某种看尽沧桑的赶脚,眼底浑浊一片?
  “年岁不错,你把它嘴上那套拿下来罢……”
  余小葵边说边伸掌摸上它的毛,这是由于大栓方在摸,估摸是有啥窍门!
  “不可以拿,这黑马太驴性了,咬人!安心罢,瞧着你们全都是庄户人,我咋亦不可以骗你们,你瞧……”
  那车夫讲完话,便扒开那棕色马的嘴儿,“瞧瞧这牙齿,恰好15岁,我不骗你……”
  余小葵霎时笑了,“大伯真人好!那这马多少钱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