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2章 潜龙

第132章 潜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全都买一匹了,我亦不可以要你贵了不是?这匹黑的可上过战场的,那脚力惊人,这棕的虽然没上过战场可却是下田的一把高手,你们呀,便再给我15两罢!”
  车夫乐呵呵的讲道。
  余敬恒点头,“的确不贵!”
  便要付钱,可大栓却是拦了他一下。
  来至余小葵的身侧,对她耳语几句,便再不出声啦!
  而余小葵却笑着跟车夫说,“大伯,这黑毛的还上过战场呀,那不是一匹英雄马了么?15两真真是便宜呀!即是不晓的,它上了啥战场?”
  余小葵满面对这黑马爱极了的表情。
  那车夫一听自然而然也笑,“十一年前的动.乱呀,这马的能耐可大着呢……”
  “呵呵,十一年前它便上过战场了,那还真了不的,即是不晓的,它现年7岁,十一年前它咋上的战场!”
  余小葵的小脸蛋儿忽然一冷,并给余若苗一个目光!
  三猴儿怔了下,眼眸转了一下,便悄声的离开了。
  那车夫张着嘴儿,半日没响动,眨了几下眼眸,也冷下了脸,“去去去,不买一点待着去!逗着我玩咋着?”
  “不要的呀,你全都讲了这可一匹好马,我怎会不买呢?”余小葵扯着马绳不松,面上也是没方才的幼稚表情,盯着那车夫,“欺压庄户人是罢?”
  车夫便瞠了她一眼,“放手,这马我不卖你啦!”
  余敬恒满面茫然,瞧了一眼大栓,又瞧了瞧翠花,怎一回事儿?
  大栓把三匹马摸了个遍,这会子翠花便生气了,出了啥事?
  上过战场的马呢,多好,并且年岁也罢,才7岁……
  忽然余敬恒满面怔怔,7岁的即刻过十一年前的战场,这这这……这车夫骗人呀这是!
  “你,你怎可骗我,我如此相信你……”
  “走走走,买完啦马不走在这做啥,当心爷叫官差抓你们进大狱!”
  那车夫彻底失去了耐性。
  余小葵手掌中撰着两匹马的马绳儿,此刻候递给余敬恒,“爷,这马你牵住啦!”
  八两银两想要回来是不大可能了,可再拉两匹马回去,起码没赔太多!
  遂旋身盯着车夫,“报官好呀,恰好要官署来瞧瞧,你这人是如何欺压老平头百姓的?”
  “小妮子,你不要胡说!”
  由于余小葵先前又是夸又是笑的,便有人余下来想一瞧见底,而此刻忽然变了面色提高了声响,驻足的人便多了。
  “亨,这马驴性是么,你便给套个套子,实际上无非是由于年岁太大,你不想遭人发觉便是了,说啥驴性!”
  “臭妮子,你住嘴!”
  “还有,你先前卖给我爷的那马分明受了重伤在身上,你咋全都不讲一下!更莫要说,你还在马的身上,抹上豆油,你的心还真够黑的!”
  余小葵讲完便举起了手,那手上是满当当的油光!
  “而这一匹,的确是15岁,你之因此没给它的嘴上带套子,那是由于它生了重病,你又主动扒开它的嘴儿,自然搏的买者的信任,先生做买卖讲究的是诚信,你这样收着黑心钱,晚间睡觉踏实么?”
  “天呀,胡三,你也太黑了罢,便这破马,你卖人家10两银两,你欺压庄户人亦不是如此个欺压法呀……”
  “是呀是呀,诶唷喂,若非这妮子精明,胡三,你个做损的,你怎可这样……”
  “我还道,胡三今儿是吃错药了,笑的见牙不见眼,原来是这崽子欺压了人呀……”
  “即是,还这马驴性,这崽子,真tm能瞎捭呀……”
  “诶,在这马市买马的生人,哪一个没给他骗,怂的自认倒霉罢……”
  ……
  那车夫胡三急的满头汗,面色更为难看的要命,挥手直叫着,“去去去,紧忙滚蛋,应当干嘛干嘛去……”
  余小葵盯着他,“要不,把钱还给我爷,这三匹没人买的老马病马,还你!要不,这三匹我牵走,要不咱便去官署……”
  余小葵径直给了他仨选择!
  胡三瞧着三小孩呃,不见了个,也是没往心中去,再瞧着余敬恒便一老实人,压根没在意她的话,冷亨一声,“臭妮子,你是跟我来硬的是否……”
  转头叫了一声,便出来仨汉纸!
  余小葵眉峰蹙了下,“你是要干架!也即是说,仨你全都不选?”
  胡三道,“我没强卖,是他自个儿要买的,可现而今你来强买,没的理说罢!”
  仨汉纸满面的凶神恶煞向前想牵过余敬恒手掌中的缰线!
  余小葵拦了下,“想动手不成?”
  大栓便站立在余小葵的身侧,满面冰冷,双眸紧梆梆的看着这仨男人,好像在衡量他的胜算!
  “妮子,不要给脸不要狗脸,惹急了爷,把你卖到窑子中去!”
  余小葵冷嗤,“那亦要瞧你有没那能耐,只是,对于你这类欺行霸市的主儿,也应当找人教训教训了,即是不晓的,官衙门的官差,会否对你手下留情?”
  “呵呵……死妮子,你还要挟上我了,我跟你说,官衙门里施捕头那是我胡三的哥们,你识相的紧忙滚蛋别耽搁我做买卖,不识相——那好,咱便去官衙门走一圈!”
  “那成呀,咱便把这三匹老马病马一道牵到官衙门,顺带再敲个鼓,要毛大人来鉴别一下,是我无理还是你欺诈!要晓的,毛大人最大公无私,他管辖的地方莫要说骗子连个偷全都不可以有,你觉的你这样欺骗老平头百姓的主儿,他会放过么?”
  余小葵全不惧怕!
  那胡三暗忖,这死妮子咋油盐不进,tnn的,便给仨汉纸打了眼色,“不要跟她墨迹,动手!”
  仨汉纸一个伸掌想拉余敬恒手掌中的缰线,俩想把余敬恒摁倒的,结果即是,抢缰线的那手被余小葵抓在手中,想摁倒余敬恒那俩,却被大栓踹倒在地下,手摸肚儿,哀嚎着!
  “呀呀呀,松,放手……”那唯一站立着的汉纸看余小葵跟见了鬼一般!
  余小葵给大栓送了个赞扬的目光,手却没放开,捏的那人虎口痛的全身使不出气力!
  而余敬恒突然发觉,这一些人这是欺压他女儿跟他姑爷呀!亦不晓的哪儿来的胆量,居然一把抓过小葵手掌中的男人,便扔胡三跟前了,伸掌扯过胡三的脖领子,“你太欺压人了,咱去官衙门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