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3章 彪马

第133章 彪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侯大伯娘,汪嫂嫂你们这是咋了?”余小葵问出口。
  那汪家媳妇儿忙起身,“翠花,嫂嫂跟你说,是李婶儿呀,她非说我家黄儿咬死了她们家的鸡,那咋可能嘛,黄儿一日没出正门!”
  李家婆娘也随着起身,“翠花呀,你大伯娘我是那类乱咬人的人么,她们家那条狗呀,一高便从墙那边跳过来啦,抓我家的鸡,那叫一个容易噢,我抢全都抢不下来……”
  余小葵摆手,“大伯娘、嫂嫂,你们婆说婆的理,公说公的理,我一没看见黄儿,二没看见死的鸡,不若我跟你们走,咱去瞧瞧现场罢!”
  这前脚才进了门,转个身,又走出。
  李汪两家紧邻,中央只隔了一道墙,那墙全都没余小葵高!
  余小葵盯着汪嫂嫂家那条叫黄儿的狗,那家伙儿正趴在地下,看见生人,“唔唔”叫着,双眸瞠着!
  “汪嫂嫂,你家黄儿平常便如此散着么,不栓起来?”
  “恩,黄儿看家,不必栓!”
  “即是你不栓,因此它才会跳到我家来……”
  “怎会,我全全都没看见它跳过去……”
  “汪嫂嫂,你也不要恼,你把黄儿叫过来,我咋瞧着它嘴边有鸡毛呢?”
  余小葵眼尖盯着那黄儿讲道。
  汪嫂嫂便去扯黄儿,边还道,“这鸡毛满哪全都是,黏到它嘴上亦不稀奇……”
  结果汪嫂的话才掉下,隔壁院中的鸡便叫起!
  再看那黄儿,却是耸开汪嫂嫂一高跳起来,‘嗖’的一下便落到侯大伯母家的院中啦!
  汪嫂嫂那脸刹那间变的通红通红的,可隔壁紧随着便响起了鸡飞狗叫的声响!
  仨人忙来至墙边,那黄儿正扑倒一只老母鸡张口去咬!
  “黄儿住口!”
  很遗憾,黄儿没理会!
  那鸡便被黄儿叨起,余小葵一手摁着墙,一高便跳去,一脚踹到黄儿的腿上,黄儿吃痛,松口,那鸡从狗嘴逃生,钻到了柴跟垛中!
  黄儿瘸着腿跳回了汪家,趴到了它的窝中。
  余小葵摇了一下头,“汪嫂嫂,本来两家关系全都不错的,不要由于自个儿的疏忽而搞僵了关系,至于黄儿究竟咬没咬侯大伯母家的鸡,我不讲,相信汪嫂嫂你心中也是有数了罢!”
  那汪嫂嫂面色红红的,垂头道,“全都是我,我觉得我家黄儿挺听话,可真没料到,它还会杀生,那日我家的鸡也少了一只,我只道是被黄皮子(黄鼠野狼)给逮去了,现而今看起来是黄儿做的啦!李婶儿,对不住,转头我抓只鸡给还你……”
  那侯大伯娘瞧了瞧余小葵,又瞧了瞧汪嫂嫂,“他嫂嫂,不必了不必了,我瞧你家黄儿还是栓上比较好呀,实际上有黄儿在,夜里也省心很多……”
  “不要别别,这鸡是务必要还的,今儿我脾性急了些,有不对的地儿你不要生气呀……”
  余小葵便笑,伸掌拉起汪嫂嫂的手掌,另一面攥住侯大伯娘的手掌,把俩人的手掌往一块一放,“全都说远亲不若近邻,可不可以由于一只鸡一条狗伤了跟气!侯大伯娘,汪嫂嫂说还,你便余下,下了蛋,你拿几只给嫂嫂家的娃吃,咱两好嘎一好,这日子便愈过愈红火,你们说是否!”
  侯大伯娘跟汪嫂嫂对瞧一眼,再看余小葵,“诶,我们听你的!”
  余小葵抿嘴笑了下,“恩,这样才可以过好日子,天也晚了,你们快烧饭罢,不要的下地干活的回来啦,还未的饭吃!”
  “翠花是嫂嫂的错,来来,大鹅下了蛋,你捎归家吃……”
  那汪嫂嫂忙要去拿东西,余小葵摇头拽住她,“我家大鹅也下了蛋,嫂嫂别忙了,我走啦!”
  盯着余小葵的身影,侯大伯娘叹息,“我家娃全都大了,没一个能配的上的,诶,可你家那娃又太小……”
  汪嫂嫂笑了下,“昨儿个郡守老爷下令,要翠花当乡长,一时候心中还乱合计,可你瞧瞧,这妮子,干嘛全都干净利落,还可说会道,诶诶,我家那才会走,转头可的好生养着,不会有翠花这可以耐,有一半儿亦可以!”
  “是呀是呀,咱还是好生过日子养咱的小孩罢……”
  ……
  余小葵从村头回了家,想一下便笑了,郑月娥盯着她,“魔怔了?”
  余小葵摇头坐到小杌子上,拿过土豆开始打皮,“娘亲,你说,这向后哪家丢个衣裳,少了一对鞋,会否也来找我呀?”
  郑月娥眉峰蹙了下,“没听哪家丢过如此的玩意儿呀?”
  余小葵翻白目,好罢,当她啥也是没说!
  抻个懒腰,继续打土豆皮,“娘亲,我爷有说寻到学堂了么?”
  郑月娥洗米的手掌停了下,叹口气儿道,“人家一听女儿亦要去学堂压根不收,直道女人无才便是德,你爷今儿跑了很多学堂,可没一家乐意收的!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先要大宝上罢,五妞……要大宝晚间回来教罢……诶,如果咱村中有个秀才便好啦……”
  郑月娥笑了下,“打从老秀才死了,你乡长爷家中那二儿子走出这山沟沟,哪儿还有个会读书的……原来觉得大栓是个读书的料,很遗憾了……”
  余小葵笑了下,“300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谁说唯有做官才可以出息,那黄毛小子好生学武,未来考个状元也并非不可能,兴许还可当个将军啥的呢,呵呵……”
  “你且倒是对那黄毛小子挺有信心!只是,他呀,状不状元把不将军娘是不论了,他便好生长大便可啦!”
  撇了一眼,有句吞到了肚儿中没说,状元啥?旁的到时把你给丢啦!抑或再娶了旁的女人,你咋办?
  余小葵心有些虚,说大栓干嘛,抬眸看她娘一眼,不要的搞个私定终身,被奶奶我晓的了再骂她不守妇道,因此便不再讲话,暗忖少说少错,不讲不错,向后在大栓此谈资话题上,还是少吭声为妙!
  各怀心思的母女俩便没再讲话,一个烧饭,一个削土豆皮……
  大宝上了学堂,每日里由余美恒赶着马拉车接他送他,余敬恒跟郑月娥便下地干活,偶然的余敬恒还去走趟镖啥的,仅是每一回全都是高开心兴的去了,有一些沉焖的回来啦。
  余小葵看在眼眸中,心中却在偷笑,爷,如此的镖,你还乐意走多长时候?
  展眼稻米种到了田中,盯着稻田中一水笔直的稻秧子,余小葵的眼眸中全都是笑容。
  侯大伯娘那面上乐的跟九月的菊花一般,“翠花呀,你说现年我家这田会否多打些稻米出来?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安心罢大伯娘,只须摁时把死掉的稻秧子给补齐了,现年的产量指定比往年高!向后会更高!”
  “那便好那便那!”
  侯大伯娘直点头,盯着绿幽幽又不缺水的稻米,眼眸中满当当全都是笑容,现年多打些稻米隔年便可以给大儿子娶媳妇儿了……
  余小葵仅是笑着,去年她便在看这一些水稻,现年她想行动啦!
  曾经袁隆平做杂交稻,用了十几20年。学农的,哪一个不晓的这当中的心酸,余小葵盯着这一些水稻,盯着这一些乡民,她拥有了人家的科研观念,可她也晓的,想实施杂交却并不那般容易!
  可不试试,她非常不甘心!
  去年时,她便已然看见这一些稻米非常乱,在开稻花时,啥系种的皆有,因此相对于当初袁隆平的科研,她作起来应当会方便非常多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