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4章 厚积

第134章 厚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忽然看见吴青岸怀中那小孩,看见胡娇恒被打,眼眸中露出了喜色,余小葵不解,仔细的瞧着他。
  由于余小葵一是辈份儿小,二即便是乡长,亦不可以啥事儿全都管罢,因此她实际上跟吴青岸父子一般,全都坐在角落中,自然看那小孩的表情便非常清晰,眼神下移,忽然看见那男孩儿的颈子上,在衣裳下,居然隐隐窜着於痕!
  似是被掐被拧的一般!
  由于吕金凤长的短粗胖,把精瘦的胡娇恒骑在了身底下,即是一顿打,最终还是余祖恒给她抱起,俩女人才消停啦!
  而从始自终,那吴青岸全都没动一下。
  胡娇恒爬起,转头瞠了一眼吴青岸,“郎君你亦不帮帮我……”
  吴青岸站起,慢悠忽然从怀中拿出一张纸递到了魏氏的跟前,“娘亲,这是我最终叫你一声娘!”
  魏氏本来由于太爷去了,一直悲伤,无精打采的,忽然听见吴青岸的话,瞠着一对眼眸直怔怔的盯着他,“姑爷,你这是啥意思?”
  吴青岸双掌抱拳,“我休了她!”
  那话讲的极轻极轻,轻的好像在低呐,轻的令人心底发寒!
  胡娇恒听见他的话傻啦一般,眨了几下眼眸,忙跑过来,拽了一把吴青岸,“郎君我们归家,向后我全全都不会再回母家啦!”
  吴青岸盯着她,眼底一片冰冷,一点一点抽出自个儿的衣袖,“休书给了你娘亲,自此我们再无瓜葛!”
  “咂咂咂!方才还说丽丽被休,这还真真是现世报,原来并非不报,仅是时候未到罢啦!”鲍氏全不留情的讲道。
  可胡娇恒却没跟她吵,她仅是满面哀求的盯着吴青岸,摇着头,“咱说好的,咱说好的……”
  至于说好的啥,没人晓的!
  吴青岸闭了下眼眸,忽然一把扯开身侧小孩的衣裳,所有的人忽然一怔!
  可当眼神搁在吴苏伦这小孩身上时,下意识地缩了缩肩头!
  余小葵的心,刹那间痛到了底!
  吴苏伦的身上,已然不可以用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来描述了。
  烫伤,划伤,鞭伤,那一些掐、拧在这一些跟前变的太轻太轻,余小葵盯着那窜着血泡的烫伤,泪水一刹那间流下,怨不得他看见胡娇恒被打眼眸中会露出笑容来,这小孩这是被胡娇恒虐了多长时候呀?
  余美恒那心软的一刹那间便把吴苏伦给抱住了,“上苍呀,谁如此狠心,这这……快快,这的上药……”
  她那泛烂的母爱,要她全不保留的面对这一直凉凉的小孩!
  人心换人心,吴苏伦的眼眸中忽然浮现了水花,可那他却是忍着,即是没要它掉下来。
  他不痛么,他痛的麻木了罢啦!
  即便鲍氏那般小肚鸡肠的人,也紧忙去拿药柜,这还是由于太爷长年生病,因此自然而然地家中便多少的配了些药,可拿来以后才发觉,这药柜里没一种药可以用在他的身上!
  此刻,门边余五妞走入,一进来便道,“娘亲,你快些归家,六妞把长姐绊倒,俩一块跌……哇……”余五妞个爱哭鬼,刚好看见吴苏伦满身的伤,霎时吓哭啦!
  吴青岸啥全都没说,从余美恒的怀中把吴苏伦拉出来,把他的衣裳提一提,旋身对着诸人行了一礼扯着吴苏伦走啦!
  胡娇恒哪儿还管啥红包不红包,跟在后边便追出,边还可听见她不断哀求的声响……
  “造孽呀……”魏氏叫了一声,“嗵”的一下晕去。
  “娘!”余美恒忙爬到炕床上,郑月娥也罢,吕金凤也罢,几个便忙活起老夫人来啦!
  老夫人是醒了,坐在炕床上使劲儿的垂打着她自个儿,边打边哭,“做孽呀!我一一生要强,说咋着便咋着,谁不听我的,我便骂便打,我晓的村儿中的人全都说我不讲理儿,可我讲理儿有啥用……唔唔……可我再狠,我也是没去揍人家的小孩呀……”
  余小葵忽然有些讽笑,她还觉的她有理啦!
  “老夫人,实际上这儿本没我讲话的份儿,我仅是站立在客观的角度上来说几句。你讲的对,这所有全都是你造成的!如果不是你的贪心,王常禄不会为讨你欢心上山,他不上山便不会死,太爷亦不会瘫!再说,你没去打旁人,可你对自个儿亲生女儿却可以下了狠心,那胡娇恒一小便把所有的所有全都看在眼眸中,现而今对那不是亲生下手又怎会犹疑?”
  一句,要魏氏的泪水一刹那间便憋回,她怔怔的盯着余小葵,随即转头去看余美恒,兀地发觉,她居然有一些不大认识这女儿啦!
  “我大伯娘再泼,可余丽丽受一丁点委曲,全都要十倍百倍讨回来,可你却由于2两银两,对我大姑妈不论不问,好生的一条腿被打折了,你这当娘的也由于怕人家要那俩钱而缄默再缄默!再反过来,没你的这类作为,胡娇恒会对那小孩下死手么?你现而今来哭有啥用,你便生了如此俩女儿,一个被和平离异一个被休,你老余太太还想不想在村儿中抬眸了?”
  魏氏眨着眼眸,忽然一个激灵,伸掌拨拉开几人,紧忙下地,跻拉个鞋便向外跑边跑边道,“老大老三老四,给我.操家伙儿儿,万家不可以便如此休了娇恒!”
  郑月娥瞧了余小葵一眼,“你说此话是啥意思?”
  “没啥,即便是万家要休了胡娇恒,可亦不可以如此简单,到底那胡娇恒要是被休,下场唯有死路一条!”
  余小葵讲话即黑又直,到底胡娇恒同余美恒不一般,余美恒回来诸人可怜她,胡娇恒回来,便的被唾沫湮死,更莫要说没谁乐意收留她!
  她方才的话也即是告诉魏氏,你一一生不讲理儿不讲情,毁掉个不讲还要再毁一个么,还紧忙拿出你的能耐,咋着亦要保住胡娇恒呀!
  自然了,胡娇恒最终会否被真真的休弃,余小葵觉的跟她没关系!
  余五妞扯了扯她,“四姐,那人是谁,他身上怎会有那般多的伤?”
  余小葵把手搭她肩头上,“那即是一个可怜的小孩罢啦!”
  余五妞便一直盯着门边,小脑袋里想啥,却没人晓的!
  老余家的日子摁部便班的过着,虽然平淡可却从没少过欢声笑语!
  余小葵盯着那已然快开了的骨朵,面上便扬起了深深的笑意!
  实际上蒲韵甯拿给余小葵的这一些种儿真心没啥贵重的品种,全都是非经常见的普通花。
  估摸那蒲当家也觉的她一个小小孩,想要便随便给搞了些,横竖你托我,我给办了,至遂啥花,他可不论啦!
  而余小葵也是没愁,如此的更好,好伺搞!
  “翠花,全都装好啦……”梁二姐手掌中提着小锄子,面上扬着笑,叫着余小葵。
  余小葵转头,那一面的花,已然移到了见方十寸左右宽口的翠花盆中,整整齐齐的搁在一则!
  点了头,“明日一早你跟我一块进城!”
  梁二姐脸便红了下,“我,我便不去了……”
  余小葵伸掌拍了下她,“进城诶,你没听老三日天嚷嚷着么,你便不心动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