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4章 厚积

第134章 厚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梁二姐小脸蛋儿微红,“我自然而然也会心动,可……我还是不要去了……”
  余小葵收回嫩手,盯着她满面细心:“梁二姐,人不分高低贵践,倘若你自个儿全都瞧不起自个儿,那般旁人自然便瞧不起你,再说你梁二姐差哪?自个儿挣钱丰衣足食,不要人行么?”
  梁二姐咧嘴儿,垂头盯着自个儿的一对露了脚丫儿的鞋,“翠花,我不是怕旁人瞧不起我,我,我是怕我跟你出去,给你面上抹黑!”
  余小葵自然看的到她那出来透风的小脚丫,“我全全都不怕你怕啥,恰好,这也快到端阳节了,孔大伯的祭日,你不的进城去买一些东西么,并且大吴天的,不的给你娘亲你弟买身新衣裳么。”
  梁二姐咬着下鲜唇,她们家还欠着旁人的钱,她跟她娘几近是一个铜钱捭两半的花,而对于新衣裳,她当然是喜欢,可,这时候,真不是她乱花钱时!
  只是,爷的祭日快到了,的确是要买一些祭品,再想一下这一年来,余家对自个儿的帮助,梁二姐咬了下唇,盯着余小葵,终归她还是点了头,“好!”
  余小葵便笑,“告诉张伯关好围栏,拾掇拾掇跟工人下山罢!”
  梁二姐点头,“恩,我晓的啦!”
  余小葵便先半步下山。
  可另一面山上,余丽丽拾掇着新盖屋子的小院,虽然非常累,可她心中却非常舒坦。
  “丽丽,归家啦!”
  有工人大婶子从山上下来,叫着余丽丽。
  “诶,你们先下去罢,这一些土,我给填平了的……”余丽丽转头,面上挂着笑,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,应了下!
  “那好,天晚了,你早些下去……”
  几个大婶子边说着边下了山,而余丽丽继续填那院儿!
  余小葵这果山雇了五个大婶子,由余丽丽带着,花莆雇了五个由梁二姐带着,只不过还多了个看门老汉张伯!
  郑月娥不明白余小葵为啥要雇人,先前,她觉的她们一诸人人累一点,两头跑着便可以,可那妮子说啥,不可以打乱自个儿家人的生活,也即是说,她那山上便不必她去操心了,可盯着她每个月向外拿银两,她那心痛呀,结果这妮子还乐呵呵的,说这叫前期投资!
  好罢,郑月娥默叹,她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!
  因此,郑月娥这向后便非常少往山上跑!
  余丽丽填平了院儿,进屋儿中去洗手,却忽然听见‘沙沙沙’极轻的步伐声!
  谁来啦么?眉峰微挑,“翠花么?”
  门边便被阴影罩住。
  余丽丽的心一刹那间跳的飞疾,这身形可不是翠花那小身段儿能做的出来的!
  可她却并没转头,双掌捉住了盆沿,边道,“翠花,不要想吓虎我……”
  轻松的口气,却转刹那间提起手掌中的盆,对着背后的人影儿,扔出!
  连盆带水,径直扬了来人满身。
  余丽丽后退半步抵在墙上,拨出腰际的匕首,攥在跟前!
  那向湛温有一些惊呆的盯着她,随即挑起了唇角,抹去脑穴上的水,半步半步向她走来,“嫂嫂,我好想你……”
  “你你你滚开!”
  余丽丽身上的汗毛全部站起,看见他,她便可以想到她的不堪,要她从新建立起来的自信刹那间崩塌!
  往日对余小葵的算计,不要人对她的算计,要她双腿发软,更无力攥住手掌中的匕首,面色惨白,她骇怕啦!
  “嫂嫂,你忘记了那夜,你在我身底下是如何的宛转承欢,你忘记了你浪荡的叫声,你忘记了么……”向湛温站立在她的跟前半步远,双眸肆虐的盯着她,突然发觉,现而今虽然是满身村姑妆扮,可却更多了一份儿韵味儿!
  “不要不要,你不要再讲了,不要再讲了,我求你,你求你快些离开,先前的余丽丽已然死了死了……不要再来找我了……”
  “咂咂咂……终究你还是落单啦!你晓的么,我可等了许久,才等到今儿这契机……”向湛温捏上她的手掌,拿过那小巧的匕首,冷嗤一下,“这玩意儿你拿跟不拿又有啥用,再说咱可老夫老妻……”
  向湛温的鼻子便贴上了余丽丽的颈子,深深的吸了口气儿,“好香!只是,嫂嫂,你有没觉的身体发软,全身无力,更为燥热难耐……”
  余丽丽那早即没了血色的面庞,此刻却由于他的靠近而红潮满面,双眸现出迷离,可她的双掌却死死的抓着自个儿的衣裳,“向湛温,你,你又对我下药……”
  “是呀,这多好,你情我愿的……”
  兴许这便叫不怕贼偷便怕贼惦记。
  余小葵对余丽丽的千叮万嘱,此刻也全无作用。
  余丽丽无泪看苍天,她那不堪的名誉,这是由于翠花,她从新要村中的人接纳了,可这一回呢……
  向湛温把余丽丽的衣裳脱的只余下里边的一件肚兜,一对野狼抓摸上了她的肩头,“虽然这脸被风吹的粗了些,可这身体却还是如此的细白,嫂嫂,你做啥村姑嘛,实际上你骨子中即是个践货,又何必去装烈女……”
  向湛温放肆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走,药效要余丽丽的身体软成了一堆泥,可强大的理智,却要她脑袋极清醒,双掌无力的推着他,可那力道,却要向湛温受用至极,“嫂嫂,我便说,你是个践人罢,这便挺不住了么……”
  “你,你滚开,不要碰我……”软哒哒的声响,一点说服力全都没!
  “是不要碰你还是要我紧狠的碰你……”向湛温紧狠地捏了她一把。
  余丽丽受痛,嫩手挥去,却被向湛温轻巧的攥住,往边上一甩,“不要如此倔……还是你的身子诚实……”
  余丽丽被扔掉的手掌,碰到了绑在脚腕上的另一把匕首,心中一动,倘若她要死,那她铁定扯着他陪葬!
  把匕首抽出,却是偷偷的刺在了自个儿的大腿上,那痛,要她的泪水流下,可却也恢复了些气力,她只晓的,这匕首兴许能救的了她,因此不论哪儿便捅去!
  那小匕首,刹那间刺入了向湛温的肚儿!
  “呀……践人!”
  向湛温一受痛,自然向边上躲去,那匕首本便不长,亦无非是划伤了他而以!
  气的他一耳刮子扇在了余丽丽的面上。
  “我本不想用强的,既然你想玩这,那好,我今儿便搞死你……”
  “我跟你拼命!”余丽丽手掌中死死的捏着匕首,不论不顾,好像耗尽了全身的气力,向向湛温刺去。
  向湛温不屑的笑了下,眼眸中露出讥讽!
  “你这骚.货,爷我今儿不搞死你,爷我跟你姓……”
  莫要说余丽丽一个女人,本身不没向湛温的气力大,现而今又给他下了药,向湛温耍着胡青便像猫戏耗子一般,玩够了便想拆吃入腹。
  可向湛温却倏地瞠大了双眸,定在那儿不动啦!心间大惊,见鬼了不成?为啥他的身体动不了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