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6章 沉水

第136章 沉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先前上中学时,学校后边即是山,结果那山被同学们起了个名儿,叫‘拍托山’!
  搞的单身的男女全都不敢往那山上走啦!
  靠,那‘拍托’两字还是从港片中学来的!
  抬眸瞧了瞧即刻转黑的天,余小葵道,“大栓,天黑了咱别上山了……”
  “你怕了?”
  “我怕啥,我……你不要用激把法,我跟你说,即便是那日我应下来啦,可,你黄毛小子的记的,我们现而今冲其量也即是谈个恋爱早个恋罢了,因此你还在我的考察期内!”余小葵突然发觉,此话讲的太对了,她也即是玩个早恋,自然,是相对余翠花这小身段儿讲的。
  大栓眉峰微蹙,他咋听着这感觉不对呢?
  只是,他当没听见,因此直问她,“你老躲着我做啥?”
  大栓扯着她的手掌不放松,心中直念着,这手摸着真舒适!软哒哒的仿佛没骨头一般!
  余小葵道,“我不躲着你能行么?亦不瞧瞧你那对眸睛,你一瞧见我你便笑,你笑啥?”
  大栓眨巴眼,“我没笑呀!”
  “咋没笑,你那眼眸全都要快笑没啦!向后看见我,你的离我远一点!”
  余小葵下令!
  “那可不可以,我离你远了,我不舒适!”
  “诶呀,这便不听话了,你不是说全都的听我的么……”
  “啥全都行,即是这不可以……咦?”忽然大栓眉峰蹙起,“你有没嗅到啥味儿儿?”
  大栓的鼻子特别灵,一阵风吹下来,他的鼻子便动了动,他咋嗅到了一股血腥味儿?
  余小葵闻闻,“没呀?”
  罗大栓摇头,“不对,翠花,我嗅到了血的味儿儿……”
  讲完啦话,扯着她便往山上走去!
  忽然余小葵满面正色,血?
  忽然生起了一股不安!
  反扯上罗大栓的手掌,“快走,上去瞧瞧……”
  半山腰新盖的屋子,门敞着,可血的味儿儿却是从里边传出!
  余小葵身体一激灵,便要往里钻,却被大栓拽回,护在了背后,边道,“我来!”
  大栓的声响轻轻的,把余小葵拉在背后,俩半步半步走向新屋子!
  由于天儿几近全黑了,因此屋儿中的情景瞧不清晰,罗大栓仔细的听了又听,发觉并没任何气息,才从怀中拿出火折子,照亮屋儿,除却一面塌了的墙面便唯有一地的血跟撕碎的衣裳!
  余小葵自然而然也看见这一些,而她更看得出这是余丽丽的衣裳!
  “余丽丽出事了……”
  盯着散落地下的两把匕首,余小葵的面庞忽然冷下。
  罗大栓瞧了瞧墙面,“翠花,这墙是被硬生生打坏的,还有,这地下散乱的印子,这屋儿先前铁定最少有仨人出现!”
  这还要谢谢余丽丽扔出的那盆水,湿了地面余下了痕迹!
  余小葵旋身向外跑,“我管不了那般多,快些找人,我祈祷,余丽丽最好不要出现意外,否则,我不会放过我自个儿……”
  “翠花……”
  大栓拉她入怀中,抱紧了她,“先不要慌,家中没传出讯息,亦不见的便不是好讯息,咱称找找……咦……”
  大栓眼尖的看见门边掉下的一个纸包,只不过却已被血染血!
  “翠花,你瞧……”
  盯着那张血纸,余小葵不懂。
  她不是侦探,也是没学过心中学,她仅是一个一般的大学生,毕业后当个一般的农民,遇着这事儿,可以有她现而今的沉静已然不错啦,哪儿又可以从中分析出啥!
  “翠花,我觉的你长姐应当没事儿,有的怕是旁的事儿,咱找找……”
  大栓随着闾丘一年的时候里学了很多先前不晓的亦不明白的玩意儿,此刻的他,居然有一些莫明的兴奋!
  手掌中这包纸,指定包过旁的玩意儿,这是由于这山上仅是翠花种果树的,莫明的出现一张纸,不令他去想全都难!
  因着,大栓的沉静,亦要余小葵多少的静下了心。
  是呀,这山上出现一张纸非常不对!
  上苍,应当不会是余丽丽遭人下药了罢,而后分尸……
  “翠花,咱走,咱去瀑布!”
  “为啥……”
  “不论是啥药,村儿中一如继往,没啥人出现,那铁定还在附近,便务必要找水才可以,快……”
  大栓扯着她,俩人向瀑布奔去!
  ……
  不知过了多长时候,余丽丽只觉的身体要散了架子,而此刻身上的热度也退下,她晓的情药已然解了,盯着全身湿透的男人,余丽丽缩在水中,一点一点向后退去……
  她是生了求死的心,当日被沉塘,她怕,她不想死,可现而今……
  余丽丽摇了一下头,若有来世,她再不去伤害旁人,她要做一个实确实在,踏踏实实的好人……
  默默的沉入水中,那类窒息要她觉的胸腑好疼好疼……
  任豹子只一个转头那女的便不见了,想也晓的她是沉到了水中,可天黑,也瞧不清晰,大掌便在手掌中捞着,“女人,你要敢死,即是地狱,我任豹子也把你抓上来……”
  任豹子,原来他叫任豹子……
  余丽丽脸含微笑,一咧嘴‘乎噜’水便呛进了口中……
  听见声响,任豹子身体一跃,一把便把余丽丽给捞上!
  足下一点,俩落在了地下!
  “不准死,给我瞠开眼眸!”
  任豹子暗忖,你便如此夺了我的清白,却想一死了之,这世间怎会有如此便宜的事!
  双掌压在余丽丽的心口,余丽丽痛的张口,“我我我只呛了口水……”
  任豹子傻怔怔停下那儿手下的触感是那般的柔软……
  忽然耳朵一动,一把捞起余丽丽,俩便跃到了树上!
  “不准讲话!”
  余丽丽不晓的他要干嘛,可自个儿也的确不敢吭声,这是由于身上几近没穿衣裳!
  大栓扯着余小葵俩来至瀑布,大栓手掌中的火折子再回打开,双眸刹那间停在方才俩人待过的地儿!
  “翠花……”
  大栓叫了下,余小葵便站立在任豹子他们那棵树下,自然而然也看见了那一摊儿水迹!并且不远处还有一件黑色的衣裳……
  她的心思也迅疾的转着,几近是跟大栓一块想到了啥,余小葵向边上迅疾撤去,而大栓却是拣起地下的大栓扔到了树上!
  任豹子想躲过非常容易可余丽丽一介妇孺,咋躲?
  逼不的以,接住打在余丽丽面门边的大栓任豹子跳下。
  “是你!”
  余小葵惊的下颌全都要快掉下来啦,她对任豹子唯有个印象,狂妄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