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39章 佑母

第139章 佑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梁二姐傻傻啦,跟个雕像一般促在那中。
  马六英穿上新衣裳走出来,叫了一声梁二姐,“娟子,你瞧……”
  很遗憾梁二姐还促在那中。
  马六英走来过,“发啥呆呢?这裙子摸着手感真好……5两七钱……是啥?”
  字识的不多,可钱还是认的!
  梁二姐回神,“娘亲,翠花送我的这条裙子,这上边写着价钱是5两七,行行行贵呀!”
  马六英眨巴眼,“5两7钱?呀……”一个没站稳,坐下,得亏是坐到了炕床上,“这是啥裙子,如此贵?”
  “我亦不晓的,先前瞧她给那老板1两多,我便非常抱歉了,可现而今才晓的,那仅是一个成本价,这裙子我不可以留,太贵重了……”
  “是呀是呀,咱欠人家翠花的钱还未还呢,哪儿能收如此贵礼品,快快去还给人家……”马六英忙把裙子给包好,推着梁二姐出门。
  虽然说把裕多活着时,他们一家四口日子过的还不错,可也是没见着过如此贵的衣裳呀!
  梁二姐抱着裙子便往余小葵明家中跑,跑到老侯家门边时,亦不晓的咋了,脚下一绊,眼看便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,不想被一条胳臂抱住,而后那人忙后退一阔步!
  梁二姐抬眸,却见侯家老三钱洪贵满面羞赧的立在那中。
  “你没事儿罢?”钱洪贵问出口。
  梁二姐急着去余小葵那中,因此摇了下头,“钱三哥,我没事儿,感谢你!”
  因着钱洪贵时而的去余小葵那山上打点零工,跟梁二姐到是熟悉,因此梁二姐也是没觉的咋着。
  钱洪贵忙摇头,“谢啥,仅是你慢着些……”
  梁二姐点头,可她太心急,仍旧抬腿跑了。展眼便拐进了老余家的院中。
  可钱洪贵只觉的这一对手烫不晓的要往哪儿放,眼神一撇,便看见地下掉下了一只小巧的耳环!
  把它拣起来,又想到方才抱住梁二姐时那少女的芳香跟软柔,一时候,即便耳根儿全都红起。
  院中的侯大伯娘,那面上可乐开了花,好巧不巧方才那一幕,恰好落在了她的眼眸中。
  走出来一耳刮子拍在她那傻儿子的身上,把她儿子还吓了个抖索,仅是她儿子却是忙把手背到了背后,侯大伯娘撇嘴儿,“想媳妇儿了?”
  “娘亲,你,你,你说啥呢?”
  钱洪贵满面抹不开,而后便跑了。
  侯大伯娘盯着他的身形再想到梁二姐,叹息,那是个好女儿呀,即是命苦了些,那梁二姐孝敬的劲呀,干活的劲呀,全村的人全都看在眼眸中,侯大伯娘叹息,如果不是翠花,梁家的日子难混呀!
  仅是,看她儿子方才的模样……十七了,一直不晓的相哪家的女儿好,现而今想来,她的去找媒人上门啦!
  而此刻的余小葵正听着余熹国诉说这一日余丽丽全都在干嘛呢!
  可要余小葵没料到的是余丽丽居然便坐在家中,坐在她的炕床上,整整一日!
  好家伙儿儿,便一再嫁居然要她踌躇成这模样!
  此刻梁二姐跑入,“翠花翠花……”
  余小葵起身,“咋了,如此慌张?”
  梁二姐跑的面色通红,把手掌中的包裹一把塞她手中,“太太太贵重了,我,我不可以收!”
  余小葵眉峰揪着,自是明白她看见了那标价!
  扯过梁二姐的手掌,把包裹又放回,“梁二姐,你在我家干活也是有快一年的时候了,我是啥人你不晓的么,我说送你,你便留着……你值这价,我才买来给你,要是你不值,我又怎会买?”
  “可,可好贵……”
  梁二姐急的眼眸全都要流下来啦!
  “如此说罢,我这是收买你,收买你向后继续为我出力,你明白了罢,因此,你收着,这算作是你的福利了,咱好生干,向后我保准比这还要好的裙子你全都可以穿到身上!”
  梁二姐更不懂了,她收买自个儿做啥呢?
  “不要想了,今儿咱的任务完成的不错的,相信我,咱的花非常快便要开变卖掉,你的活也便多了,向后呢,我亦不铁定能日日往城中跑,这送花的活计,便的由你来作,未来,兴许便在不久的几日后,进城便仅是你自个儿了……”
  梁二姐瞠大眼眸,“我我哪儿行,我不会跟城中人打交道,再说,即便是我出去干活,可亦不可以穿这裙子呀,不要的糟蹋了……”
  “呵呵……安心罢,这裙子你必会有场合穿的,亦不会糟蹋!”余小葵把梁二姐送出去,梁二姐迷迷乎乎的抱着裙子又回了家!
  这边儿梁二姐刚走,那边余熹国像头小兽一般冲入,恰好撞在余小葵的身上,若非余小葵腿快后移了俩步,保准被这崽子撞个大腚墩!
  “上苍,余熹国,你跑个啥劲?”余小葵揉着肚儿,这崽子的脑袋真硬!
  余熹国却是伸掌抓上她,“快些去我家,出大事了……”
  余小葵一抖索,莫非便如此一会子余丽丽她……
  而后即是余小葵反扯着余熹国跑,一口气儿跑进了院儿,“余丽丽余丽丽,你如果敢……”寻短见……
  下边的话却由于看见任豹子,硬憋回,那感觉……真他妈的不爽!
  “你怎在这?”
  盯着任豹子提的四彩礼,边上还带着一人,余小葵细看却是官媒粗使婆子!而余小葵问出口的话亦不必他答了,唇角一扬,笑起,路过他身侧,轻声道,“算你识相!”
  大伯娘一瞧见她,紧忙拉来,“翠花,你可来啦,他他……我们不识的他呀,可,他却带着官媒说要迎娶你长姐,这这简直是说笑……”
  余小葵便道,“大伯娘没事儿……”
  转头看任豹子,“你想求娶我家姐姐,可带了诚意?”
  任豹子瞠她,“自然!”
  暗忖,我把官媒粗使婆子全都带来啦,你还问这一些废话做啥?
  余小葵又道,“任豹子,我余家女人,不官是哪一个,也全都是家中的宝,因此,你要想娶,那般你可能做到这一生只爱她一个人?只须她一个?不会要她受委曲?”
  任豹子暗忖,你咋那般多的废话!可他却是点了头!
  吕金凤听的心砰砰直跳,这是如何个意思,翠花识的这男人,还这样问,是觉的丽丽可嫁他?
  可这人究居然是谁呀,她瞧着亦不似是个好人呀,冷冰冰的,感觉要是不对他心思,他全都可以揍人,不不,杀了皆有可能!
  吕金凤便缩了下肩头,想打断余小葵的话,可余小葵却反攥了攥她的手掌,吕金凤只可以住口!
  余小葵再道,“在我们答应先前,有一件事儿要官媒粗使婆子明白,也算作是作个见证,这是由于我家姐姐先前遇人不淑,遭人算计又被婆家休弃,任豹子,你可在意?不在意,我们才可以考虑这门亲事!”
  那官媒粗使婆子也怔一下,随即点头表示明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