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42章 私灵

第142章 私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可余小葵却觉的奇怪,同样处于变声期,为啥她觉的大栓的声响那般好听呢?
  即便是当初的易宝峦,施定连,蒲韵甯亦不似这般破锣声呀!
  “我是东家。你这般来闹是为哪般?”余小葵凉凉清清的。
  只不过周边这一些人多半全都识的她,“水利车娘子”,华吴郡下属村儿中最小的乡长,还是一位女人,前二年余翠花的名号,经常被老平头百姓们津津乐道,仅是近二年,诸人逐渐习惯了,也便不讲啦!
  那黄毛小子唇角一挑,“退钱,这是酒么,淡出鸟来啦……”
  “东家,我全全都跟他讲了,这梅子酒不适合他吃,他却不听,非要买,而后又来闹……”
  余小葵点头,随即似笑非笑的盯着他,盯着盯着,忽然觉的他的面庞孔有一些熟悉,双眸一刹那间瞄到了他腰际的一条软鞭上,余小葵双眸忽然一狭,死黄毛小子,你逃了六年了,今儿回来便来找茬,当初你伤了大栓,拽坏我衣裳,这笔账咱今儿个便好生的算一算!
  “蒲韵寅,蒲二公子,你离开华吴郡六年了,说是由嫡母调教,咋着,六年的时候,便调教出你现而今这样子?是非不分,人话不懂?”
  蒲韵寅刹那间瞠大了眼眸,他今儿才回来,终究算作是脱离了苦海,可这妮子是谁咋识的自个儿?
  “亨,当初的账,我想我们也应当算一算了罢,你一藤条打伤了大栓,又扯坏我的衣裳,而你说跑便跑,黄毛小子,你行呀!”余小葵边说边向他走来。
  蒲韵寅张着嘴儿,伸手指头着她,“你你你是那臭妮子……”
  在他的心中,余小葵永远是那绑着一条辫子的庄户野妮子,这冷不丁看见一位小美人,他咋可能跟记忆中的影儿重合在一块?
  “呵,你偷跑出来买酒吃的罢!你说,要是你爷晓的了,你会否挨揍?”余小葵笑的像一只狐狸。
  蒲韵寅却是挺直了身体,“我才不是偷吃,再说,便你这酒,啥味儿呀,这是酒么……”
  “你眼眸长脚底儿下了么,没看见上头的牌子?这是果酒坊,即便你没文化,可这字面的意思你应当明白了罢?果酒即是浆果甜酒,浆果甜酒是养人怡人的,你说这酒味儿会有多浓烈?”
  余小葵的话要蒲韵寅觉的好没脸面,可他又寻不到回击的由头,脾性又燥,一时摸到了腰际的藤条,提起来便挥来。
  “死妮子,今儿我便打烂你的铺子,我令你欺人……”
  结果那藤条在半道便遭人捉住,忽然一使劲,这藤条便易了主。
  盯着落在跟前的罗大栓,余小葵直拍手,“好功夫!”
  罗大栓黝黑的面庞孔有些赧色,把余小葵往背后一护,“阁下是哪位?”
  “大栓大栓,你忘记了六年前咱去镖行,他打伤你的手掌……”
  罗大栓伸出一道疤的手掌掌,随即盯着蒲韵寅,“是你?”
  蒲韵寅晓的今儿他是讨不到益处的,可这脸面却是不可以丢,心口挺的直直的,“小爷今儿不跟你们计较,便你们这店,迟早闭门!亨!”
  “蒲韵寅,你当心被你爷打屁屁!”余小葵的话霎时惹的周边平头百姓一阵轰笑。
  蒲韵寅那脸一路红,气的他捏紧了拳头,真想撕了这死妮子!
  而此刻,蒲韵甯从人群外走入,在看见蒲韵寅时眉峰挑了下,而蒲韵寅,则像耗子见了猫一般,忽然低下了头,“大大哥!”
  “恩!”可蒲韵甯在未理会他,仅是盯着翠花,“明日中午,醉仙楼,你不要忘记啦!”
  “呵呵,不会,明日见!”
  蒲韵甯便点了头,瞧了一眼罗大栓,以后拽了下蒲韵寅便离开了这中。
  没啥热闹可看,周边的人也便离开了。
  余小葵拽了一把大栓,“你咋来啦?”
  亦不晓的这崽子是吃啥长大,才16岁,可这身高,起码在180以上,可自个儿,余小葵全都愁了,五妞全都比自个儿高了,为啥,自个儿长到大栓心口便不长了呢?估摸也便160!
  上一生如此高这一生莫非也如此高?
  只是,偷偷瞄了下自个儿的心口,还好,不是包子!
  也难为自个儿这5年来不是猪脚炖花生,即是香菇炖凤爪啦!搞的她娘一瞧她吃便翻白目。
  “我娘亲有一些咳,我来买点药……”
  “呀,罗婶儿咋了,严重么?”余小葵忙问着。
  大栓摇头,“没事儿,即是昨夜里受了凉。对了,你忙过了么,要不要一块归家?”
  “我忙过了,一块走罢!”
  余小葵转头对老板叮咛几句,以后从铺子中走出。
  余小葵跳上了马拉车,余三便坐到了车前,扬了小马鞭子,赶着马拉车,向外走。
  罗大栓抿嘴儿,骑马跟在了后边。
  他心中那憋气呀,这十个男人把他媳妇儿看的死死的,想单独相处一会子,搞的跟打伏一般,还的向外偷人!
  这不,出了城门,罗大栓便纵身一跃,跳到了马拉车上,去夺余三手掌中的马缰,而余三亦不是吃素的主儿,先前若非由于大栓手快接住了那藤条,他亦不会令人伤了他主人!这会子便跟大栓过起了招,只是,现现而今每每全都是余三落败!
  这回亦不例外,大栓把余三掀落马拉车,那余三足下一点,便落到了大栓骑来的那匹即刻啦!
  “噗,总如此玩,不累么?”余小葵推车门,随即也坐到了车前,实际上她极其不喜欢坐在车内,可没法儿子,愈大出来办事愈不方便,要顾及那名誉!
  大栓盯着她笑了下,“不累,不错的,即便师尊全都说我临敌的经验愈发的丰富啦!”
  “大栓,毛大人升迁啦!”余小葵淡淡的讲了一句。
  实际上余小葵是不大乐意要毛大人离开的,起码她跟他熟,有一些事儿,径直找他便非常方便,可换一个新任的郡守老爷,余小葵叹息,所有又要从头建立关系啦!
  罗大栓怔了下,“挺忽然的呀!”
  “是呀,太忽然啦!毛大人说,等新任的郡守老爷到了,交接完工作,他便携家眷要上任了,因此喜姐儿便说,明日中午想聚一下,你来不来?”
  罗大栓盯着她,“那是你的圈子,我去不大好罢……”
  余小葵耸一下肩,“有啥不好的!也并非不认识,对了,我跟你说呀,今儿离开官衙门时,我碰上一个人,是喜姐儿她三哥,那黄毛小子好木纳,满面正二八经,而后我便欺压了他一下,你不晓的,他那满面大便样,要多好笑便多好笑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