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44章 保主

第144章 保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大栓伸掌摁住她的嫩手在心口,“你不是说,这才是爷们儿应当有的身段儿么?”
  咳!余小葵想抽回手,这崽子愈大心眼儿愈多,并且自个儿对他的也愈来愈没抵抗力,手上是他掌心响起的热度,手下是他心口那滚烫的肌肤,手指头点点,“硬虽硬,可弹性还是好的……”
  “噗!”她在说啥?
  大栓邪气的挑起唇角,“安心,这身段儿我铁定保持住,这是由于你喜欢!”
  呀呀呀,她何时讲过她喜欢了,她木有讲过!
  不可以不可以,跟他纠缠在一块,她的大脑愈发的不可以思考,因此远离罗大栓即是远离危险!
  “我跟你呀,向后你还的离我再远点!这样好啦,向后在村儿中,你不准跟我讲话,我们当作不认识好啦……唔!”
  余小葵瞠大眼眸,这死子,跟谁学的,居然敢亲她!
  盯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儿,大栓想亲她好长了,可一直全都寻不到契机,今儿终究的尝所愿,管那三七二十一,挑起她的下颌,俯身便亲上!
  “唔唔唔……”死黄毛小子你胆肥啦!
  大栓却是伸着丁舌咻着她的红唇,盯着她双眸闪动过的怒意,只是,大栓的眼眸中却全是笑容,更为宠腻的一把把她抱起,身体一跃,俩便跳到了树上!
  一手把她紧梆梆的抱在怀中,一手托住她的后脑,半压在木枝儿上,吓的余小葵一动不敢动,任他为所欲为!
  大栓焖焖的笑了下,“有我在,你怕啥?”
  余小葵盯着他晶亮的双唇,黝黑的眸眼,伸掌抱着他的颈子,“死黄毛小子,跟谁学的,敢偷亲我!”
  大栓一笑,“我没偷亲,我正大光明的亲,至于跟谁学的,你说呢?”
  余小葵小脸蛋儿一红,好罢跟自个儿学的!
  这一些年一直全都是她在欺压他,没法儿子,自打决意要了这小嫩草后,她才发觉原来她有一棵好色的心。
  “那,你不觉的,如果亲的话,在这儿会有危险么,一旦掉下去……”实际上最要紧的是她不可以反被动为主动,她不会功夫呀!
  “不会呀,在这儿你才不会乱动呀!”罗大栓邪气一笑,“我想到这主意,想好长了……”
  话落,双唇再回覆上!
  余小葵不爽,莫非向后全都要被这崽子压的死死的!
  “呀,干嘛咬我?”唇上响起的痛意,要她瞠眼。
  大栓唇角一挑,“专心点!”
  “噗!”
  她快吐血啦!
  ……
  隔天余三赶车带着余小葵出了村儿,半道上,大栓把他打下去,才抢到跟余小葵单独在一块的契机!
  马拉车停在醉仙楼前,余小葵下了马拉车便听见了施波波的声响,“翠花……”
  却是施波波跟施定连俩一块走过来。
  “好巧!”余小葵笑了下,“我大姑妈怎样?”
  昨日施波波去旁人家做客,因此施定连回来带着余美恒回母家她不在,等到施定连回了家,施波波原来是想撒泼教训他的,可不想的知余美恒有孕的讯息,一时候,全家开心的恨不可以摘下天上的星星跟月亮送跟余美恒,更莫要说那施子龙了,先是惊的下颌险些掉到地下,后来是喜极而泣,抱着余美恒转了好几圈!
  施波波面上扬着笑,“娘非常好,今儿早晨起来时吐了一回,以后再没吐过!”
  全都说日久见人心,余美恒没嫁跟施子龙时,施波波便跟她的关系非常好,一分面是由于有余小葵的缘由,另一分面亦是由于余美恒对她跟对余小葵没差!
  因此,成婚后,她一开始亦是叫美姨,可有一回她生病,却是余美恒没日没夜的照盯着,病好啦,施波波径直改口了。
  “那便好,走咱进去罢!”余小葵挽上她的胳臂,俩人先走进。
  施定连仅是满身便装,对着罗大栓点了一下头,一对狐狸眼轻轻的狭着,伸掌拍了下他的肩,“你又长高了。”
  言外之意是说他是个小孩!
  罗大栓又岂会不明白!
  盯着他纤细的身体,并非非常热络,可亦不失礼貌,“施公子愈发的年青了。”
  施定连面色一僵,这崽子在说他老?
  而后俩在未讲话跟在俩小女人的背后进了店中!
  跑堂的自是识的余小葵,忙道,“三小姐来啦,快快里边请!”
  “恩,蒲大少来啦么?”
  “来啦来啦,即便那久不回华吴郡的二公子也一道来啦,噢,还有个女人,年岁跟你差不离,听二公子的口气儿,仿佛是蒲当家那素未谋面的女儿,幼薇小姐!”跑堂的像倒豆子一般,讲了一大串!
  余小葵点头,几人上了二楼。
  走进包间,果真真是蒲韵甯弟兄俩跟一俏丽的妮子坐在里边。
  “定连?”蒲韵甯惊的下颌险些掉下来,“你也回来啦?”
  施定连面露微笑,“你黄毛小子,便你自在!”
  “想死你啦!”蒲韵甯向前,跟他拥抱了下。
  几下随即落坐,蒲韵甯忙道,“跑堂的,上茶水!”
  便后盯着诸人,温侬的讲道,“幼薇,来,大哥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施捕头的公子跟女儿,而定连已然入仕做了官。这一位是陛下亲封的‘水利车娘子’余小葵,这一位是小葵的朋友,罗大栓!”
  蒲幼薇十二岁,一张奶娃面上挂着生疏的笑意,对每人全都客气的点着头。
  蒲韵甯又道,“这是家妹幼薇,第一回来华吴郡,向后诸人全都识的了,便全都是朋友啦!”
  话音一落,门边便冲进来一道绿色的身形,不是喜姐儿跟罗嘉钰又是谁!
  “韵甯,你来的好早呀!”
  喜姐儿来至蒲韵甯的身侧伸掌想挽上他的手掌臂,只很遗憾蒲韵甯却起背后退了半步,要她的双掌落了空!
  “噗,呵呵!喜姐儿,你咋还是那模样,总缠着我哥做啥?”蒲韵寅个二怔子,是全不客气的高声讥笑。
  喜姐儿这才看见包间中的人很多!
  面色有一些急,若非罗嘉钰在她背后顺势扯住她的手掌走至席位上坐下来,还真真是要她有一些下不来台!
  喜姐儿坐下来后瞠了蒲韵寅一眼,“跑了五六年,你还晓的回来呀!”
  蒲韵寅坐没个坐相,斜倚在木椅中,手掌中攥着一只茶杯左右摇着,“切,啥叫我跑了五六年?我仅是归家去住一段时候罢啦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