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48章 厚实

第148章 厚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侯郎中盯着她,又瞧了瞧施子龙,最终下咬牙,“那,那唯有我那死对头才可以搞的定啦!”
  余小葵讶异,“你还有个死对头?”
  侯老板道,“咋可能没呀,同行是冤家,更莫要说还是同门了,隔着两条街不是有个济生馆么,去找那姓马的女老板,她是妇科外科的高手,说实话,妇科方面,还真没啥是她不明白的!”
  施子龙给他道了谢,便跟余小葵前往济生馆。
  仅是隔着两条街,俩人怔是没寻到。在那街上快跑断了腿,最终还是问了个老叫花子,才寻到那所谓的济生馆!
  瞧着那招牌上如蚂蚁般大小的仨字,施子龙简直是啼笑皆非呀,“这老板……怨不得,这般多年我历来便没听讲过华吴郡还有如此一个济生馆!”
  余小葵也笑,“进去罢!”
  那根普通人家没两样的正门,被轻轻的一推便推开了。
  院中拾掇的到整齐干净,可却是凉凉清清的,即便着走过一道小门,还未及再往里走,便响起了一声声的焖亨。那类疼苦却还在极力忍受的感觉。
  施子龙即刻把余小葵给掩在背后,前方的门打开,一个满手是血的男人站立在那中,“干嘛的?”
  施子龙忙道,“打饶一下,请问马老板在么?”
  “你是要生小孩呀,还是要开刀取物呀?”
  听着这大嗓门儿,余小葵从施子龙后边探出了脑袋,发觉这男人个身不高,脸也黑黑的,只不过眼眸却非常有神!
  “不生小孩,亦不取物,仅是在下的太太怀有身孕……”
  “生时再来找我们罢!”
  那男人撩了背后的帘儿,回去啦!
  而这中央,那屋儿中的焖叫声便一向没断过,可想而这,这男人并非马老板,应当仅是一个帮手。
  余小葵道,“你等我下……”
  便往那窗边蹭去,结果余小葵险些吐了,她从未看见着过人家手术,更莫要说还是古时候的剖腹!
  面色煞白,半步半步蹭到施子龙边上,“抚我一把!”
  “里边在做啥?”施子龙眉峰紧蹙,他到底多年当差,盯着余小葵的模样,想也晓的里边必定不是啥好事!
  余小葵摇头,“没事儿,我缓一会子便好!”
  仅是暗忖,应当,要你心奇,不晓的心奇能杀死猫么!
  俩人像遭人钉在院中一般,直至屋儿中响起了叮嘱声,直至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走出,方才出来的那男人,背后又跟了个膀大腰圆的女人走出来,余小葵的面上才有了些血色!
  手术,那女的方才在做缝合,那血糊糊的,吓的余小葵直抖索!
  那男人看见俩人也为之一怔,“咋还在这?”
  以后对身侧的女人讲了一句,那女的点头便走上,瞧了一眼余小葵,“方才是你在偷看?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仅是心奇,马老板别见责!”
  “你的定力不错!”没料到那马老板却讲了如此一句,紧随着又道,“似的人早吓昏啦!”
  余小葵苦笑,“我吓的亦不轻呀!”
  马老板仅是笑了下,随即把身上的血衣脱下来扔给身侧的男人,盯着施子龙道,“你从哪听闻我这济生馆的?”
  “这……”施子龙想找一个合理的由头,可余小葵盯着这女的脑筋不像平掌人,便接过了话,“马老板,你也不要闲咱鲁莽,实话跟你说,是老侯介绍来的!”
  “亨,我一猜即是那家伙儿!指定是他搞不掂了,死老头儿,不信奶奶我亲,却还求着奶奶我!说说罢,是如何个状况?”
  施子龙忙道,“我家妻已然步入中年,前两日发觉有了仨月的身体,这又是头胎,因此我非常担忧,侯老板又说他对不懂妇科,因此才要我来找你,他说,倘若连你全都帮不了,那这华吴郡也便没人可以帮忙了……”
  “亨,算他这回没说错话。走罢,带我去瞧瞧孕妇的状况!”
  那女的撩了撩了衣裳,便先半步走出。
  给余美恒把了脉,又摸了下她的两跨,最终盯着她的瘸腿,她道,“你的年岁的确不小,只是,还不是最大的。好便得亏,你这身体看似娇弱,可却是吃的苦的,生这小孩对你而言,不会太难!这向后的日子,你只须记的,管住嘴迈开腿,这小孩便容易生下来啦!”
  余小葵险些笑喷了,“马老板,这不是减肥呀,这管住了嘴儿,那胎儿的营养能跟上去么?”
  “她年岁大了,这嘴管不住,会愈发的胖,这一发胖,生完啦想恢复可便不容易了,再一个,她吃的多小孩便会太大,如此大的年岁那不的捣腾死她呀,因此,只须正常饮食,另外在多活动活动,我铁定帮她把小孩顺利的生下来!”
  施子龙忙摸了银两,可这马老板却没收,“等生完小孩的罢!这中央,有事儿你去找我便可,我如果不在,你便在门下留个字条,表明是哪儿家,我回来便会撵过来!”
  把马老板送走,施子龙却眉峰不展,“翠花,这女的靠谱么,不可以,我看还是去鄂台城请个郎中罢……”
  余小葵道,“我觉的这女的倒还有两下子,再说去鄂台城请郎中不实际。”转头盯着余美恒,“大姑妈,你亦不必太过担忧,便像马老板讲的,没事儿你多走走,吃东西时,千万不要暴饮暴食便可。”
  余美恒自然明白这当中的理儿,直点头,“我必定会记的的,翠花,你不必挂着我呀,快快回去罢!”
  “恩,我这便走了,有事儿叫人捎信给我!”
  余小葵从施家出来,天儿已然偏黯了,余三扯着她径直回了织田河庄,可半道上居然遇见了个程咬金,看清晰这人,余小葵便有一些想笑!还是扬声大笑!
  “我说韵寅二公子,你老人家这是计划劫道?”
  看见站立在路中央,一幅不怀好心的蒲韵寅,余三便绷紧了身体,只是,被余小葵拦下。盯着蒲韵寅那扬的高高的头,那一幅不把任何人搁在眼眸中的气势,余小葵便觉的他还真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!
  记仇!记恨!
  蒲韵寅一张稚气未脱的奶娃面上,扬着自傲的笑意,扯开破锣喉咙,“死妮子,咱的账应当好生算算了……”
  “亦是呀,你扯坏我的衣裳,瞧了我的胳臂,话说,你何时为我负责?”余小葵的唇角扬的高高的,横竖归家亦不心急,逗逗这二怔子亦不错!最好是吓死他,吓的他再亦不敢出现而今自个儿跟前!
  蒲韵寅的双眸明显现出了不可置信,“你,你没毛病罢,你要我负责?”
  “蒲二公子,我为啥不要你负责呢,当初你可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我的衣袖扯掉的呢,莫非你忘记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