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51章 庇母

第151章 庇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便笑,对于戒指,余家的几个小孩全都晓的的,这是由于早早的余小葵跟她们讲故事时便讲过!因此,方才余若芳盯着易宝峦给她带,并没啥差异的表情,并且她眼眸中更多的是欣喜!
  盯着爷,余小葵道,“爷,娘在埋怨你呢!”
  余敬恒轻咳一下,“还不是你多事!”
  余小葵便笑,“呵呵,爷,给,进城去打一双,我相信,娘铁定开心的,恨不可以再给你生个娃出来!”
  “你这妮子,口无遮拦的……”
  可余敬恒却是推开了她手掌中的银钞,“爷有……”
  随即余敬恒走了,至于去哪儿了,听余大宝说,他爷进城了。
  吃过了晌饭,余小葵便跟郑月娥进城了。
  史玉蔻把俩人迎入,“妹子儿今儿咋有空跟翠花一同来啦?”
  郑月娥便道,“还不是那不省心的二妮子……”
  史玉蔻便有一些不大好心思的笑了下,“这事儿是我太自私了……”
  “没,是我没教好女儿,要她主意如此正……”
  “大妹妹,我史玉蔻是个寡妇,便如此一个儿子,二妮子是个精的,是个好的,我这私心便更重了,可我又怕委曲了她,到底我那儿子……”
  “史姐,你怕委曲了谁?”没料到,余若苗开门走入。
  仅是面色并非非常好,看见郑月娥余若苗怔了下,随即道,“娘亲,你咋来啦?”
  余小葵扯了下郑月娥,暗忖说几句便可了,不要忘记了今儿来的目的!
  郑月娥便瞠了她一眼,“你长姐的婚事定下来啦,我来给你长姐做嫁装!”
  “真真是恭喜啦!”史玉蔻忙道喜。
  郑月娥便起了一缕笑意,“史老板,有没现成的嫁装?”
  史玉蔻便道,“大妹妹,一会子我令咱们家绣花女撵过去,量了大妮子的身段儿,做出来的嫁装才好看,虽然时候紧了些,但我必定会给撵出来的!买现成的,尺寸不合宜的!”
  郑月娥忙道,“不要别别,那般太麻烦了,现成的便可,改一下腰身啥的,再说咱庄户女儿,不必讲究那般多,会令人家笑话的!”
  余小葵摇头,“娘亲,便摁史姐讲的罢,莫非你女儿出阁,你便不想要她嫁的好穿的好,成为全天下最好看的新娘子?到底头日还是小娘子,过了夜可便成人家的媳妇儿啦!”
  一句,把郑月娥跟史玉蔻全都给说笑了。
  余若苗眼神闪闪,向前挽着郑月娥,“娘亲,这嫁装我来监督裁制,只是钱嘛,你出!”
  郑月娥便伸掌点上她的脑袋,“数你能算计!”
  “我才没……”
  “余若苗,我跟你说,你不可以跟我去郡中,孤男寡女的,会毁掉你的名誉……”
  一道急急的声响从门边响起,而后一个美的冒泡的男人,满面疾色的滚着轮椅滑入!
  听着声响四个女人,便一块望过去。
  郑月娥晓的樊令晖是个残废,可她从未晓的,那樊令晖居然长的这般好看!施定连好看么,好看,可施定连跟樊令晖比,还是逊了几筹!可以讲,这樊令晖是她见着过最美的男人,美的她不晓的要用啥言语去描述!
  余小葵瞧了一眼傻掉的郑月娥,伸掌拽了她一下,失态呀失态!
  史玉蔻自是向前推过樊令晖,而樊令晖却由于看见陌生人,而有一些羞赧,非常礼貌的对着郑月娥双掌揖了下,便不再讲话。
  史玉蔻推着他来至郑月娥的跟前,“大妹妹,这是令晖,我唯一的儿子。”
  郑月娥便笑了下,“令晖长的好俊!”
  樊令晖耳根儿全都红了,垂头,谁亦不瞧。而余若苗便挑起嘴儿,她相中的男人,可以差了么?
  “娘!”余小葵有一些啼笑皆非!
  的,看起来余若苗那花痴的模样,必定是随了郑月娥啦!你瞧,先前郑月娥死活全都不令余若苗提起史玉蔻这儿子,现而今居然随着叫人家‘令晖’!
  郑月娥忙抱歉的对史玉蔻道,“史老板,那嫁装可便劳烦你啦!”
  只不过又没隐住的瞧了几眼樊令晖,暗忖,人家的小孩这是咋长的呢,自个儿家便一个儿子,可也是没看得出来未来会有多俊!
  诶,郑月娥诶,乃是否亦要瞧瞧人家的遗传基因?
  史玉蔻点头,“没问题,三日的时候太赶,这样,五日的时候,保准给你送一套过去!”
  郑月娥点头,余小葵道,“史姐,我带我娘亲先走了,还有一些东西要买,至于我三姐,她既是来学习的,有不对的地儿你便的管着,可不可以太惯着啦!”
  实际上此话也即是告诉余老三,你不是来玩的!
  史玉蔻又怎会听不明白,自是应下。
  余小葵扯着郑月娥买了被面,棉絮,首饰,包布等等东西回了村儿。
  道上有看见史玉蔻家的绣花女坐着马拉车往回赶,余小葵不的不叹着,史玉蔻做事还真真是干脆!
  回了家,郑月娥便叫了大伯娘吕氏过来帮忙。
  吕氏嫁了俩小娘子娶了个媳妇儿,有一些经验,便帮着郑月娥开始裁制棉被,又是对余若芳叮嘱着为人妻所要做的事儿,一时候余家且倒是忙开了。
  夜中,郑月娥是有一些兴奋的睡不着,翻来复去的。
  余敬恒好笑的坐起,“睡不着?”
  “恩,你说若芳这嫁了,接下来也即是二妮子了,二妮子再嫁了,即是三妮子了,便如此过去,一晃咱不便老了么?”郑月娥也坐起。
  余敬恒便笑,“还要有一些年头呢,不要想那般多,只是,你等我一下!”
  随即跳下了炕,没一会子端了个小桌子回来!
  桌子上放了浆果酒还有花生米,最要紧的是还有个燃着的红腊烛,“来,翠花说这叫烛光晚餐……”
  “噗嗤!”郑月娥笑了下,“哪家晚餐便一个花生米呀!”
  可话是如此说,郑月娥却是满面笑容的坐到了桌边。
  “媳妇儿,辛苦你了,咱吃一杯……”
  余敬恒扯着郑月娥,反而是吃了酒,才像变戏法一般,拿了个红绒盒子出来,打开里边是一双黄金戒指,扯过郑月娥的手掌,拿起那小的,便套进,“这一些年,一直要你跟我受委曲,现而今咱且倒是跟女儿借光享福了……”
  郑月娥已然讲不出话了,她没料到,余敬恒还真去买了这,
  白日时,看见余若芳那美满幸福的模样,她这心中好宽慰,可也好艳羡,直恨自个儿老了,听着她四闺女说这戒指的含意,她的心中自然而然也期望男人给搞一个!
  现而今手指头上套着这啥图案全都没的的金圈圈,她激动的有一些发怔,盯着手指头,泪水全都要快流下来啦。
  “媳妇儿,我的呢……”
  余敬恒拥她入情,郑月娥便拿起另一个套进余敬恒那粗糙的手手指头头上,“掌柜的,不苦,一点亦不苦,这一生下一生,下下一生,我永远全都做你媳妇儿……”
  余敬恒抱着她,直点着头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