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51章 庇母

第151章 庇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腊烛愈燃愈低,可屋儿中的温度却是愈来愈高,谁说老夫老妻没情趣,只瞧你做还是不做……
  ……
  鲍氏坐在屋檐下,边磕着瓜子边冷亨着,“亨!嫁个先生有啥了不起的,呸!母妖精……”
  “秋菊,你在嘀咕啥?我瞧着,家中的米不多了,那面也是没多少了……”
  老余太太魏氏手掌中支着个拐杖走出。
  这一些年,她愈发的老迈了,打从老叟离开,吴青岸死亦要休掉胡娇恒最终被她逼着收回了休书,可,她晓的,胡娇恒这一些年不好过!
  可说究竟,胡娇恒还算有个家!
  现而今,村儿中的变化,她即是再瞎也看的到,老诸人随着老三家已然富起来啦,即便那四黄毛小子全都当了捕头,可老四家呢?
  鲍氏撇了她一眼,“三姨,没米没面便不吃呗,再说,你说你先前那劲全都哪去了?”
  当初魏氏想把侄女儿魏咏梅嫁跟余敬恒,而余敬恒却死亦要娶郑月娥,她那侄女儿便嫁旁人了,仅是……可怜呀,听闻去年她丈夫死了,现而今成了寡妇了,还带了个女儿,日子不好过呀!
  等到了余顺恒娶媳妇儿时,她是死活亦要把她姐姐家的这女儿娶进来!
  魏氏蹙眉,“没不吃?那等着饿死么?你瞧看这村儿中的人哪儿家没富起来啦?可咱们家呢,地地没,钱钱没,如此大一诸人人,全靠老四做点活,再加之余熹民余熹政打点零工挣点家用,秋菊,你便如此在家待着,活活不干的……”
  “三姨,我在母家时便不会干活,不要的现而今你要我去挣钱来侍奉你罢!”
  鲍氏的话噎的魏氏讲不出话来。
  鲍氏吐了瓜子皮子,“三姨,不是我说你,先前老三挣了钱不给你行么,可现而今呢?你瞧瞧你一日天的吃啥东西,再瞧瞧老三家吃啥?更莫要说,老三家即便那奴才全都十多个,因此说,倘若你觉的我这侍奉的不周到,你不是还两儿子么,你可以去呀……”
  鲍氏心中老大不平衡,凭啥便要她养活老人,凭啥?!
  先前她跟吕金凤一块算计着余敬恒俩口子,可吕金凤那被休的女儿分明便应当浸了猪笼,谁想到居然被老三家那死妮子给救回不讲还要了很多的银两,而后又嫁了个好男人,那吕金凤便像一条狗一般跟在郑月娥的背后,她刘秋菊不屑!
  “呸!一窝践种!”鲍氏又骂了一句。
  魏氏却没了响动,觉得她不想去么,可这才是她的屋子!
  “娘亲,不好啦,胡玉从树下跌下来,满头是血!”
  此刻老四胡钱跑入,背后是余熹政抱着晕迷不醒的胡玉!
  刘秋菊嗷的一下站起,把胡玉接过来,“老儿子,老儿子,你不要吓娘呀,老儿子……”
  结果胡玉脑袋上便一直向外冒血,眼眸全都没瞠开一下。
  “小银两,快快去找郎中……”魏氏忙叫着。
  她这一生便稀罕孙儿!更莫要说,余熹民几个可她从小一把手带大的,对胡玉这老孙儿,那更为痛到了骨头中!
  鲍氏抱着胡玉便坐到了地下,“娘亲,咋办,咋办?”
  这会子她且倒是不挤兑老夫人啦!
  “不要傻怔子,快找些干净的布摁着那脑袋,不要再流血了……”
  老夫人到还算沉静。
  范郎中赶来,给胡玉包扎了脑袋,可却是摇了一下头,“顺恒媳妇儿,胡玉这伤太重,我看还是进城罢,不要再耽搁了……”
  “范郎中,即便你也是没法儿子?”魏氏问着。
  范郎中摇头,“我这水平哪儿治的了这伤。很多能帮着止个血……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不要这这那那了,还是早些进城罢……”范郎中收起他的药柜走了。
  刘秋菊傻眼了,进城?咋进呀?
  “老儿子,你快醒醒,你不要吓虎娘呀,老儿子……”
  “不可以干等着,老三家那妮子不是有马拉车么,我去找她,要她出趟车……”
  刘秋菊怔了下,“娘亲,那死妮子能给出车么,她可恨着我呢……”
  魏氏盯着她,“我是她奶奶,我要她干点活,咋着,她还敢跟我拿五作六?她恨你你便怕了?完蛋的玩意儿,当初那如果我去拿鸡蛋,你瞧她敢不敢如此说”
  魏氏那小眼眸一狭,那不讲理儿的模样又现出!
  噢,她道是忘记了,她不认她们是孙女儿的话啦!这会子却说是人家的奶奶啦!
  ……
  余小葵方在听余三汇报山上的工作,院中大汪便嗷嗷的叫起。
  走出来一瞧,却是老夫人站立在了门边,手掌中的拐杖正往大汪身上打,大汪一面躲一面叫一面冲她龇牙!即是不要她进来,气的老夫人满面铁青!
  而郑月娥跟吕金凤也走出,看见她全都是一怔,只是郑月娥反应能快些,向前把大汪牵到边,忙说,“娘亲,你咋来啦?”
  魏氏便白了她一眼,“我找我儿子!”
  郑月娥道,“掌柜的在山上,还未到回来时!”
  “噢,郑月娥,你行呀,你是啥活亦不干了是罢,还真觉得自个儿是富家太太了是罢,还要我儿子侍奉着,你这不要狗脸的……”
  “老夫人,有话讲话,不要没事儿找事!”
  余小葵背着手站到跟前,脸绷着。
  魏氏张着嘴想骂,却又想到这妮子还是乡长,便冷亨一声,“紧忙备马拉车,扯着秋菊进城。”
  余小葵暗忖,这几年四婶儿跟自个儿家便形同陌路,噢,你来一句备马拉车,我便的备?
  再说四婶儿想进城,不会自个儿去罢,干嘛非要自个儿去送,自个儿又不是她的奴才!
  况且,今儿个家中的马拉车皆有任务,全全都没在家!
  因此余小葵撇嘴儿,“抱歉呀,我家的马拉车全都忙着,今儿不进城!”
  “我令你备马拉车,你便备,哪儿来的那般多的废话!”
  魏氏是觉的自个儿的面庞面被撂了,面上有一些挂不住,更为觉的余小葵没把她搁在眼眸中,并且这妮子先前还变着法的骂过她,不要觉得她不晓的!
  余小葵笑了下,双掌一摊儿,“我大伯娘在这呢,你问一下她,家中可有闲着的马拉车?”
  余小葵暗忖,你老夫人好生讲话,她可以去找任豹子,要他走一趟亦可以,可,你非要如此圣气凌人的,咋着,我欠你的么?
  余小葵这女的便这样,你愈呛着她,她愈不想屌你,你倘若顺毛摸着,她便可觉得你掏心掏肺!
  老夫人气的手掌掌中的拐杖直往地下捅着,“翅膀硬了翅膀硬了……”
  老夫人前脚离开,后脚鲍氏便呆不住了,这是由于胡玉的身体愈来愈凉,面色更为愈来愈白,她便把胡玉背起,往余小葵家跑!
  结果还未到门边便看见老夫人还站立在院儿外直跳脚呢,莫要说马拉车了即是个影也是没呀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