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53章 蒙哥

第153章 蒙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跟在后边,笑吟吟的盯着老夫人,“老夫人,这四个奴才你只管用,若有不周之处,你便教训着,没事儿,要打要骂随你!”
  胡六.四个便道,“奴才给老夫人请安!”
  那洪亮的喉咙,好像要把屋顶给掀开啦!
  老夫人拍了下心口,“这这这……这是四个奴才……”
  “那是呀,这还是当今陛下赏下来的呢,老夫人你有福了,想当初他们可侍奉陛下的主!”
  老夫人吓的面庞一刹那间白了,“不不不……三妮子,这这便不必麻烦了罢,你便随便买俩妮子给我便可……”
  “诶唷,老夫人,你可不晓的……”余小葵跳到她身侧,那叫一个近乎呀,贴着她的耳朵轻轻说,“这一个奴才顶仨用,如果如此的咱不必,还去买,此话传到陛下的耳朵中,咱可便要被……咔喳!”
  余小葵在颈子比了个抹颈子的意思,把老夫人吓的一屁屁坐回,直吞口水,“用用用,便用这四个罢!”
  “诶!老夫人,你好生休息,一会子饭好啦,他们便会服侍你缓慢用餐!”
  老夫人点头,盯着余小葵欢脱的跳出,眉峰轻轻的蹙着,她仿佛忘记了一件事儿,这三妮子仿佛没那般好讲话呀?
  可转念一想,亨,她是怕自个儿进城去告状!
  老三如果敢不养活自个儿,自个儿便去告状,到时郡守老爷不打他屁屁板子,不判他坐大狱才怪!
  并且听闻,那郡守老爷还是美儿的继子。
  如此一想,老夫人的唇角突然扯高了,她真真的是有身份儿的人呢!你瞧,美儿的继子不即是她的外孙儿么,诶呀,她可郡守老爷的姥姥呀!
  老夫人正飘飘欲仙,门开了,一道惊人的声响在耳际传来,把个老余太太吓的径直从炕床上掉到了地下。
  “老夫人,请用膳!”胡六端着餐桌搁到炕床上。
  “老夫人,你坐炕床上便好,不要坐地下……”胡七一把提起她搁到炕,便跟提一只鸡崽差不离。
  老夫人是直吞口水,“我还是跟诸人一块吃罢……”
  “你是老夫人,由我们侍奉着,便在屋中吃罢……”
  余八的声响能轻一点,面上也是有憨憨的笑意,可,十人中,除却余三,便是余八最精明!
  老夫人吞了口水,她本来还想在餐桌上再拿一把郑月娥,要她晓的,谁才是这家中的主人,可盯着这仨奴才,老余太太还是熊啦!
  耷拉头吃饭!
  饭菜还是挺丰富的,起码有米饭有馒头还有肉!
  老夫人刚要去拿木筷,胡九的大掌便把木筷给捏走了,而后,他便站立在老夫人的前边,夹菜,递到她的嘴边……
  老夫人道,“这,我自个儿来便可,我自个儿来……”
  “老夫人你这是嫌奴才侍奉的不周到?”胡九眉峰一挑,满面的横肉,老夫人吓的径直张口把菜吃下。
  不晓的,自个儿是如何把饭吃了,横竖桌上的饭菜全都光了。
  余八端了水过来,“请漱口……”
  胡七提了个桶进来,搁在了门后,“老夫人,这天仿佛是要下雨了,因此,你如果如厕的话,便在这屋儿中罢,奴才会给你拾掇干净的……”
  老夫人啥全都没说,仅是点头,此刻郑月娥走入,背后是几个小孩。
  郑月娥也一下先前那木纳的模样,面上扬着笑,手掌中端着的是西瓜,“老夫人,这是翠花现年研究的品种,又沙又甜子儿还少,放井里凉透了才捞上来,这会子吃着正舒适……”
  余八便把西瓜给接去,胡九拿了围布搁在老夫人的跟前。
  老余太太想吃,可一张口便觉的饱,肚儿也是有一些胀,才发觉是先前吃多了。
  “老夫人,是不喜欢吃么,那……我令人给你取个香瓜回来罢……”余小葵笑吟吟的,瞧着她那德性眼眸中露出了冷意。
  老夫人道,“不不不必了,那啥,我睡的早,你们全都出去罢,我睡啦!”
  “这样呀,那你好生休息呀,我们便下去了,有哪不舒适的,你尽然嘱咐……”
  余小葵的话要老夫人心中舒坦了些。
  胡六便赶劲给老夫人铺了棉被。
  老夫人刚想躺下,却见四个猛夫并没离开的意思,像柱子一般矗在她的床边,并且不晓的是存心还是无意,她居然看见四人腰际系着白腰带,那感觉似是给谁带孝一般,更莫要说,她这一躺下去,他们四个还便站立在炕床边……
  “那,你们先下去罢……”
  “老夫人夜里有蚊子,还是要奴才给你赶蚊子罢……”余八温侬的说着,仅是如果不瞧他的面庞跟身段儿,只听声响,老夫人许是还可点个身,可一瞧这四个像墙一般的奴才,还赶蚊子,她被憋的快上不来气啦!
  “真不必,你们下去罢……”
  “那好罢,老夫人,你早些休息……”
  余八四人退出。
  老余太太便长长的松了口气儿,随即倒在了炕床上,面上眼眸中全是笑,“死妮子,不要觉得这样我便会走,我死我也死这屋中!”
  是夜,老夫人迷迷乎乎的睡的正香,她梦到余敬恒家的钱全全都归她管了,她还梦到,余敬恒听她的话,娶了魏咏梅,还有梦到……
  “轰窿隆……”
  一阵巨雷,雨便随着下起。
  而老余太太便坐起,忽然感觉这屋儿中阴风阵阵,迷瞠着眼眸,看见窗子开了,窗帘被吹的飘散,窗外暴雨哗哗的下着,暗忖,原来是打雷!
  刚想下地去给关窗,却忽然看见一个满身白衣,披头散发眼眸中口中挂着血的玩意儿站立在窗边冲她笑呢。
  “呀——”
  老夫人边叫边便把脑袋蒙棉被中了。
  “老夫人,你咋了?”余八胡九走进来,背后是余小葵郑月娥。
  老夫人把眼眸从棉被中露出来,而后到处瞧瞧,窗子是关的,屋儿中除却几个家人外啥也是没……
  身上的汗毛刹那间站起,莫非这屋儿真真的有煞?
  “没,我即是做了个梦,没事儿……”
  老夫人心惊胆战的。
  “来,吃点水压压惊,没事儿的……”
  余小葵便倒了水,递来。
  老夫人伸掌去接,却看见杯里全是血,一时候吓的面色煞白手一挥,便把杯给打碎了,“你个死妮子想害死我么?”
  余小葵急委曲,泪水巴巴的,“你这是咋了?仅是一杯温水……”
  老余太太惊魂未定的,垂头看见那溅到手上的温热,不是水又是啥?仅是,她方才分明看见的是血,莫非是眼迷糊了?
  “翠花,要娘来罢……”郑月娥边说边又倒了一杯水,随即送到老夫人的跟前,“娘亲,水是温的,吃着恰好……”
  老夫人接过来,仔细的瞧了瞧,是水,这才吃了,随即道,“全都散了罢。”
  “那你好生休息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