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61章 大兴

第161章 大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大栓苦笑一下,“心细的人还是会发觉的对不对?仅是我心粗,历来未想过……”
  
  大栓紧搂着她,把下颌搁在她的肩头上,“我前些时日离开,实际上是去给我爷的坟头前进香啦!而师尊实际上是我的爷!再精确些,师尊是我爷的亲哥哥!”
  
  余小葵张大了嘴罢,“不会如此巧罢!”
  
  大栓看她,“巧么,还有更巧的呢!你可晓的,若我报仇,现而今要找的人是谁?”
  
  余小葵看他,他这样问,那也即是说,那人她铁定认识,是谁呢?
  
  想半日没想起,便摇头,待他继续说。
  
  大栓叹息,“你姐夫!”
  
  “不不不会罢!等等……”
  
  余小葵忽然拽了他一把,先朝的史记这一些年修善的比较完整,她没事儿会到郡府借些书来看,因此听见他说易宝峦,又兀地想起闾丘这姓氏,余小葵忽然想到一位传奇将军,他复姓闾丘,字汗青,单名一个赢字,却死在大吴皇帝的手掌中,而他那年青的家妻却不知所踪……
  
  不会——如此巧罢?
  
  “你,你是闾丘赢将军的儿子?罗婶儿便是当初那位有名的女诸葛西门婉……”
  
  诶玛呀!
  
  之因此她记住闾丘赢这人,确实是觉的他是个悲催的货呀!
  
  他忠于他的国家,可却碰上一个贪生怕死的主人,他主人为求一己之私,居然设计害死了他,还把他的人头悬于城门,以便表明自个儿是真心投降,求大吴皇留他一条命!
  
  可怜一代英豪,保家为国却死于自个儿人手中!
  
  罗大栓点头,“你猜的不错……”
  
  遂大栓便把闾丘赖长告知他的所有告诉了余小葵,最终道,“实际上真切的仇敌是大吴皇,跟易宝峦有啥关系?只是,师尊已把大吴皇的人头取下,我,我即是想报仇,也寻不到人呀!翠花,我忽然发觉自个儿好无用……”
  
  余小葵拍了下他的脊背,“谁说你无用了,你无用我会要你么?再说,即便你不晓的你的身世,你不一般还有你的理想你的抱负么?”
  
  “可娘全都不跟我说……”
  
  “你娘亲不跟你说,自然而然有不跟你说的理由,因此,不要去怨她,亦不要觉的自个儿是个废才,你是废才我是啥?呵呵……”
  
  大栓听着她的话,紧梆梆的拥着她,心底却是一片温暖,他烦乱的心,在抱着她的那一刻已然逐渐的平息下来啦!
  
  “翠花,不要离开我,可不可以,永远全都不要!”
  
  余小葵捧起他的面庞,“当初有个小男孩儿对我说,他家的规矩是:媳妇儿的话永远是对的,不对亦是对的!冬季给媳妇儿暖床,夏季给媳妇儿扇风!媳妇儿不在身侧要朝思暮想、守身如玉!媳妇儿睡不着觉要彻夜陪伴!媳妇儿生气要跪地求饶!媳妇儿说啥即是啥……彼时我听了好感动,我便想,如此的男人我如果不要,我是否傻啦!”
  
  罗大栓忽然咧嘴儿,笑的跟个大傻瓜一般,“媳妇儿,呵呵,翠花,你是答应做我的媳妇儿了么?转头我令我娘亲上.门提媒去……”
  
  余小葵脑穴冒黑线,“你呀!方才还在说你爷,这会子又要娶媳妇儿,你这脑筋,外星来的么,转的也太快了罢,我有一些跟不上了……对了,你是否告诉了罗婶儿你爷的事顺带也向她求证自个儿的身世了?”
  
  大栓点头,“恩,我出来时娘还在哭着,她不信我爷已死,她说,我爷不会死,我爷是个重承诺的人,他说他会回来找她,便必定会回来……可,爷说,我爷的头还有尸体,他全都确认过,确实是我爷无异,并且,并且这一些年,他一直在查找我娘亲亲,更为黯中把害了我爷的人全部处理掉掉了……”
  
  “上苍呀,你如此出来,却留婶儿一人在家,你……一旦她想不开……”
  
  余小葵脑中的信息量太大,振憾过也大,可她却非常明白一个女人,在没了期望后是多么容易走进死胡洞!
  
  紧忙拉起他,“快走!”
  
  大栓亦是一惊,全都怪自个儿心太粗。
  
  反过来扯着余小葵俩便跑下了山。
  
  俩人回至罗家,伸掌推了下门,却发觉门被反锁推不开,并且屋儿中却是安安静静的,俩人对视一眼,余小葵忙道,“快些撞开它……”
  
  大栓的心砰砰直跳着,这世间,除却娘便唯有师尊这俩亲人了,娘呀,你可千万别做傻事……
  
  “砰!”
  
  屋儿中响起声响,吓的大栓面上霎时没了血色,几近是耗尽了全力,那门刹那间便倒在了地下。
  
  俩人冲进去,却见罗婶儿挂在了房梁上,腿还在动着。
  
  “娘!”大栓身体一跃,便跳上,把罗婶儿抱下来。
  
  “咳咳咳……”甘氏只觉的喉咙像冒火了一般的痛。
  
  “娘亲,是儿子不孝,儿子求你,求你不要做傻事……”大栓泪水哗的流下。
  
  “婶儿,你,你怎可这样……”余小葵也泪水罢罢的,到底这一些年,两家相处一直全都非常好,拿甘氏,余小葵也从未当外人!
  
  “大栓,这般多年来,唯一支撑娘活下去的,便是,你爷还活着……”甘氏伸掌摸上大栓的面庞,“我想他呀!”
  
  “娘亲,不哭,我相信,爷他九泉之下,铁定期望你活的好生的……”
  
  甘氏双眸通红通红的,好像能滴出血来。
  
  却在此刻,门边传来一道声响。
  
  “侄媳妇儿,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这儿有一般东西应当交给你了……”
  
  余小葵跟大栓齐转头,却见闾丘走入。
  
  他还是如六年前初见那般,仅是这会子,他的眼眸中也含了伤疼!他缓慢的走入。
  
  “师……爷!”大栓唤了下。
  
  甘氏却是怔怔着,好半日才道,“我当初只觉得是巧合,从未往那边想去,却原来……侄媳妇儿给叔公请安!”
  
  闾丘赖长,伸掌虚抚一下,却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巾帕。
  
  “这是当初我收起汗青尸体时,在他的怀中发觉的……我寻了你非常久,可彼时所有全都乱的不成模样,再加之,我并不识的你的样子,直至六年前来啦这中,直至看见那妮子颈子上的玩意儿,我才晓的,原来,你居然在隐于这儿……”
  
  闾丘瞧了一眼余小葵,余小葵便怔了下,随即摸了下自个儿的颈子,恩,当初他对这玉坠是问了些东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