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62章 南本

第162章 南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16年了,想了16年,念了16年,终归看见的仅是一坯黄土,她的心口痛的要命。
  
  这一些日子她日日以泪冼面,而这一刻,她只觉的眼眸干涩,居然一滴泪也流不下来!
  
  这儿是大吴京师明阳,往北便是鄂台郡,再往北出了郡便是进入了华吴郡。
  
  大栓摆好啦一下酒,上了香,跪在坟前磕了仨身,“爷,我带娘来瞧你啦!”
  
  甘氏向前,盯着那坟,却有一些恍惚,一刹那间失语,不晓的要说啥了。
  
  这坟极简单,简单的连一个石碑全都没立,可却不旧,显而易见是有人常来打理。
  
  “大栓,自此后你便叫闾丘嬴,字家麟!记住,这是你爷给你取的名儿!”
  
  忽然间,甘氏沉静的讲了一句,也算作是真切的给罗大栓正了名儿!随即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玦套在了他的颈子上,“这块是闾丘家的传家之物,本是一双的,另一半儿在你媳妇儿那,而这一块自此便交于你啦!”
  
  大栓摸着手上颈子上的玉坠,听着那句‘另一半儿在你媳妇儿那’忽然心踏实了,可此刻并非说这事儿时,便对甘氏郑重点头,“娘亲,我必定会光耀门媚,把闾丘家再回带到顶峰盛世!”
  
  甘氏便抿紧了嘴儿,随即拿起纸烧起,“汗青,我觉得带着儿子隐于山野,可以要他平安长大,要他远离是非之争,可我忘记了他的身上流着闾丘家的血,他又怎会是一个平凡的村夫?即便我拖着他10年,不教他东西,可10年后的机遇,还是要他刻苦的补回……汗青,看起来我是错啦!”
  
  大栓怔怔的,第一回听见他娘的心声,原来娘仅是想自个儿平安,不想自个儿肩负太多呀!
  
  怨不得这般多年,娘只讲过一回爷的事儿,这般多的压力,却全压在她一人的身上,大栓便向前拥住了甘氏,“娘亲,从今向后,我来养你!”
  
  甘氏靠在他的怀中,盯着那坯坟,“既然儿子要重建闾丘世家,我便会助儿子一份儿力,从今儿以后我会亲身教导于他……”
  
  甘氏的声响清脆又响亮,反而是要大栓非常意外,这还是自个儿那柔弱的娘么?
  
  而此刻的山下,正走来一位老妇,由一位妙龄少女抚着,只听老妇道,“玉珑,快些,快些……”
  
  “奶奶,不要急,姑妈不会如此快离开……”
  
  “快些快些……”
  
  声响由远及近,大栓身体一怔,即便甘氏也怔在那儿!
  
  那苍老的声响中却含着激动,惹的甘氏直起了身体,盯着山径上行来的俩人,眼圈逐渐的红啦!
  
  “娘……”
  
  甘氏踉跄着几步迎下,直直的跪下,“娘亲,是女儿不孝!”
  
  16年未见,西门夫人已满头白发!
  
  西门太君跌坐于地下,伸掌摸上了甘氏的面庞,霎时老泪纵横“婉儿,我的婉儿……”
  
  娘俩个抱在一块,边上的妙龄女人却是把眼神搁到了大栓的身上,这即是姑妈的儿子呀,长的好高呀!
  
  大栓展眼,瞧了一眼西门玉珑随之含首一点,未在看她,来至那母女跟前,跪下,“孙儿拜见姥姥!”
  
  西门夫人扬头,“这这……婉儿,你的儿子?”
  
  甘氏点头,“娘亲,这是家麟,现年十六了。”
  
  西门夫人便盯着大栓,盯着盯着泪水又流下,“像呀,跟当初的汗青真真的仿佛!”
  
  “姥姥,快快起来罢,地下凉……”
  
  “诶!”西门太君攥着大栓的手掌,站起,忽然想起啥,忙向边上招手,“玉珑,快过来见着过姑妈见着过表兄……”
  
  西门玉珑大大方方的给甘氏行了一礼,又对着大栓礼了下。
  
  “你大哥的小女儿……很遗憾,你大哥已然离开了……婉儿呀,既然来啦,便跟娘归家罢!”
  
  太君攥着甘氏,她的眼眸中含了期盼。
  
  甘氏点头,“原也计划一会子下山便过去的……”
  
  “诶……”太君叹息,瞧了瞧那座孤坟,“我不晓的你在哪,可当初府中的尸体却不是你,我只可以劝着自个儿,你还活着。大战过后,家道中败,咱们家便搬到了这儿的不要院,不久,这山上便多了一座新坟,却是汗青的,仅是那男人跟我说以后便离开了……”
  
  几人边说着边下了山。
  
  甘氏道,“怨不得……我还道,16年了,这坟倒还齐整!”
  
  下了山,走了不远,便是西门家城效的一处别院,现而今也只剩这一个了,虽然不是非常大,可还算干净。
  
  “太君回来啦……”走进去,却是老官家张伯迎出!
  
  张伯看见甘氏怔了下,随即即刻跪下,“大小姐,是你回来啦……”
  
  即便甘氏穿的再简单,十几年过去,家中的老仆仍旧一眼看得出了她。
  
  甘氏点头,伸掌拉起张伯,“张伯,是我,你身体可还好?”
  
  “行行行,大小姐回来啦,真真是太好啦,我,我这便去告诉芝兰,大小姐回来啦……”
  
  张伯趔趄着跑了,太君抹了眼眸,“当日将军府被困,芝兰算作是侥幸逃过一劫罢!”
  
  甘氏却垂了头,“若我晓的那日会发生那一些事儿,我铁定不仅是要芝兰一人出门,我铁定早早的把府内诸人解散了……”
  
  “诶,命罢!”
  
  说着便走进了厅堂中。
  
  此刻门边慌张的跑进来一位女人,她一进来,便扑到了甘氏的跟前,“小姐,小姐,你受苦了,这般多年,这般多年,你到哪儿去了……”
  
  甘氏却是拉起她,“我不错的!芝兰你好么?”
  
  芝兰又笑又哭,像个小孩一般,“婢女非常好,小姐,婢女想你……”
  
  甘氏拿了巾帕,抹去她的泪,“咱活着便好!”
  
  “婢女的命是小姐的……”
  
  “不要如此说。”甘氏摇了一下头。
  
  没一会子,厅堂里便来啦很多人,可这一些脸孔,甘氏只觉的太过陌生。
  
  太君招手,向前来俩大男孩儿,满身的儒雅,对着甘氏行了一礼,“侄儿见着过姑妈!”
  
  甘氏看盯着他们,忽然眼眸一亮,“是玉峰跟玉峡?”
  
  太君便点头,笑的眼眸全都要快狭到一块了,16年了,她终究安心了。
  
  拍了下甘氏的手掌,笑着回道,“是呀,想当初你出阁时,他们也才方才会走……”
  
  “上苍呀,全都要快认不出来啦?”甘氏盯着跟前的俩双胞弟兄,一时候有一些怔怔。
  
  西门太爷娶了一妻一妾,西门太君生有嫡长子跟嫡长女,而回子则是妾生的庶二子!
  
  仅是两子全都是平庸之人,可唯有西门婉聪惠过人,一时候在京师便被诸人誉为女诸葛。
  
  西门玉峰、西门玉峡跟西门玉珑是太君的嫡孙儿跟孙女儿,西门玉岷跟西门玉玲则是庶生的。甘氏成婚前,她大哥便已生下了俩子,而她三哥还未生下小孩,因此,这五个小孩中,她识的的,便唯有这俩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