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62章 南本

第162章 南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“来来,这是你三哥的一子一女,玉岷跟玉玲。”太君又拽了俩小孩到她跟前。
  
  对于这庶生的子女,太君已没那一些挣强好胜的心了,更莫要说,那位妾16年前便死了,现而今她的儿子媳妇儿也全都离开,只余下这一子一女,全都是小孩,她还有啥是想不开的。
  
  “玉岷(玉玲)见着过姑妈!”
  
  甘氏便盯着他们,“乖孩儿。”
  
  诸人见完啦甘氏,便是大栓见着过表兄表弟跟表妹,全都是年青人,自然可以讲到一块,早被西门玉峰拉到了边上,几个叽叽喳喳起来!
  
  没一会子饭菜预备好啦,老官家笑的眼眸一狭请诸人入了席!
  
  饭菜自是非常精质的,太君晓的这娘俩生活的并不好,便一个劲儿的给大栓夹肉夹鱼!
  
  大栓笑了下,“姥姥,你吃!”
  
  实际上这几年随着余小葵,大栓的嘴还真没坑过!
  
  华吴郡虽然不大,可便像那麻雀一般,虽然小,却五脏具全!
  
  饭食上更为不俗!
  
  太君盯着大栓吃东西的模样,这哪儿是一个乡野村夫,直笑着些头,再加之,活泼的西门玉珑时而的调节一下桌上的氛围,一顿饭下来,诸人倒非常欢乐,少了非常多的忧伤。
  
  饭后太君便令西门玉峰带着大栓去玩,而她只道乏了,却扯着甘氏回了房。
  
  “娘亲,你变了很多!”甘氏跟太君坐在炕床上,轻轻的开口。
  
  “诶!人全都死了,还去计较那一些作甚呀。老仆我全全都可以养着,又何必去为难一个庶生子,更莫要说还是一个病秧子庶生子!”
  
  甘氏趴在她的怀中,“这一些年你受苦啦!”
  
  太君抚摩着她的头,悠悠的说起。
  
  “当日西门府突起大火,你爷又先被陛下叫进了宫,府中100多口霎时慌乱无比。盯着那要吞人的大火,我只来的及要老孙俩口子拣最值钱的玩意儿拿着,便带着你大哥三哥走向了府中的西偏门!你晓的你,咱府中的西偏门那永远有一口装满水的大瓮,因此才可以逃出来,而你二姨奶奶却由于跟我吵架上街,等日后寻到时,已然横死在街头啦!诶,全都是易家那恶人做的,他为表对新帝的忠诚,他杀害了所有忠良,更为把京中所有的贵族一把火烧了个精光……待到大军入城时,已是满地野狼藉、满目苍夷……”
  
  这一些甘氏全都不晓的,她从密道爬出来时,便是一片荒郊,她只晓的向前走,拣小路走,饿了遇着乡民便要些东西吃,渴了要些水,最终走至了织田河庄,倒在了余家围栏外。
  
  现而今想一下,大吴末代皇帝是真真的向大吴皇投降么?
  
  呵呵,料来他一是怕死,二亦是不甘心罢,因此,他给了大吴皇一个破败不堪的京师!
  
  听着太君的话,甘氏也为自个儿的二位哥哥心痛!
  
  三哥自小体弱,可二嫂却在生下玉玲时便撒手人寰了,不久一哥也离世了。
  
  而大哥夫妇则是逃出来时,被流箭所伤,大哥更为连玉珑的面全都没见便去了,而大嫂嫂本便不堪的身子生下玉珑没多长时候也走了,结果一诸人人除却个太君,便只余下这五个嗷嗷乱叫的小孩!
  
  得亏府中还有张伯一诸人人忠诚耿耿,等到乱世稳定以后,才一点一点变卖带出来的奇珍异宝,的以生存!
  
  娘俩个谈了好一阵子,太君才讲到了正题上,“婉儿,娘一直想问亦不敢问,你,你还要离开么?”
  
  甘氏怔怔了下,她还未想过!
  
  抬眸盯着太君眼眸中的祈求,她道,“娘亲,我会陪你些日子……”
  
  “那,那也即是说,你还要走……婉儿,你,你不要走可不可以……”太君像个小孩一般,好容易找回来的女儿,她咋可以再回放开她。
  
  盯着她满身粗布衣裳,想也晓的这十几年,她的生活铁定非常苦非常苦,“虽然娘不可以要你回至先前的生活,可总要比之你一人带着家麟要好过呀,婉儿……”
  
  “娘亲,我在那儿生活了16年,那一些乡民全都是非常好的……”兴许是心太累罢,她忽然非常喜欢那生活了十六载的小村庄!
  
  “可你这过的是啥日子,你瞧瞧你这衣裳,你这手粗的,你这脸吹的,娘心痛呀……”
  
  甘氏摇头,“娘亲,红尘中的世俗往事儿,我全全都不想再去走过,晓的你身体还硬郎,女儿便安心了……”
  
  “我苦命的小孩……”太君抱着甘氏又哭了起,“你究竟藏在了哪中,我寻了好些年,大吴朝上上下下,几近被翻遍啦!”
  
  “娘亲,我们改了姓氏,你自然遍寻不到。乡民们只晓的我是一个苗姓的寡妇,诸人全都极善良,全都帮着我!”
  
  太君怔了下,随即拍了下自个儿的大腿,“我咋那般笨,便忘记了找苗姓的女人了呢……”
  
  甘氏仅是笑着,“娘亲,不论早寻到我,还是晚寻到我,实际上结果全都是一般的,我心已死,现而今只想好生的教导着家麟,只因着他有着他的抱负!”
  
  西门太君怔怔的,她便说,打从看见这女儿,便有些不一般的感觉,原来如此,不是时候久远,而是一个心死的女人,她身上多的仅是一份儿疏离!
  
  叹了口气儿,拍了下床边,“婉儿,娘期望你再想一下……睡罢!”
  
  这边儿罗大栓跟甘氏到了京师,可远在织田河庄的余小葵却蹙起了眉峰!
  
  时隔5年之久,向家居然再回上.门提媒,可这一回,却是求娶余若苗!
  
  余敬恒摇头,对着老媒人道,“我家女儿还小,再说这一门亲并不合宜,年岁上差的太多……”
  
  “诶唷,余爷,可不要如此说,全都道老夫痛少妻……”
  
  “老夫一脚进了棺椁了,还可痛几年的少妻?”余五妞盯着桌子下边的垃圾桶,眼眸瞄了瞄,手掌中的苹果核嗖的一下丢进,那叫一个奇准!
  
  老媒人被她呛的面庞红一下,可却道,“实际上余爷呀,二小姐现而今全都十六了,这婚事呀,真真的不可以再拖了……”
  
  余小葵是一向没讲话,她是才被叫回来的。
  
  近来秋收,诸人全都忙,亦不晓的这老媒人挑这时候来搞啥,可听了这一句,余小葵明白了,合着是说她家三姐没人要,意思向家来提媒合着是给足了脸面?
  
  余敬恒抿了口茶,却道,“十六呀,还好听,若芳十八没定亲,应当成婚时也便成婚了,因此不在于迟早!”
  
  余小葵径直想笑,爷这类焖葫芦,也能讲出噎人的话,还真不容易呀!
  
  老媒人只当没听出他话中的意思,接着道,“马爷讲了,二小姐要是进了门,径直可以掌家,未来生了儿子,向家的所有便全都是二小姐的……”
  
  “听闻那向二公子的了一种病……”
  
  余五妞悠悠的讲了一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