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65章 本德

第165章 本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母子俩人走出来,院中玉珑跟玉玲却是一惊,特别是玉珑,“姑妈,表兄,你们,你们这是……”
  “玉珑,我跟你表兄要归家了,你祖母年岁大了,这家向后你们要好生看护着……”
  可西门玉珑却仅是盯着大栓,而大栓却没看她,仅是提着行黎搁在了马拉车上,随即抚了甘氏坐上去,对诸人抱拳一礼,坐到车沿上,便扬着藤条赶车离开了。
  马拉车驶西门路,甘氏撩开帘儿坐到大栓身侧,“儿子,怎会忽然要归家了?”
  “没,我仅是觉的在外婆家住的够长了,咱应当归家啦!”
  大栓才不会去坦承他想翠花了呢!
  先前在下棋,他便老是想起翠花耍无赖的模样,再说,表妹她也是没心思下棋呀,那棋走的,他全都不忍心杀子!
  要晓的,5年的时候虽然不长,可闾丘却把他懂的,他会的全都传了他,自于悟出当中的理儿便要靠他自个儿啦!
  而这棋,自然亦不会掉下呀。
  “是这样么?”甘氏打趣着,儿子跟翠花从未分开如此长时候,这一些日子玉珑缠他又缠的紧,料来,今儿应当是发生了啥才令他决意早些返城罢!
  “娘亲,你何必又明知故问呢?”大栓无奈的笑了下。
  这一趟京师之行,要娘亲寻到亲情,亦要娘亲回顾跟爷走过的每一寸土地。随即,他发觉他娘变了,先前她柔柔弱弱,总有心事儿,现而今她坚强乐观了。
  “是否被玉珑缠怕了?”
  “娘亲,我们真真的不可以住了,玉珑表妹并非不好,可不是我闾丘嬴想要的。娘亲,不论你信跟不信,我这一生全都认定了一人,也唯有她才会要我笑,要我哭!”
  “翠花么?”
  大栓怔了下,随即撇嘴伸掌把颈子上的玉玦拿出来,“娘亲,这是一双的罢,那你是否应当跟我说,那另一半儿在哪,抑或说,你是否把这玉坠给我带的晚了好些年,到底翠花颈子上的可带了五六年了……”
  甘氏便笑,“你还觉的晚了好些年,要是摁着我跟你余婶儿的原计划,这玉坠估摸要等到你成婚时才可以带啦!真没料到,你这崽子还真能忍,跟你爷一般!大栓呀,娘六年前便把翠花给订下了,仅是你余婶儿担忧我的身份儿太高,翠花高攀咱们家,更担忧定了亲事影响了你的前途,还怕你跟翠花不对眼,因此便跟我商订了个10年期限!”
  罗大栓一开始心中挺美的,可听着这10年期便蹙了下眉峰,“啥10年期限?”
  “你余婶儿说,你长大了必是一个有所成便之人。因此说倘若10年之内,你有了心仪的小娘子,她便毫不犹疑悄悄的给婚约解了再给翠花议亲,倘若10年内你没碰上喜欢的小娘子,10年后便大大方方的把你跟翠花的婚事公开。”
  听完甘氏的话,大栓身体一怔,“娘亲,那余婶儿便没说,倘若这10年中,翠花有了喜欢的人,而这人不是我,这婚事要不要解?”
  实际上他如此问亦是挺心惊的,更为庆幸是自个儿先赖上了那妮子。
  甘氏笑了下,“大栓,现而今说这一些已没了意义,娘看得出,你们俩的关系非常稳,你可决意要娶翠花做媳妇儿了?”
  大栓坚毅的点头,“娘亲,这媳妇儿我要定了,谁亦不可以抢走。我更感谢你,感谢你先把这般好的媳妇儿给我订下来!呵呵,我便说么,咋村儿中那般多想娶翠花进家门的,全都没了响动,原来是被余婶儿打发了呀,呵呵……”
  “你呀,不要傻笑了,瞧瞧人家翠花,现现而今是啥身份儿,你呢?娘原来担忧,你的身份儿暴光会带来杀身之祸,可这一回回至京师才晓的,新帝早把先朝的事翻篇啦!”
  甘氏又哪儿晓的,那翻篇了是由于高氏之人,实际上还在他的掌控之下,晓的这一些年他是真真的安稳了,才翻篇的,到底上位者,想真切的翻篇可不是那般容易的!
  而甘氏的担忧亦是多余的,到底,闾丘汗青可不是大吴皇杀的,即便是有后人要报仇,亦是要报那先朝末皇!
  而现而今她那未来的媳妇儿,可拥用整个织田河庄的土地,她原本计划买几地给这小夫妇生活,现而今已然不值一提啦!
  大栓听甘氏如此一说便道,“娘亲,先前我还担忧跟你会不喜欢我提这一些事儿,因此也一直未敢跟你说。我听师尊说西戎三番几回挑衅边缰,娘亲,我,我想出去闯二年……”
  甘氏摸着他的面庞,“我便晓的闾丘汗青的儿子是不会甘愿做一个平凡的农夫的,因此娘不会拦你。这一些日子我整理了些东西,全都是先前你爷看的,我把能找的寻了一套出来,恰好这冬季你便可以好生学习了……”
  大栓一听,更为感激不尽,“娘亲,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,我铁定重振闾丘家风!”
  大栓这边儿跟甘氏往家赶,余小葵在家也是没闲着,现而今已然纳出来三双鞋垫儿了,她手指头儿全都肿了,可仍旧伸掌挨个摸着,每一对她全都极用心的绣着,现而今这三双全都不错!
  “四姐,你不要再摸那鞋垫儿了行么?”余家大宝被她叫过来,却盯着她在那摆搞着,确实是禁不住了讲出了口,更莫要说他四姐那绣法,真心丑。
  记的长姐绣鞋垫儿,全都是啥鸳鸯呀,即便心梅呀,四姐可好,上边全是字!大大小小,真丑!
  余小葵拣起一对鞋垫儿,来至他跟前,“给,送你的!明日你便穿这双进考场!”
  “我的?”余大宝怔怔的,诶呀,四姐居然不是第一个送给大栓哥,他是否太荣幸了?
  “恩,‘一帆风顺’,不送你送谁?”
  “呵呵……”余大宝这会子亦不觉的这鞋垫儿丑了,拿在手掌中瞧了又看,‘一帆风顺’呢,有这祝福,他指定考的非常好!随即道,“我明日乡试,你陪我么?”
  “恩,我陪你,你只须记的,你只管往前冲,四姐永远在你背后便可啦!”余小葵拍了下他,“叫你来,仅是跟你说,心,要放平。平,即是跟你说心无杂念,今晚好生休息,明日一早咱进城!”
  余大宝盯着她,这在他最饿时,搞了最香的粥给他吃的四姐,在家中被欺压时,挺身而出的四姐,这带着全村吃上食粮的四姐,他郑重的点了一下头,“四姐,感谢你!”
  隔日一大早余三便赶车扯着余小葵跟余大宝进城了。
  余小葵赶脚这便跟21世纪高考差不离,家长一片担忧,全都期望小孩考上好的大学!
  “大宝,记的,放空,把脑筋放空……”
  由于余大宝小,因此余小葵不想他有太大的压力,便教他放空法,这亦是考前减负的一种法儿。
  余大宝点头,拍了下身上的‘军用’书包,“四姐,安心罢,我考完啦,去酒庄找你罢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