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70章 潜龙

第170章 潜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抬眸,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眸,盯着他点着头,“我一进来便看见了,她住哪儿?”
  施定连报了地名,余小葵怔了下,居然住在济生馆马郎中家附近,随即便点了头走啦!
  “翠花……”施定连叫住了她,盯着余小葵草停下步伐,他道,“翠花,有时,你并非一个人!不论结果如何,我全全都在!”
  余小葵抿嘴儿,转头看他,一面笑一面流泪,“表兄,你应当娶妻啦!”
  随即余小葵阔步的离开。
  可施定连的心却紧梆梆的揪在了一块,他半步半步走回木椅上,苦涩的笑了,施定连呀施定连,你历来晓的自个儿要的是啥,也晓的用啥手段去的到,可对翠花,你真真的有那般大的把攥么?
  余小葵本想径直去了马郎中那中,可想一下,却去把施波波拉出,随即啥才去了马郎中家,敲开了门,对马郎中礼了下,“马郎中,确实是抱歉登门打挠了。”
  马郎中道,“你是……”
  “噢,我是施夫人的侄女儿,表姐说,这几日姑妈的肚儿动的厉害,我们便想打听一下,这正常么?”
  马郎中这才看见施波波,而后道,“噢我想起你了,施夫人胎动没问题的,全都正常,只须她每回在胎动时数着胎动的频率便可,只须相差不是非常大,即是正常的!不要看施夫人的年岁大,可她却还是我见着过最听话的孕妇,她虽然吃的少,可腹中胎儿长非常好,仅是,我担忧的便是她那条腿,会在后几个月中,受胎儿压迫,而更加不适!”
  施波波道,“我们也担忧这,那要咋办?”
  “务必要保准她那条腿血脉畅通才可以,这一点,我已然跟乔爷讲了,另外便要靠饭食了……”
  “大骨汤要多吃对不对?骨髓要多吃对不对?”余小葵接过了话。
  “适量,吃多了也吸收不啦!”
  “恩恩,我晓的了,转头我会盯着娘的!”施波波虽然心中疑惑,可却配合着余小葵。
  余小葵对着马郎中礼了下,“马郎中,我想跟你打听一下,这附近可有新搬来的邻里?”
  马郎中便扬眉,随即摇头,“这我真不晓的,只是,老柳应当熟悉。”
  转头叫道,“老柳,老柳……”
  马郎中那大嗓门儿甚是大,一会子功夫便走进一个手掌中拿着刀具的男人,正是她的助手亦是她的老公柳大柱。
  “咋了?”
  “柳夫子,请问,咱济生馆的附近,这两日可有住进来一双姊弟?”余小葵福了身体问出口!
  老柳手掌中捏着刀,瞧了瞧余小葵,随即道,“一双姊弟?”他想了下,“没新搬来的,反而是前个我去给阎奶奶送药,看见她家中多了俩人,听她的意思是一双远亲寻来的,倒的确是一双姊弟!”
  余小葵忙讲出地址,老柳点头,“对,便这阎奶奶,你识的这人?”
  余小葵摇头,仿佛有啥从脑中滑过,可又没捉住,她便对马郎中俩口子福了身道了不要,跟波波一道走出。
  施波波扯住她,“发生了啥事?”
  余小葵的面庞即刻垮下,“波波,大栓措手打死人啦!”
  波波惊的张大了嘴儿,半日才道,“这这这咋可能?”
  “是呀,我也觉的不可能,因此我要查呀……”
  正说着,便见余熹国带着人,走来。
  “翠花,波波……”
  波波对他点了下头,便移开了眼神,而余小葵今儿可没心情去看这傻黄毛小子求爱的眼神,便拽了他一把,“你可从阎氏的家中也来的?”
  余熹国点头,“恩,小阎氏还在哭,问何时可以结案。”
  “仵作那边可响起啥讯息?”余小葵如热锅上的蚂蚁,只期望有其它事儿飘出水面。
  余熹国摇头,“还未,翠花,我,我,我觉的,你,你不若单独去见见那阎氏,不若,私了了罢!”
  余熹国的意思是拿钱打发了,到底现而今向外拿银两,对于余小葵而言,并非难事儿,可余小葵却摇了头,“这事儿罗婶儿还不晓的,但倘若我自个儿作主私了了,那般,大栓的身上便永远贴着如此的一个标签,对他并不好,在事儿没搞清晰前,我不会走这最终的半步!”
  余小葵讲完便跟波波离开。
  路过阎家正门,余小葵向里看去,普普通通的人家,小门小户的,并没啥出奇的地儿。
  一位老妇提着水桶出来倒水,却见小阎氏向前帮忙,余小葵望向她,她也看见了余小葵,仅是她眼神冷淡倒了脏水便折回随即把正门关上。
  余小葵眼神狐疑,倒脏水表明家中人在做事儿,这刚死了人,会有心情去做其它的事儿么?
  忽然她想起大栓说,他没觉察到有人在他的背后,那般他还撞了人,一个缘由是大栓真真的分了心,再一个便是那人功夫在大栓之上,非常巧妙的掩藏了自个儿的气息,也即是说,那是一个圈套!
  再想起家中接二连三出了这一些事儿,余小葵的眉峰愈蹙愈紧,她咋有某种赶脚,这所有的事儿加到一块,实际上是针对的她自个儿?
  “翠花,咋了?”波波见她仅是站立在人家门边,盯着那紧闭的正门,便拽了她一把。
  余小葵回身,“波波,你爷在没在家?”
  波波点头,“在呀!”
  “走,找你爷去!”
  俩人回了施家,波波便寻了由头把施子龙支走,由她来陪着余美恒。
  “妮子,出了啥事?”施子龙盯着面色凝重的余小葵问出口。
  “姑父,你说,这一些年,我的为人做派,可有碍到啥人的利益了么?”
  施子龙伸掌捋了一把下颌上的胡须,轻轻的摇了一下头,“你仅是一个种庄稼的,还是种的自个儿的地,会碍着谁?再说,因着你的法儿诸人全都的到了益处,更不会有那不开眼的人存在啦!”
  “恩,我亦是如此想的,那般唯一可以的罪人的便唯有我新开的这酒馆儿了,因此有人想找我的麻烦了,你说对不对?”
  “翠花,谁找你麻烦,说给奶奶听一下……”却是老余太太魏氏端着瓷碗鸡汤走入。
  余小葵忘记了这老夫人由于内疚来照料余美恒了。
  “娘亲,没事儿,你听差了。”且倒是施子龙把话接去。
  老夫人叹了口气儿,“翠花呀,你好生磋磨一下,是否近来碰到了啥不应当碰的人,才会出现这一些事……”
  老夫人讲完啦便端着瓷碗走了。
  可此话便如醍醐灌顶一般,余小葵直怔怔的打了个抖索,“姑父,我先走啦!”
  她心底炸开了锅,是他么是他么,倘若真真是他,他如此做的目的又是啥?
  但她却可以肯定一点,有个人,不,应当是十个人,可以给她答案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