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77章 私尊

第177章 私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点头,“恩恩,晓的了,你也早些睡,不要看书看见太晚……”
  待屋儿中没了人,余小葵便叹息,“现而今想一下,大宝如果考不上秀才,丢份儿的不是大宝不是余家,而是易宝峦!亨亨,这崽子,一肚儿算计,也怨不得呀……”
  拾掇了下,吹了灯爬上了炕,很遗憾,白日睡多了,这晚间便了无睡意了。
  余小葵睡不着,便滥寻思着,迷迷乎乎半睡半醒便觉的有人躺在了自个儿的身侧,乎吸极重,余小葵一刹那间便醒了,只不过却没瞠开双眸,她仔细的感觉着,却发觉不是大栓,是谁在她的床上?
  这人身上伴着浓郁的酒味儿儿,是谁?
  余小葵刚要起身来个出奇不意,岂料,心口被倏地点了下,而后只觉的身体麻麻的不可以动啦!
  余小葵那叫一个急,很遗憾却是一点法儿没?
  泥马的遇见采花大盗了不成?
  “翠花,为啥要应下爷的提议,为啥?”
  蒲韵甯?
  余小葵暗忖,大半儿夜的你不睡觉,你黄毛小子跑到我家,现而今还点了我的穴,你黄毛小子这是抽啥疯呢?
  而后,这面上便响起他手指头的热度,“爱上你,便像中了蛊毒,你究竟有啥不同呢?多年前,我便想不通,多年后我仍旧想不通,你一个小小的村姑,何以有那般大的胆量,扯着一个庄户毛黄毛小子便登门讨说法,即便是有怪老闾丘赖长在背后当靠山,可翠花,你怎会那般大胆,我爷呀,即便我亦不敢顶撞跟他,可小小的你却要我爷颜面扫地不讲,更为亲手奉上了大把的银两,翠花,翠花,你要我着迷,可我却不敢表露一点,我在等你长大,你可晓的?”
  余小葵动不了,可却听的真,这一层窗子纸在今夜算作是捅破了么?
  蒲韵甯的手手指头头来至余小葵的唇上,他来回的抚摩着,双眸中却流露出渐浓的情欲,“你这小嘴儿,可以说会道,可你晓的不晓的,从十8岁过了成人礼以后,每回见你,你可晓的,我用了多少气力才压下那浓郁的欲望……”
  忽然,余小葵只觉的唇上湿润,心间却是又羞又气,蒲韵甯这是酒壮熊人胆么?
  你今儿要是胆敢毁掉奶奶我亲,奶奶我起誓务必要你玄武镖行从大吴朝彻底消失!
  蒲韵甯敢毁掉她么,他有贼心木贼胆!
  更莫要说,罗大栓送西门兄妹出华吴郡进了鄂台郡住下后便返回!由于余小葵受伤,他咋可可不挂念,咋可以安心宿在外边,因此不连夜便赶回来那便不是罗大栓啦!
  余小葵这嘴被蒲韵甯好个亲,恶心的余小葵只想咬掉他伸进口中的丁舌!更莫要说耳际还响起他呐呐的低语跟过快的心跳。
  余小葵感觉着他身上的变化,她是没吃过猪肉,可她望过猪跑,心底轻轻发苦,跟蒲韵甯保持的那份儿沉静,看起来是要破啦!
  “翠花,我,我想要你,真真的好想好想……”
  蒲韵甯的手掌从余小葵的面上缓慢的下移,颈子,而后锁骨……
  余小葵的脑穴起了一层细实的汗,这时候,她不怕么?
  倘要是平日的蒲韵甯,打死他,他亦不会作,可若吃多酒的蒲韵甯呢?余小葵哪儿还敢保准他‘有贼心没贼胆’呢?
  “翠花,你会不晓的我的心意么?不,你懂的,可你却选择了那一无是处的傻黄毛小子,即便你即是选择了施定连,我的心底兴许还可好过些,可为何即是那傻黄毛小子……不若……我们今夜洞房罢……那般,兴许你便不会再给爷当义女了,兴许你便可以嫁跟了我……”
  蒲韵甯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,才一掉下,那手便抓上了她的睡衣,想要一脱为快!
  也便在此刻,窗子一动,一缕熟悉的味儿儿响起,紧跟其后,蒲韵甯离开了炕床,俩人便在屋儿中无声的打起!
  余小葵的心刹那间安啦!
  估摸是大栓下了死手,只听‘噗’的一声,而后便是窗子开了又关的声响,再而后,那熟悉的感觉来至了身侧!
  罗大栓双掌站抖的解开余小葵的穴位,还未及叫人,便被余小葵倏地抱住了颈子,“一去一返,如此快便回来,你这是想要累死么?”
  话落,唇,便被余小葵紧梆梆的封住了。
  余小葵只觉的这面上湿了一片,心间微站,这是大栓掉下了泪珠。
  “要是我再晚一点,咋办?”
  大栓沙哑的声响,轻轻响起。
  余小葵拉他躺下,只觉的被蒲韵甯亲过以后,身体过热,可又想不通怎一回事儿……
  罗大栓紧梆梆的抱着她,他的心跳非常快,那是一种后怕!
  “大栓,要是,要是,我真真的给他那般了,你你还会要我么?”
  对于处子,莫要说古时候的男人,即是21世纪的男人也拥有着铁定的情结,余小葵此话问的一点技术含量全都木有!
  大栓紧了紧双掌,“你是我的妻,这一生全都是我的妻,倘若真那般,我只会恨我自个儿没保护好你!我虽会有遗憾,可那不怨你,这是由于那不是你的错!”
  大栓,乃要不要如此诚实?
  “嘘——”
  余小葵食指搁在唇边,妖媚一笑,双掌不老实起来,结果却是大栓险些失身!
  大栓的脑筋好像刹那间清醒,他的翠花是大胆了些,可还从未这般不正常。
  夜色下,余小葵那红的不成模样的小脸蛋儿,要大栓的身体忽然一紧,翠花这是中了毒?
  忙倒了一杯水给她,“吃点水……”
  “不要,大栓,我要亲亲……”
  余小葵摇头,她不要吃水!
  大栓一仰头,一口饮尽杯中的凉水,一把抱过余小葵便灌下,随即口中的凉水一点不剩的逼着余小葵吃下。
  那凉意透心,余小葵摇了一下头,“怎一回事儿……”
  方才她做了啥,她记的清晰,可那是自个儿?猛浪的欺压了下大栓?话说,她是否把大栓的处给破了?
  但一时过后,余小葵的身上又产生了一缕燥热,而后,兀地想起,蒲韵甯他亲了自个儿,话说,他是特意下药对自个儿还是他被下了药,即便累了自个儿?
  “大栓,不对劲……”
  “恩,来,多吃些凉水……”
  余小葵摇头,“我没事儿,只怕,只怕他今夜会出大问题……”
  大栓眉峰紧蹙,他真不想去理那想占他媳妇儿便宜的死黄毛小子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