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78章 圣观

第178章 圣观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又倒下,可她此话无疑的是应证了俩口子心中的想法,俩口子咬牙,只的先退出,可等余小葵再回醒过来后已是日上三竿,而大栓也已然跪在院中俩多时辰啦!
  盯着罗大栓直挺挺的跪在院中,余小葵是非常不厚道的笑了。
  手掌中攥着一个热乎乎的地瓜一面啃着一面道,“你跪这干嘛呢?”
  大栓摇头,“不大清晰,可我娘亲要我跪着……”
  大栓心虚,到底昨晚他跟她那那啥,他还那啥啦!
  因此要跪便跪了。
  余小葵拉他,“不要跪了,起来……对了,我地毯上,好大一块血迹,话说,你昨晚可把他打的不轻?”
  大栓没敢起来,瞧了瞧关的紧梆梆的屋门,随即对着余小葵道,“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庞面上,我真想打死他拉倒,狗日的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动我女人!”
  “噗!”余小葵掩嘴偷笑,“谁是你女人呀?”
  “噢噢,我是你男人,翠花,你的给我负责……”大栓期期艾艾的盯着她,“先前你仅是嘴上说着,可,可昨日你动了武……”
  余小葵脑穴滑下黑线,踹了他一脚,“你还说!”
  “我怎不可以讲了,那般对人家,还令人家去给你跑腿,昨晚一刻全都没的休息,你便的给我负责!”
  “我何时讲不负责啦!”
  “恩恩,负责便好,呵呵……”
  大栓傻笑,笑的余小葵直翻白目!
  “诶,那,他回去后呢?”
  “他……”
  “翠花,你也给我跪下……”
  门忽然开了,郑月娥面色不善的瞠着她。居然还敢嬉皮笑颜的,真真是给她惯的这是!
  “诶呀,我这心口呀,我这心口又焖又痛……”
  余小葵脸一蹙,手便抚上了心口。
  郑月娥吓的忙跑过来,“可伤又重了,你这死妮子,要你作死,要你作死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  郑月娥气的一面心痛一面想要揍她,可扬着的手掌却又落不下,更莫要说,那死黄毛小子还真当自个儿能揍她,居然把她女儿搂到亦不中。
  “婶儿,你不要打翠花,翠花有伤,你要打便打我罢……”
  “对对对,娘亲,你要打便打他,他皮糙肉厚,你打时悠着些,不要伤了自个儿的手掌呀……”余小葵窝在大栓怀中,好心的提醒着郑月娥!
  把个郑月娥气的,那叫一个牙痒痒!
  她还真能下手不成?
  此刻甘氏也跟出,晓的郑月娥不可以下手,可这是自个儿儿子,自个儿可以打,遂便一耳刮子一耳刮子拍在大栓的背上。
  “你这小孩,咋可以做出如此下作的事儿,你,你,翠花身上本便有伤,你却捣腾的那般狠,你这不孝子,你真真是气死我了……”
  余小葵好像这才发觉了有啥不对劲儿的地儿,忙拦下甘氏,“那婶儿,你这是咋了,干嘛要打大栓?”
  俩娘又望向她,看的余小葵全身不自在,“娘亲,我方才说笑呢,只是,你们干嘛罚大栓跪着呀,这天寒地冻的,不要的再病了?”
  余小葵的话才掉下,门边便传了讨喜的声响,“恭喜恭喜,余家爷夫人,喜事登门喽!”
  郑月娥听着这是媒人的声响,紧忙拉起了大栓,瞠了一眼余小葵,“还不带大栓去屋中,转头再拾掇你!”
  甘氏也怔怔的,随着余小葵跟大栓回了余小葵的房间。
  此刻便见满身穿大红色衣裳的女人,招着手一面笑的合不拢嘴的走入,看见郑月娥立在院中,便笑,“可余家夫人郑氏?”
  郑月娥点头,“你是……”
  由于跟在她背后进院儿的伙儿计儿,可抬着礼品的,没一会子院儿中已然落满啦!
  再而后,史玉蔻推着樊令晖走入。
  “嫂嫂……”
  “令晖见着过阿姨!”樊令晖今儿穿了一袭淡青色衣袍,非常礼品的对着郑月娥礼了下。
  郑月娥便跟那余若苗一般,看着樊令晖是如何看也瞧不够,可她好赖还是个当娘的,多少的还有一些自持!
  向前跟史玉蔻相互见了礼,才狐疑的问出口,“妹子儿这是……”
  “诶唷夫人噢,咱徐公子这是前来提媒呀,为表诚意,即便彩亦是一块送来啦!”
  那身穿大红衣裳的媒人,掩嘴偷笑。
  做了这般多年的媒,还未见哪儿个婆家如此心急的,只是想来亦是,这樊家公子可二十好几了,虽言长的不错可到底还是残了一对腿,现而今能说上媳妇儿,那当然是期望即刻便成婚了,即是不晓的,这余家的女儿长的如何?
  郑月娥一听,诶呀玛呀樊令晖究居然是被她三女儿搞到了手了这是?
  紧忙拽了史玉蔻带着媒人便进到客厅,“快快,里边请,我这便去叫她爷……”
  余小葵在屋中偷瞄,“诶呀,老三究居然是把樊家这崽子拐到了手呀,仅是用了啥法儿呢?”
  大栓道,“这事儿的去问你长姐夫。”
  “恩,那到是,易宝峦那黄毛小子猴精猴精的,出的馊主意还真真是成啦!”随即拽了一把大栓,“你昨日几时回来的?”
  大栓挠头,“回来时天全都麻麻亮了,瞧你睡的熟,我便归家了,可才躺下没多长时候,我娘亲便把我拉起来啦,而后来啦你家,娘便只道要我跪着……”
  甘氏满面莫明,听着此话,仿佛昨日夜中,他儿子并没跟这小媳妇儿在一块,怎一回事儿?
  盯着地毯上那醒目的血迹,虽然比正常的‘落红’要大些,可亦不是没这类,这……
  “婶儿,我娘亲发了啥神经呀,拉你过来呀?”
  甘氏眨巴眼,莫非这儿面有啥地方出了差?还是说昨晚翠花屋儿中的男人不是自个儿儿子?
  不不不,翠花是自个儿盯着长大的,她是啥样的人品自个儿非常清晰,罪过罪过怎可如此想!
  可……如果不是的话,那月娥亦不会那般生气的告诉自个儿呀?
  心间还是不明白,终归还是问出了口,“翠花,昨夜中,大栓没到你这儿来?”
  余小葵脸红了下,“来啦!”
  甘氏那心可算作是落地了,是儿子,仅是对不住跟郑月娥保守的承诺了,看起来,这年下,是要把翠花娶进门了。
  “只是,只一会子呀,又去了华吴郡,办了些事儿,这不才说着,天亮才回的来的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