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78章 圣观

第178章 圣观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余小葵紧接着又讲了一句。
  甘氏那脸一刹那间白了,“那那那……这这这血……”
  余小葵盯着地毯上的黯色,忽然满面的心痛,“诶呀,我的波斯进口纯羊毛地毯呀……”
  甘氏径直石化,妮子咱讲的仿佛不是一件事儿?
  “应当死的蒲韵甯,你赔我地毯呀!”余小葵恶紧狠的讲道。
  甘氏的面庞刹那间白了,咋跟蒲家又扯上了?还要蒲家那小了来赔地毯,莫非是蒲家那黄毛小子搞出为的?
  余小葵忽然起身,大有想把蒲韵甯剁碎的冲动,可才迈了半步,便停下,不对呀,甘氏为何会问这几句?娘还罚了大栓,而后还记的,天蒙蒙亮时娘跟爷来叫过自个儿,说啥自个儿做的好事?
  余小葵的脑袋一激灵,盯着地毯上的血,而后愈看愈向某些事后出现的玩意儿……只是,哪家那东西会是一大堆子呀?
  话说,那东西不全都是落在白手绢上么?脸前这应当是蒲韵甯吐的……即便是再少,可以比那多的多呀?
  “婶儿,你们,你们应当不会觉得这是‘落红’罢?并且还是我的……正确来说是我跟大栓有了苟且才出现的……”
  甘氏眨巴眼,莫非不是么?
  余小葵盯着甘氏那模样,伸掌搭在大栓的身上,忽然觉的好笑极啦!
  “呵呵……噗……婶儿,如果真真的,那我的伤成啥样呀才可以出这般多的血,那我不早辟了这崽子……呵呵……艾玛笑死我了……”
  甘氏僵硬,大栓也一点没动,这是由于此话太直白,直白的要大栓想到她那柔软的嫩手,而后身子某个部位居然隐约有了要再回抬眸的冲动,吓的大栓即刻去念静心咒,才压下!
  ……
  两家对于婚事全都没异议,自然便商议妥了,可这会子忽然听见余小葵那有一些夸张的笑音,郑月娥是恨的牙痒痒,死妮子,还笑的出来,真真是太不要狗脸啦!
  对史玉蔻笑了下,“妹子儿,我过去一下……”
  推开余小葵的门,郑月娥咬牙砌齿,“你还要不要狗脸了,你还好心思笑的出来,你这……”
  余小葵扯住郑月娥,“娘亲,你咋那般肯定,这血是我的呀?”
  郑月娥一怔,“在你屋中不是你的是谁的?”
  余小葵摇头,“我原即受着伤呢,再出血,那不是要命么,更莫要说,若我真真的跟大栓有了苟且,会搁在暖暖的炕床不必,猛浪到在地下厮混?”
  郑月娥噎了下,倒亦是!
  “娘亲,你咋便硬说成是大栓呢?”
  “我看见大栓从你屋中离开,并且面上带着疲累……”
  郑月娥咬牙,死妮子,套她的话。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娘亲,你这一日来回鄂台郡再来回一个华吴郡,你试试瞧瞧会否疲累?”
  郑月娥怔怔,如果她,估摸早躺床上动亦不想动啦!
  甘氏眨巴眼,“对呀,大栓去送我侄儿侄女儿了……”
  大栓霎时明白,应当是天亮自个儿回来望过翠花离开时,被郑月娥看见了,便跪下,“婶儿,是我鲁莽了,可我心底确实是挂念翠花,才会寻思着偷偷来瞧瞧的……”
  郑月娥还可说啥,张着嘴儿,半日没蹦出一个字,只可以拉起了大栓,“没,是婶儿没搞清……”
  可这事儿放哪儿个当家长的身上可不心急?
  一场乌龙便这样过去,余小葵拍了下心口,要不咋说郑月娥心粗呢,这会子是全然忘记了地毯上那血迹的事啦!
  再加之史玉蔻还在屋中,张春便折回。
  可她忽视了,不代表甘氏忽视了。
  余小葵盯着她,晓的她心思灵通,自是把事儿简单的讲了下,大栓也在旁点头,甘氏才叹了口气儿,“我家翠花,水水汪灵的,自是招人喜欢的……”
  心间却感叹,还好自个儿下手快,否则这女儿哪儿还有她这目前一无是处的儿子的份儿呀!
  去了甘氏心底的疑问,余小葵的心也安了,便跟她谈起了家常。
  余敬恒跟史玉蔻商议着婚期,忽然余若苗闯入,“我不嫁!”
  一屋儿的人便全都怔住了,即便史玉蔻也一刹那间没反应过来。
  那边樊令晖听见这仨字,刹那间面色铁青,可盯着余若苗那缓慢滑下的泪,忽然心虚啦!心痛啦!
  “你你你,不嫁也的嫁!”
  樊令晖发觉自个儿的丁舌仿佛被猫叼走了,居然不晓的要说啥了,因此挤了半日才挤出如此一句。
  余若苗旋身向外走,“嫁一个从不喜欢我的男人,我宁愿这一生便如此单着!”
  樊令晖想也未想滑着轮椅追去,扯住她的手掌,“我,我何曾讲过不喜欢你?”
  “你也是没说喜欢我呀?”
  “我……你……”樊令晖的面庞这会子又变为红色,一屋儿的人,他可以说啥?
  史玉蔻那一棵飘在空中的心,刹那间落了地,原来是二妮子逼儿子,儿子那精明的脑筋没反应来,遂,史玉蔻跟郑月娥余敬恒接着商议,而樊令晖则死扯着余若苗的手掌说啥亦不放开。
  “樊令晖,我累了,我追在你背后好几年了,我真真的累了……”
  余若苗软哒哒的讲道,盯着相攥的手掌,“我晓的我自个儿配不上你,令晖,你要有一日有了喜欢的女人,你便高声的跟她说罢,安心,我不会再缠你了……”
  樊令晖暗忖,我喜欢的女人,我身侧除却个娘之外所有雌性动物三尺内全都靠不进来,我喜欢谁去呀!
  你这妮子可好,在郡中的日子,日日随着不同的男人有说有笑,对自个儿也是没了往日的热情,自个儿那心真真是抓挠的不爽,因此因此……
  樊令晖懊恼,前两日心绪烦乱,吃了酒,而后从不黏酒的他醉了,再而后……
  樊令晖盯着余若苗,“你,你不要不理我行么,我,我喜欢你,我想跟你过一一生……”
  余若苗那棵心飘呀飘呀可她却是生生的挺住,硬把它压回原本的位置,“你仅是想负责罢了,我全全都讲了,不必了,再说那日我们当中啥全都没发生……”
  樊令晖霎时想到那日清晨醒过来,俩人一缕不挂相拥的情景,樊令晖的面庞一刹那间成了紫色,“我不是负责,我仅是觉的你那般好,跟我这残废在一块,我只怕我自个儿牵累了你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