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79章 圣师

第179章 圣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樊令晖的眼眸中闪动过了一缕疼苦,他紧梆梆的闭了下眼眸,可当他发觉那日自个儿在她的屋儿中,在她的床上后,他居然安心啦!
  很遗憾,一展眼,这妮子居然连个话全都没,走了,伙儿计儿们只道,小姐身子不适,归家休养去了。
  身子不适,身子不适……四个字来回的在脑筋中回荡,樊令晖便再也坐不住了,把店中的事务部署安排一下,紧随其后的紧回。
  自然,他的先归家找他娘亲,而后便耽搁了一日,才在今儿来至余家的!
  余若苗本想再难为难为他,可听着他如此的话,心却痛了,她追了他这般多年,会不晓的他自卑在哪儿么?
  现而今逼着他自个儿讲出来,她又咋忍心?
  蹲下身体,把头埋在了他的腿上,忽然非常恨自个儿,“令晖,你恨我么?”
  她不信,以樊令晖那般精明的脑袋事后会想不通,这几个月她这般的缘由!
  樊令晖伸掌摸上她的面庞,“我恨你,恨你戏搞我,可我更爱你,你如果不这样逼着我,我想我这一一生,亦不可能迈出这半步!苗儿,嫁跟我罢!”
  “恩,嫁!”
  余若苗低低的,可泪水却是流下,这般多年,她终究的尝所愿啦!
  屋儿中早已安静的没一缕声响了,等俩人你依我侬的小情人缓过神时才发觉,客厅里早没了人啦!
  而郑月娥,这会子正扯着史玉蔻,俩烧饭呢!
  郑月娥可不乐么,她这疯疯颠颠的三女儿终究把那俊的不像话的黄毛小子拿下了,她这当娘的心中舒坦呀!
  恩恩,自个儿那女儿跟那黄毛小子在一块,还真真真是般配,现而今这二妮子这婚事终究不愁了,余下的也即是三妮子了。
  诶,10年的相约还余下不到四年的时候,不晓的四年后大栓还会否如现而今这般对翠花了呢?
  这日里外边飘起了大雪,天寒地冻的,余小葵便窝在热乎乎的炕床上,趴在桌子上写着东西,口中也在低呐算着啥!
  “四姐,要不要我帮忙……”余大宝走入,把手塞进炕床上小棉被下边。
  “你来的恰好,我看这一些数字头全都痛了,快来……”先前这一些数据包含年下给诸人发红包啥的,全都是余三整理好啦送到她这儿来,现而今要她亲手来搞,余小葵这类懒人,全都要快被数字绕晕啦!
  再回感叹,余三你快快回来罢!
  余大宝脱鞋上炕便接过余小葵手中的笔,“四姐你歇会,伤还未好,不要再累着了……”
  余小葵那叫一个感动哇,捧住余大宝的面庞‘嗙几’便亲了口,“大宝你太够意思啦!”
  某懒女人,跟球一般,即刻滚到边去了。
  余大宝伸掌摸脸,霎时红成一片,四姐也真真是的,自个儿即刻便十一岁了,还来玩这一套,忒不像话!可心却飞起了老高,起码表明,在四姐的眼眸中自个儿还是一个小小孩!恩恩,当小孩好,当小孩便可以跟四姐挨非常近!
  余小葵窝在坑上迷迷乎乎的快要睡着了,却被余五妞摇起,“四姐,快些起来,咱们家外边来啦好些人,即便表兄全都站立在软轿外边……”
  “啥啥人呀,要爷去接待不便好啦,我想睡会……”
  “诶呀,你不要睡了,表兄说是谕旨呀,娘跟爷在摆香案,你快些梳洗妆扮……”
  余小葵的瞌睡虫一刹那间消失不见了,谕旨?
  还真来啦?
  紧忙爬起来,换了满身衣裳,走出。
  此刻香案已然摆好,大红的地毯铺到了门边,余家老少全体跪在门边,迎谕旨!
  轿帘打开,走出来一位公公,他手托谕旨,高声朗读:
  “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:余氏小葵,温婉娴慧,聪敏大方,先有水利车之福后有稻米之香,余氏不为己私造福一分平头百姓,稻米丰收,国库充盈,甚的朕心,今特封郡君,赐封号花!软此!”
  “吾皇圣安!!”余家一诸人人接了谕旨可每人的心间全都不是非常沉静,余小葵却面色如常,迎了公公进门。
  “大人,寒舍简陋,还请见谅!”
  那公公并非郑多福,可亦是陛下跟前的红人,自是听吴胤澜提过这妮子,因此并未摆架子,忙屈身礼了下,“郡君你太客气了,这儿还有一份儿恩赐的礼单,请你过目!”
  余小葵接过,并未打开,只盯着他道,“不知咋称乎大人?”
  “奴才姓俞,郡君唤奴才俞舍人便可!”
  “俞舍人请!”
  余小葵把人请进,乡民们心奇的紧又把余家给围住了。
  俞舍人坐下吃了一杯热茶,便笑吟吟的对着余小葵道,“郡君,皇上有一份儿歉意要奴才转送于你。”
  “实不敢当,俞舍人但说无妨!”
  余小葵起身,双掌冲天揖了下。
  “5年前,皇上赐下十个奴才送跟小姐,可有人从中作了梗,居然私自招回十人,皇上对此非常生气,这一回,不单把十人送回,另外又加送了十个侍女供小姐差遗!”
  余小葵一怔,十个女人,这是何意?
  俞舍人接着道,“十奴婢琴棋书画女红歌舞无一不精,郡君自可随便使用!”
  “真真真是谢谢万岁爷的抬爱,可我却不敢恭维收下如此大的礼……还烦公公……”
  “郡君,奴才的事务办妥了,要回宫复命啦!”
  俞舍人笑吟吟的。
  可余小葵却晓的,这事儿已成了定局!
  “公公请稍等……”余小葵旋身回了屋儿,捉了一把金叶子包好,又折回,“公公,我晓的你在宫中稀罕物啥的,自是没少见,因此,金银财宝我便不送了,也送不起,这儿有些小巧的玩意儿,便送跟公公了罢……”
  俞舍人打开便见是金灿灿的树叶子,眼眸中闪动过一缕喜意,也是没再客气,便揣入怀中,“那奴才便谢过郡君的美意,奴才告退啦!”
  俞舍人坐上软轿,随行几十人便离开啦!
  施定连对余小葵点头示意一下也忙随着走啦!
  再看门边,十猛夫挑着担子,十侍女手捧金盆,余小葵晓的,这是余下的二十人,手掌中的便是陛下赐下的礼品!
  盯着那十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,余小葵的心,居然出奇的沉静,“既然回来啦,那便进来罢!”
  余一十人怔怔,这便完事了?
  “全都怔着作甚,还不快些进来!”
  十人点头,挑着担子走进了院儿,十侍女紧随其后,一进院儿,余一十人便跪下,“小姐,奴才们错啦!”
  “错啥错,你们亦是身不由已,只是,这一回,还走么,5年,10年?”
  余一本即是这一组的带头人,现而今亦不装了,向前半步,“小姐,不走了,奴才几人亦是一时糊涂,给皇上蒙了黑,更为对不住小姐几年来的真心相对,奴才几个再亦不走啦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