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80章 圣兄

第180章 圣兄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瞧了一眼大栓,大栓亦是满面莫明,俩人没讲话,反而是施定连道,“玄武可有百年名望的,玄武年下忙那可再正常不过啦!”
  “是呀,玄武有两百年的历史。倘如果不是华吴郡受措,实际上镖行亦不会搬到鄂台城,可华吴郡这边儿到底是发家的地方,因此亦不可以丢,业务上原本平平,可这几年由于翠花,反而是愈发的劳碌起来啦……”
  余小葵便道,“跟我又有啥关系,呵呵……来,今儿不是来吃饭吃酒的么,亦莫要说军事说业务了,干!”
  “对对对,来,吃酒……”施定连应着遂几人又谈起,天南海北,可终归的谈资话题还是存心无意的带去西边,直至天儿渐黯,施定连才跟蒲家弟兄才离开,只是,他们是走了,可大栓这棵被俩男人挑起的心却更加活跃啦!更莫要说,闾丘赖长已发了几回信要他前往西方大营啦!
  ……
  余小葵把整理好的‘三十六计’跟‘孙儿兵法’包好拿在手中,随即叹息,不是非常早即晓的他会离开的么?干嘛一幅舍不的的模样?再说,不是早做好预备了么,可,为啥心中沉甸甸的?
  迎着刺骨的寒风,余小葵半步半步来啦罗家!
  而此刻的罗大栓,却跪在甘氏的跟前,甘氏含泪,“连年全都不可以陪娘过么?”
  “娘亲,儿子不孝!”罗大栓脑袋磕在地下。
  甘氏便拉起他,“自揍你随着师尊习武的那日起,娘便晓的,你迟早有一日要离开了,再加之,你晓的你爷的身世,你又怎会再甘愿做一个村夫?仅是大栓,你这是计划走多长时候?”
  “娘亲,3年,我保准,3年后,你跟余婶儿相约期满时,不论我是否闯出一个人样,我全全都是会回来!”
  甘氏点头,“闾丘家的人最重的便是承诺,大栓,你讲出的话便要做到。”
  “娘亲,我不会放开翠花,这一一生我全全都不会放开她!”
  甘氏抹泪却看见站立在门边的余小葵,怔了下,便旋过了身体。
  余小葵走入,“要走了么?”
  大栓点头,他的翠花永远全都是那般的聪敏!
  “这给你,相信你定可以用到!”余小葵把包好的玩意儿递给他,心间再不舍,可却不可以拦了他的路!
  罗大栓一把拥她入怀,“等我!”
  ——
  为大栓心中的梦想,大小俩女人,把他放走啦!
  余小葵好像并没太多的思念,每日全都在忙劳碌碌中度过,买年货,发红包,进东家出西家,一刹那间成了全村最忙的人!
  可全村的人全都晓的,这是由于只的这样作,她才不会有空去想他!
  腊月十八,余小葵一早起来,便要绿歌去叫余一!
  “小姐……”
  “余一,预备两千石米,你亲身送往西方大营,交于老将军手中。”
  两千石米,相当于100吨的重量,对于一个拥有四十万大军的军队而言,顶多够一日的饭食,那压根即是杯水利车薪,不够塞牙缝的。可对于余小葵而言,这可她几年来的存粮中的大半儿!
  如果不是大栓前往西方,如果不是吴胤澜给她带了高帽,如果不是她想安生也安生不了,余小葵不会下如此大的血本!
  余一听着余小葵的话便是一怔,“小姐,两千石?”
  “对,两千石!”
  余一自是晓的这两千石粮意味儿着啥,心间震憾不以,点了头,“奴才明白,仅是,小姐为何不必镖行?”
  “由于我要发展镖行呀!”
  余小葵稳稳的坐着,‘玄武’在大吴朝的东部独树一枝的时候够长了,久到假仁假义,久到算计到自个儿的脑袋上,因此,余小葵手掌中有人,为何不加以利用!
  余一瞠大眼眸,眼眸中刹那间闪动过了一缕喜意,“奴才明白,小姐可要在车上架起大旗?”
  余小葵唇角微挑,把一条龙困在浅水是会困死的,她已然把他们十人困了5年了,也怨不得十人会在的到命令后全不留恋的便离开,确实是这5年,自个儿没重视他们,快快把他们的身手意志磨平啦!
  “一个时辰的时候,做出大旗并绣上一个响亮的名儿!”
  余一点头,“小姐请安心,仅是,请小姐给我们俩绣手罢,这细活,奴才是真心不会!”
  余小葵瞧了一眼表情沉静无波无澜的绿歌,“绿歌,我记的俞舍人说你们姊妹十人,琴棋书画、女红歌舞样样精通,是指个人还是每人全都是全能的?”
  绿歌默了下,“回郡君,全能!”
  余小葵刹那间瞠大眼眸,而后‘咕嗵’一声吞下了口水,“叫上四个人,去给余一帮忙!”
  绿歌应下旋身离开。
  余小葵瞧了一眼青歌,“青歌,除却这一些,你还会啥?”
  青歌长的白白净净,年纪也跟余五妞差不离,因此相对老成的绿歌而言,她要活泼些,话也多些。
  “回郡君,侍女比较笨啦,学啥全都非常慢,若非琴棋书画女红歌舞是从小学起的,料来侍女亦不会,可侍女却极喜欢算算数,因此,侍女会看账!”
  “那你绿歌姐姐呢?”
  “绿歌姐姐,不清晰,这是由于先前侍女十人并不相熟。即是在来先前,被郑总管叫去,说是绿歌姐姐的年岁最大,要侍女九人在来的道上听绿歌姐姐的话,而后到了郡君这中,便要郡君你再部署安排。”
  余小葵暗忖,还搞的挺神秘!
  这十人来啦月余,余小葵并没给她们部署安排啥任务,仅是挑了红歌带着安慧去陪着甘氏,又把甜歌跟引歌送到施家,要晓的,余美恒可快生了呢。
  身侧这六人,也只住在后院儿新搭的简单棚子中,几近每日子便是弹弹琴下下棋。
  “恩,青歌,快过年了,你想不想家?”
  青歌摇头,“侍女不晓的家在哪中,打从有了记忆便生活在宫中,并且侍女晓的,侍女十人,全都是孤儿,没家人!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随着我,脸前的事不会太多,只是,向后可便讲不准了,因此呢,在这不忙的日子中,想玩啥便玩罢,免的向后忙了想玩也玩不到!”
  青歌便点头,“侍女知道了,仅是侍女亦不晓的要玩啥……”
  青歌脸微红,以后便安静的站立着。
  余小葵实际上挺玉坠服她的,有时自个儿看书,这小妮子便会安安静静的立在门边,一动不动,倘如果不是偶然抬眸看的到她,余小葵真真要觉得,她早已离开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