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83章 圣母

第183章 圣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好苦,有没糖……”余小葵咧嘴儿,一只细白的手掌上托着一棵糖径直递到她的嘴边,如果不是余小葵条件反射的向后靠一下,那糖便径直塞进她口中啦!
  施定连再未向前,仅是托着手,“给!”
  余小葵的面庞不自然而然地红一下,“谢谢!”
  抓过糖含在嘴中,虽然感觉这样不大好,可她的口中真真真是太苦啦!
  “乎噜”!
  余小葵的肚儿全不客气的叫起,而余小葵忽然觉的这声响怎便那般动听呢?
  绿歌道,“郡君,你久未吃东西,侍女熬了粥,料来也应当好啦,侍女去给你端过来……”
  “恩,恰好饿啦!”
  余小葵笑着,可心中却在无比的鄙视自个儿,不即是一棵去了糖纸的糖么,不即是接纳一个男人递来的一棵剥好的糖么,有啥的呀,干嘛觉的不要扭?因此余小葵抬眸,盯着施定连,“表兄一会子一块吃罢!”
  施定连点头,可一对微狭的狐狸眼眸中却闪动过一缕挫败!
  没一会子绿歌青歌端着食物走进来,余小葵大大方方的跟施定连一同吃了粥,施定连才起身先半步走出。
  “绿歌绿歌……”
  余小葵盯着施定连关上了门,忙叫着。
  “郡君……”
  “这三日,药是谁喂我吃的?”
  绿歌怔了下,“是施大人!”
  “上苍……”
  余小葵捂嘴儿,晕边的三日,却是施定连喂的药,话说他咋喂的?
  用肚脐眼想也晓的,必定是嘴对嘴……
  余小葵一头载倒在炕床上,“我无脸见大栓了,要我死了罢……”
  “郡君,你这是咋了?”
  绿歌有一些发蒙,向前去拉余小葵。
  “唔唔……绿歌,为啥是他喂我的药,为啥……”余小葵瘪嘴。
  绿歌道,“郡君,这是由于侍女几个喂你,可你不张口,没法儿子,施大人便把你给抚起来,捏开你的嘴儿,你这才开始吃药的……”
  余小葵眨巴眼,等等,她是否有啥搞错啦?
  “我自个儿吃的?”
  “恩,料来是你发热出的汗太多,虽然一直昏迷,可水也罢,药也罢,到了你的嘴边,你便大口的吃下去了……”
  余小葵一刹那间跳起,“诶玛,吓死我了……快快,找衣裳,我们去瞧瞧我大姑妈……”
  绿歌服侍着她穿好衣裳下了地,余小葵才想起,那日晚间来时,她仅是披了一件斗篷,也怨不得会风寒发烧啦!
  走至大厅中,便听见了施子龙的笑音,看见余小葵,便窜来,一把扯住余小葵的手掌,眼眸里便湿润起来,“翠花,姑父感谢你,感谢你!”
  余小葵摇头,“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谢啥!对了,我还不晓的,姑父你这老来的的是子还是女呀?”
  施波波抱着小小的婴孩走来,“翠花,是妹妹!我跟哥多了个妹妹,你快来看!”
  余小葵盯着那红红的婴孩儿,她闭着双眸,睡的极熟,伸掌碰了碰她肉肉的小脸蛋儿,她睡着却寻来,还张开了小嘴……
  “呵呵,你瞧看她,铁定觉得这是吃的……”
  很遗憾,余小葵笑到一半儿,小婴孩不干了,有如此欺压人的么,她想吃奶奶呀,可那坏银却不给吃,遂小奶娃怒了,‘哇’的一声便哭起,那叫一个气势磅礴!
  呃……
  余小葵石化,施波波却抱着她跑进了屋中。
  半日余小葵才跟进,却见余美恒被一个老妈子抚起,倚在了床头,正从施波波的手掌掌中接过小孩预备喂奶!
  看见余小葵,余美恒的泪水一刹那间流下,“翠花,感谢你……”
  “诶呀,不可以哭的,坐月子呢……”
  余小葵忙伸掌抹去她的泪。
  余美恒点头,可她心底又酸又甜,泪水却是如何也止不住,即便那小小的婴孩好像也感受到了她娘亲心情的复杂,居然眉峰揪着忽然咧嘴哭起。
  她一哭余美恒的留意办便转移了,余小葵一面笑一面盯着施波波,“定是一个心思灵通的鬼妮子!”
  余小葵退出,正看见老侯背着药柜走进来,背后还随着马郎中,马郎中满面的抱歉,“乔爷,确实是抱歉!”
  施子龙道,“马郎中说哪儿话,如果不是马郎中有事儿外出,咋亦不会丢了内子的……”
  马郎中道,“我去瞧瞧施夫人……”
  余小葵便凑到侯老板身侧,“话说,马郎中是你师姐呀还是姊妹?”
  侯老板瞠她却没回她的问题只道,“你给我们省点心罢,大晚间,便穿着里衣,你这是觉的身子太好啦对不对?”
  余小葵咧嘴傻笑,“不是太心急了么,起码我还披了斗篷……呵呵……”
  “若非还有一件斗篷,你当是你如此快便好啦……去,吃药去……”老侯吹胡须瞠眼眸赶她。
  “吃完啦呢,诶,跟你老人家商议个事儿呗,我那药,你可不可以别给我搞的那般苦,苦的我丁舌全都麻了,我怀疑你在伺机抱负我,铁定加了黄连!”
  “黄连?你风寒又心急上火,不加能行么?”
  “那那那,可以撤了不……”
  “你如果能挑出来,我便给你撤了……”
  老侯讲完啦话,便从药柜里拿出了五幅药,打开一包,余小葵径直头大,好罢,她吃!
  青歌抿嘴直笑瞧了一眼绿歌。这三日他给郡君请脉,分明是一幅担忧的模样,可硬是说着气人的话,如果不是晓的他没坏心,绿歌姐姐早赶他走了。
  老侯气乎乎的走进了屋儿,余小葵便对那五幅药发愁,五幅呀,还要吃十日?
  唔,她的丁舌!!!!
  ——
  时候过的极快,一晃大年三十了,一大早,余小葵便被余六妞拉起,没旁的事儿,贴对子!
  盯着余大宝写的对联,余小葵咂咂的咋舌,这字,真心好看!
  仅是,写的是啥,余小葵摇头,不认识!
  由于这崽子居然来啦个狂草,龙飞凤舞,除却要余小葵感叹余大宝这字写的漂亮之外,真心不晓的这对联的意思!
  余小葵扯了扯余小葵的衣袖,“四姐,你念念……”
  余小葵叹息喉咙,“六妞哇,要四姐来考考你罢,瞧瞧这一年你又认识了多少字……”
  “四姐,你应当晓的,字这玩意儿历来是它们认识我,我嘛,只跟它们梦中见,来来,你快念念……”
  余小葵只想把她揪扔边去,她如果看得出这逛草写的是毛东西,她会不念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