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86章 逆袭

第186章 逆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那她昨日晚间为何一幅失落的模样?
  莫非这叫子瑜的也常跟在施定连的背后?
  本想去问一下,可昨日晚间跟施定连挑破了那层窗子纸……总觉的有一些窘迫。
  诶!
  叹了口气儿,她伸掌支着下颌,盯着施波波,“波波……”本想说说,可想一下还是算了罢,她自个儿不一般陷入这类境况中!
  余小葵便不明白,她无意去招惹桃花的,怎便黏到了身上?
  一个蒲韵甯一个施定连,一个撕破了脸,一个掉下了泪,这几年的朋友之义,乃至要她觉的有一些不真实啦!
  “恩?”施波波应了一声,“你叹啥气?”
  “我即是在想,咱小时,多好,没这般多的破烂事儿,每日乐呵呵的,又自在,又没那般多的顾及!”余小葵悠悠的讲道。
  施波波点头,也支起了下颌,“是呀,小时我唯有个愿望即是想要一个好身子,可现而今身子好啦,我想要的也多了……”
  “恩,波波,这子瑜是谁呀?”
  “子瑜……”施波波念着这俩字却是笑起,“不跟你说!”
  “波波,你学坏啦,有心思全都不跟我说啦!”余小葵撇她一眼,“叹,女大不中留呀……仅是很遗憾,某人悲伤欲绝喽!”
  施波波怔了下,“你在说我么?”
  余小葵道,“你说呢?”
  “我觉得你讲的是你,伤了我哥的心呢!”
  施波波一句,惹的余小葵坐直了身体,“你早晓的你哥的心事?”
  “亦不是非常早,只不过我更晓的你早跟大栓生情,我哥再好,用你的话讲,可亦不是你的菜!”
  余小葵点头,“长大真非常烦!”全然没了精神。
  “烦有啥用,你还可由于同情我哥而踢了大栓不成?”
  余小葵即刻摇头,“那当然不可以!如果那般我成啥了?”
  “是呀,因此,何必去烦?光明正大的做自个儿不便好啦?只是,你说我令人悲伤欲绝是啥意思?”
  施波波又把谈资话题给绕回。
  余小葵摇头,“拉倒,你心有所属,又何必再去添一翻苦恼,可,这子瑜究居然是谁呀,我心奇死了?”
  施波波起身,“快开席了,咱去罢……”
  余小葵盯着施波波,忽然发觉,她不在是那小女孩,她现而今非常有主意,并且思想更加成熟啦!
  好像,是她开导了自个儿?
  眨眨巴眼,“波波……”
  “恩!”
  施波波应下,仅是抿嘴笑着,盯着余小葵满面的踌躇。
  “你真真的学坏啦!”
  余小葵讲了一句,反扯上她离开了这后院!
  人头耸动,整个施家中里外外全都是人。
  吉时到,施子龙抚着余美恒,抱着小孩走出。
  给诸人见了礼道了谢,余美恒便把小孩又抱回了屋中。
  虽然立了春可天还非常冷。
  余小葵本想跟去,可一声子瑜,便令余小葵停下了脚瞧了一眼面色发红的施波波,扯起唇角笑了下,即刻停住,旋过了头!
  孔老爷的幺子,当日给蒲韵寅出鬼主意的黄毛小子?
  拿眼眸撇着施波波,发觉施波波仅是盯着他笑容,可眼眸中并没太多的迷恋,有的却是欣赏!
  欣赏啥?
  这崽子即是一幅假仁假义的,她个傻小娘子跟他又是如何认识的?
  余小葵拽了一把施波波小声道,“波波,你喜欢他?”
  施波波笑了下,“喜欢还谈不上,只无非是欣赏他的才华……”
  才华?
  他有么?
  余小葵挠头,想一下她方才看的那封信,虽然她不的不坦承那字非常好看,可内容,也是没觉的怎样呀!
  大宝写的诗词也比他强的多!
  再讲了这崽子大男人主义的思想可非常浓的!
  “波波,说说你们咋认识的罢,感觉仿佛非常浪漫一般?”余小葵转了个问法。
  可施波波却是打死亦不讲。
  没的法儿,余小葵只可以放弃,看起来想晓的,只可以寻其它的法儿啦!
  而此刻,施家门边蒲令帧带着两子走入,“恭喜恭喜乔爷,是在下来晚啦!”
  施子龙忙迎上去,“蒲当家真真是说笑,来的时候方才好!”
  “呵呵……”蒲令帧大笑,俩人相互击掌,施子龙请了蒲令帧坐到里边。
  蒲韵甯看见了余小葵,面上温侬的笑容,有一缕的龟裂,可随既泰然处之,只不过眼神一直追在她的身上。
  余小葵只觉的恶心又烦燥,旋身便离开了大厅,可回廊的转角,还是碰上了他!
  蒲韵甯面上哪儿还有一缕温侬,邪气的挑起唇角,伸掌摸向她的面庞,“翠花,好长时候不见,可有想我?”
  余小葵挥开他的手掌,“蒲大公子不装了么?”
  蒲韵甯讽笑,半步半步向她走来,“翠花,你逃不掉的,我向你保准,我蒲韵甯要的玩意儿,还未拿不到手的!”
  余小葵也站的直直双掌背在背后,她并没畏惧跟他,也是没示弱,只道,“面对疯狗我历来用打狗棍侍奉!”
  蒲韵甯扬头呵呵大笑,“呵呵呵呵……好生!”足下一点,他便先半步离开。
  余小葵咬牙,“恶心!”
  结果回收眼神便看见了蒲韵寅走来!莫非蒲韵甯要离开,是怕蒲韵寅发觉他的真面目罢?
  蒲韵寅靠在回廊的圆柱上,似笑非笑,“死妮子,看起来你跟我哥的关系,好似不那般融洽啦!”
  余小葵瞠了他一眼,“你管的太多了罢?”
  蒲韵寅却忽然笑了,“我来是跟你说一个好讯息的,喜姐儿跟我解除婚约并且嫁到了京师!”
  “啥?”余小葵一怔,嫁人了?
  在发生那般的事后?
  “莫非她全都没跟你说这好朋友么?”蒲韵寅嘲讽着她!
  余小葵白了他一眼。
  “喂,听闻你跟他并没定亲,一旦他走个10年8年的,你还便等待他10年8年?到时,一旦那黄毛小子回不来啦,你全都成老小娘子了,我估摸着我便委曲点,娶你的啦!你瞧怎样?”
  余小葵霎时有一些啼笑皆非,“你好伟大呀!”
  “切!到底你要是嫁跟了我,你想开镖行可便非常天经地义了,我爷只会多加抚持的……”
  “我全全都收了你爷的信物呢!”
  “那信物权当是他给你定亲的呗,那还不简单!”
  余小葵暗忖,你这还真真是理想呀,一撇嘴旋身便走,“懒的跟你在这废话……”
  可胳臂却被蒲韵寅扯住了,“我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