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92章 黑天鹅

第192章 黑天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余小葵一怔,你被她的搞丢尽了脸,要晓的你大哥可害得她失了身,还嫁你,切!只是,如果自个儿,我便嫁进蒲家,我嗝应死你蒲韵寅!
  不过也只可以讲明,蒲韵寅是个笨黄毛小子罢啦!
  “笨蛋二货!飞歌青歌,咱走……”
  余小葵懒的理会他!
  蒲韵寅盯着她的身影,“喂喂!你啥意思呀,小爷我咋笨了,小爷我如果笨,今儿这顿饭还不的你请呀,虽然百十多两银两对小爷来讲不是个问题,可对你来说呢,你的种多少地,卖多少稻米呀,喂喂,死妮子,你不要走哇……”
  蒲韵寅在背后哇哇大叫,余小葵带着俩妮子未再理会他,径直闪人啦!
  回了客栈,洗了个澡,余小葵便躺在了床上,伸个懒腰迷糊着睡去。
  半睡半醒间,余小葵便嗅到了阵阵的菜香,鼻子一动一动,随即瞠开双眸走出,却见外间,余三飞歌青歌仨人方在吃饭!
  余小葵摸了下自个儿的憋肚了便坐下,伸掌捉了一块鸭肉便扔到了嘴中,“哇,好香!”
  飞歌起身去叫跑堂的拿瓷碗筷,青歌却道,“郡君,这鸭肉,你先前不是吃过了么?莫非这客栈做的会比那有名的天香食府的还要好吃?”
  余小葵接过飞歌拿来的瓷碗筷,紧忙扒了俩口米饭,才盯着青歌道,“这是真好吃呀,细嫩的肉,滑滑的还不腻,至于你问我一香食府……我又没吃,哪儿晓的?”
  青歌眼眸眨眨,是噢,仿佛郡君便仅是拿木筷戳来着!
  “这老汤洋鸭味儿儿真心好,下回要余十多尝一下,等我何时想吃了,便要他做!”余小葵一点没客气抓着那烂乎乎的鸭肉大口大口的吃。
  “嗝!”余小葵放下瓷碗,打了个饱嗝!“我吃饱了,你们仨缓慢吃……”
  青歌撇嘴儿,盯着只剩一幅骨架子的鸭子,“郡君,你真能吃!”
  余小葵耷拉头,而后脸有一些红了,她居然吃了一整只鸭子!!!这还不算,她还把其它的三道菜也吃了大半儿?!
  诶玛,黏上余五妞那吃货了,可人家是橡皮肚儿咋吃也是没听她嚷嚷撑,可自个儿……
  伸掌摸了下圆溜溜的肚儿,好像吃的太多鸟!
  飞歌拽了一把青歌,余三却笑了下,“青歌,你去再叫两只鸭,姑娘吃的光光,那指定是非常好吃才是!”
  “对对对,不要撅嘴了,去叫去叫……”余小葵呵呵笑着,直催着青歌。
  等到两只鸭被跑堂的送上来,青歌双眸发光,径直从小三哥手掌中抢过一只,“这仅是我的!”
  余小葵噗嗤一下笑了,这是由于这十人里青歌最小,脾性相对来说亦是最活泼的,再加之跟在自个儿身侧久一点,逐渐的便流露出了本性,反而是愈发的跟五妞一般了,喜欢吃!
  小三哥满脸惊讶,一面下楼一面还道,“这是女人么,一个人可以吃下一只鸭?太能吃啦!”
  吃过了饭,余小葵便带着俩妮子出去走走,而余三也离开了客栈!
  刚一走出客栈,便看见蒲韵寅从马拉车上跳下。
  余小葵眉峰紧蹙,咋到哪全都可以遇见他!
  蒲韵寅脸臭臭的,盯着她道,“上车!”
  余小葵道,“做啥?”
  “太爷晓的爷认了个郡君当干女儿,现而今你来啦,不去见见你干爷,讲的过去么?”
  余小葵笑了下,“今儿太晚了,明日我会亲身蹬门拜访的!”
  “太爷今儿便想见你,快些上车,小爷送你回蒲宅,还有旁的事呢!”蒲韵寅一幅不耐的模样!
  余小葵懒的理会他,你挡前路,我走后门行了罢!
  蒲韵寅觉得她是回去换衣裳,便靠在马拉车上,结果这一等天便黑了,蒲韵寅上了楼,房间里哪还有余小葵的影儿,一问,方知是从后门离开了,气的蒲韵寅直骂娘!
  为啥,这是由于他自告奋勇,打了保票,结果空手而回,不被太爷骂才怪!
  ……
  余小葵在郡里溜达了一圈,主仆仨人才往余若苗的住处走去!
  还未及进门,便听见里边响起的叫骂声!
  余小葵眉峰微蹙,莫非是找错地方了?
  自个儿是个路痴不假,可飞歌不是呀,她方向感非常强,找非常准……
  瞧了瞧门牌,“咱没走错对罢?”
  飞歌青歌点头,因此余小葵便细听一下,随即发觉这声响并不熟悉。
  正犹疑是否要敲门时,院门便一刹那间从里边打开,冲出几个人,还险些撞到了余小葵的身上。
  “四婶儿,慢走不送呀,对了,上回你借的货款,可还有三日便到期了,要是不还,过几日你那店,我便着人去接手啦!”
  余若苗喉咙有一些黯哑,讲话并没以往的气势,余小葵暗忖,三姐咋这般温柔,这一点亦不像她!到底这女的历来全都是风风火火不论不顾,啥时候还跟自个儿学上了?
  居然任人骂着,完啦才给你致命的一击!
  果真,走出来的女人,步伐一个趔趄,转头对着院中骂道,“贱胚子,你还真当这樊家是你的啦!”
  “贱胚子骂谁呢?”
  余若苗哑哑的问了一句!
  “贱胚子骂你!”
  “恩,贱胚子即是贱胚子,自个儿全都坦承自个儿是贱胚子了,便紧忙想法儿,把你借的货款补上罢……呵!听你放了如此长时候的那啥,真心累!紧忙走……”
  余若苗正要闭门却看见了门边的余小葵,她一怔,随即便笑了,一把扯住她,“你咋来啦?”
  余小葵瞧了一眼被余若苗反骂的女人,年岁在三十二三岁左右,此刻气的面庞有一些扭曲,伸手指头着余若苗,大有把她大卸八块的意味儿!
  余小葵收回目光,对余若苗道,“你家男人呢?”
  “噢,他去有事儿去忙了,快快进来……”
  余小葵道,“她方才骂的是你?”
  余若苗一窒,“这事儿你便不必操心了,快快进来……”
  把余小葵仨人拉进了院儿,“嘭”的一下便把门给关上了。
  余小葵这才看见这是一个一进三的院儿,虽然不是非常大,可小家小户住着且倒是不错。
  院中有俩粗使婆子俩妮子,方在打扫散乱不堪的地面,一盆衣裳撒的哪全都是,桌子木椅东倒西歪,显而易见方才发生了过激的举止!
  余若苗拉余小葵进了屋儿,倒了水给她,“何时到的?”
  余小葵捧着热水,盯着面色泛黄的她,抿嘴道,“反应还非常重?”
  余若苗怔了下,随即笑了下,“恩,只是,没事儿,过几日便好啦!”
  余小葵放下杯子,这还是她三姐么?历来全都是臭美的不可方物,今儿居然这般的憔悴,还是说怀孕的女人,全都是会生了这般多的变化?
  可便算作是怀孕,她的面庞咋如此黄?眼眸周边还有着浓郁的黑眼圈?扯过她的手掌,忽然发觉居然是冰凉冰凉的!
  “飞歌……”
  余小葵叫了一声,门边,飞歌跟青歌方在帮忙,听的声响,飞歌便走入,“郡君!”
  “去找人来,给二姑娘把把脉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