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92章 黑天鹅

第192章 黑天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余若苗的面庞却是一刹那间僵了,收回了手道,“不必不必,好生的把啥脉?”
  “老三!”余小葵看她,突然发觉,她的眼神居然在轻轻的躲闪,“出了啥事?”
  “没事儿,真真的没事儿,你说你,成日这呀那呀的,你操心是操不够了是否……”余若苗笑了下,起身坐到了桌边,拿了甜点道,“来尝一下……”
  余小葵的眼神却盯在了她方才坐过的木椅,面上,霎时没了血色!
  余若苗想掩饰却已然来不急了。
  余小葵伸手指头着那木椅上的一缕红问出口,“怎一回事儿?”
  她忽然发觉自个儿的心居然跳非常快!
  “没啥,即是流产了罢啦!”余若苗自嘲的笑了下,亦不在掩饰了。
  余小葵盯着她轻描淡写的模样,忽然发觉自个儿居然有一缕不了解她了。
  “三姐!”
  余若苗想说啥,可盯着余小葵那严厉的面庞,张张口终是啥也是没讲出来。
  余小葵盯着飞歌,“去找个郎中……”
  不多时飞歌带着郎中走入。
  余小葵扯过她的手掌腕塞给了郎中,“劳你给瞧瞧……”
  老郎中盯着余若苗的的模样,便蹙起了眉峰,随即请了脉,对余小葵道,“这一位夫人这是小产了,并且宫寒非常严重……”
  余小葵盯着郎中,“宫寒?她有宫寒?这不可能的呀!”
  对于自个儿家几个姊妹,余小葵从小时便盯着她们,便怕不留意,宫寒,那模样,每个月全都是会非常痛非常痛,因此,上至余若芳,下至余六妞,哪一个不是留意自个儿的双脚?这会子却说余若芳宫寒,简直是笑话!
  老郎中便道,“许是由于这回小产所至,仅是,这一位夫人的风寒还非常重,老夫写个方子,先吃五幅药罢……”
  老郎中讲完便坐到边上写起了药房,随即递给飞歌。
  余小葵道,“谢谢你!”
  飞歌忙拿了银两递过去,送老郎中走出!
  可此刻门边却跑来一个小妮子,那小妮子面黄饥瘦的,一进来便跪下,“求你救救我家少奶奶罢,我家少奶奶好可怜……”
  “豆角,你乱讲啥?”余若苗瞠了她一眼。
  那小妮子被余若苗呵斥,好不委曲的盯着她,“少奶奶……唔唔……”
  “你叫豆角?”余小葵蹲在她的身侧,伸掌拉起她,盯着这跟五妞差不离大的妮子,温柔的笑了下,“我是你家少奶奶的妹妹,你跟我说,你家少奶奶为何会小产?”
  豆角心儿砰砰跳着,盯着这大眼眸的女孩儿,又瞧了瞧余若苗,咬咬牙道,“昨日,夫人从店中回来,看见了姨奶奶躺在她的床上……因此跟姨奶奶吵了俩句,结果姨奶奶却把夫人推倒,夫人好容易站起来,刚要跟姨奶奶理论理,恰好少爷回来,而姨奶奶却忽然倒下,还跌到了床角上,脑穴撞出了血,少爷冲少奶奶发了火,便抱着姨奶奶去了医馆,晚间回来后,少奶奶对少爷说肚儿痛,可少爷未理,拾掇了衣裳,便走了……少爷前脚走出去,少奶奶便小产了……而后,少奶奶又在院儿中站了一夜……”
  余小葵点头,伸掌拍了下豆角的肩头,“你出去罢!”
  豆角心虚的盯着余若苗,以后泪水巴巴的出了屋儿,顺带把门给关上了。
  “余若苗,你好样的呀!”
  余若苗撇嘴儿,“我的事不必你管!”
  “你当是我乐意管么?”余小葵忽然叫了一句。
  余若苗自嘲的笑了下,“翠花,我不会有事儿的!”
  “姨奶奶是谁?”余小葵暗忖,樊令晖,你黄毛小子行呀,这才成婚多长时候,即便妾全都抬回来啦,为一个妾,把相伴多年的媳妇儿扔到了边,找拾掇了罢!
  还有,妾的事史玉蔻她晓的不晓的?
  余小葵暗忖,倘若这妾是史玉蔻默许的,那般,她便要找史玉蔻好生讲道讲道啦!
  余若苗此刻却成了死鸭子,硬是来个不张口!
  “说呀!”余小葵大吼!
  余若苗摇头,紧梆梆的咬着下鲜唇。
  “你这蠢女人,你蠢死的啦!”
  余小葵气的旋身来至院中,盯着俩粗使婆子俩妮子问出口,“你们是啥时候随着我三姐的?”
  俩粗使婆子福了身体,“年后,夫人,拾掇院儿时,雇来的!”
  “史玉蔻?”
  俩粗使婆子点头,“夫人要我们好生侍奉少奶奶,说少奶奶有孕在身,所有以少奶奶为主!”
  余小葵转头望向那俩妮子,豆角道,“我是少奶奶第一回来鄂台城时拣来的,便一直跟在少奶奶的身侧!”
  另一个妮子道,“我是三日前来的!”
  “姑娘,鹦哥是姨奶奶送来的!说啥照料少奶奶,即是来监视少奶奶的!”豆角紧狠的瞠了一眼鹦哥。
  鹦哥仅是耷拉头亦不吭声。
  “来,跟我说说这姨奶奶是个啥样的人物!”
  余小葵坐到了木椅上。
  她快气炸啦!
  “姨奶奶,是三夫人的侄女儿,是三日前三夫人要我们改口的,说是少爷抬的!”
  三日?
  “三夫人,即是先前骂你家少奶奶的女人?”余小葵问着。
  豆角点头,“是!”
  “鹦哥,你跟你家姨奶奶是啥关系?”余小葵问出口。
  鹦哥道,“我是三夫人买来侍奉姑娘的。”
  “姑娘,噢,即是姨奶奶对么,来,带我过去……”
  鹦哥摇头,“我,不可以带你去!”
  余小葵撇嘴儿,“为啥?”
  “不为啥!”鹦哥回道。
  “不要狗脸的贱蹄子,郡君问话,你居然敢如此狂妄!欠打!”
  青歌向前便是一个嘴儿,清脆的声响,在小院中回响!更为吓的豆角一抖索,鹦哥泪水巴巴,却不敢哭出声。
  俩粗使婆子更为一怔,郡君?
  余小葵手掌中捏着一个杯子,“鹦哥,你是带我去,还是不带?”
  “嗙!”余小葵居然是把杯子给捏碎了。
  鹦哥吓的面庞全都白了,忙道“我我我带你过去!”
  只不过没人看见,余小葵却是把手搁在背后,暗忖,泥马的,几年不练,险些没捏碎,并且仿佛手指头被划了下,真痛!
  余小葵对飞歌说,“把你那方子给豆角,要她去抓药给三姐吃。”
  豆角接过方子,“我这便去抓药,铁定好生照料我家少奶奶!”
  余小葵点头,随即起身向外走去。
  青歌推着鹦哥,四人离开。
  隔着两条街,一间大院儿,气派非凡!门边两尊石狮子,正虎视耽耽的盯着余小葵四人!
  余小葵扬头,以她对樊令晖的了解,他那般一个长情的男人,何以会这般对待方才成婚的三姐?
  青歌推了一把鹦哥,鹦哥向前对守门的讲了几句,门子便令四人走进!
  一进来,余小葵眉峰便紧梆梆的蹙了下,倘若这院儿是樊令晖的,那她铁定掐死他了事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