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> 第192章 大定局

第192章 大定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媳妇儿住着一进三的小院儿,妾住着一进五的大院儿,还真真真是宠妾灭妻,并且还是一个方才抬了三日的妾!
  没一会子,“轱辘轱辘”的声响响起,樊令晖滑着轮椅来至了客厅!
  当看见余小葵时他怔了下,“你咋来啦,还寻到了这儿?”
  余小葵却是扯着唇角笑的满面跟气,可展眼,她的双掌便抓在了樊令晖的衣领上,一个旋身大背,便把樊令晖给扔到了地下,向前跪在他的心口上,便掐住了他的颈子,“樊家大公子,你艳福不浅呀!”
  樊令晖只觉的出气多进气少,一时候憋的面色通红。
  “翠花,你放手……有话好生说……”
  “说?说啥,说你抛妻弃子么?”余小葵阴着脸,眼眸中一片淡冷!
  “快来人呀,快来人呀……放开我家哥哥,放开……”
  一个女人忽然跑入,向前推着余小葵,疯魔了一般把樊令晖给抱在了怀中。
  余小葵放开樊令晖,盯着那脑袋上缠着白布的女人,盯着她满面慌张地抱着樊令晖,双眸便狭了下,瞧了瞧樊令晖,“你的妾?”
  那女的眼神闪闪。
  樊令晖道,“不是!”
  “她不是你的妾?”余小葵伸手指头着那女的又问了一回。
  樊令晖眉峰紧蹙,“不是!”
  “你确信她真真的不是你的妾?”
  肖陵点头,“真真的不是!”
  “樊令晖,她不是你的妾,你还要她抱着?”
  余小葵大吼!
  樊令晖怔了下,忙推开鲍怜怜,“翠花,你听我说,怜怜她仅是四婶儿的侄女儿……”
  “这一些你不必跟我解释,我只问你,你住在这儿做啥?”
  余小葵嘲讽的挑起了唇角。
  樊令晖一窒,才道,“苗儿昨日抽疯,又无中生有,硬生生的推倒了怜怜,怜怜的脑穴撞破了皮出了血,夜里又发了热,我咋可不陪着,到底是苗儿做错啦事……”
  “你亲眼看见我三姐推倒了她?”
  樊令晖忽然怔住了,盯着余小葵眼眸中闪着莫非不是么的眼神!
  余小葵摇了一下头,“樊令晖你的书全都读到狗肚儿中啦!我真替我三姐悲哀,喜欢上你如此一个瞎了眼的主!一个八杆子勾不到边的妹妹,把头撞破了皮,你便守了一夜,而你媳妇儿她却……拉倒,你既然喜欢守着,你便守一一生罢!我的三姐傻,丈夫不痛,婆母不爱,我痛我爱,樊令晖,这一生你全都别想再见着我三姐!”
  余小葵本想告诉他余若苗流产的事儿,可想一下拉倒,他可以被几个女人玩搞跟股掌当中,讲了小产又有何用?
  他不信三姐,表明啥,表明他还是不够了解余若苗,表明他的爱太过狭隘!
  “翠花,你不要如此,等你三姐气消了,我自然而然会回去……”
  余小葵站立在那中,“樊令晖,兴许你还不晓的,那小院中的妮子粗使婆子管你这八杆子打不着的妹妹叫着姨奶奶罢!安心罢,我三姐这委曲我不会要她白受的,我可以抚起樊家,我亦可以毁掉樊家!”
  余小葵阔步离去,樊令晖便想跟过去!
  “呀呀……令晖哥哥,我头好痛……”那叫怜怜的女人,忽然捂着脑穴蹲下,更为扯住了樊令晖的衣袖!
  樊令晖瞧了她一眼,伸掌抚她,又瞧了一眼鹦哥道,“抚你家姑娘去休息……”
  把鲍怜怜安顿好,樊令晖才走出房间,他想不通余小葵发这一通脾性为何?
  仅是姨奶奶……他忽然一拍脑筋,“木子,快跟我归家……”
  很遗憾,樊令晖回至家中,除却看见俩粗使婆子哭丧着脸,桌上放着一瓷碗方才熬好的药之外,哪儿还有余若苗的影儿!
  他抖着手端起了药瓷碗,盯着俩粗使婆子道,“这药是谁的?”
  “少爷,这是少奶奶要吃的……”
  “苗儿咋了,为何要吃药?”樊令晖忽然有某种不祥的感觉。
  他昨日才从楚湾郡回来,一回来便看见了怜怜跌在了地下,再想到他去楚湾郡前听见的那一些话……樊令晖甩甩头,不不不!他的苗儿不是那般的人!可心底还是不免的有一些犹疑,因此在看见怜怜脑穴出血时,想也是没想,便抱着她走啦!
  要晓的他小时,唯一的玩伴即是怜怜。
  俩粗使婆子相视一眼,一个道,“少爷,你兴许不晓的,少奶奶小产了……”
  樊令晖的面庞一刹那间白到了底,“你说啥?谁小产了?”
  “这院中还有谁怀了身体!还有,不是少奶奶推倒姨奶奶,是姨奶奶推倒了少妇女……”
  “砰”!樊令晖一拳头打在桌子上。
  “乱讲!”
  忽然的,樊令晖想到余若苗昨晚有跟他说她肚儿痛,可自个儿却含着气,因此并没理会她……
  “徐少爷,你家的活,我不做啦!”一个粗使婆子好有气势,丢了身上的围裙,瞧了一眼樊令晖,“我家是穷,可我在外做一日的活,回了家,我家男人还晓的心痛一下,没料到,少奶奶这般好的人,却没过一日舒心的日子,盯着少奶奶,我真真是心痛,更为替她不值!”
  另一个粗使婆子也摘下围裙,“徐少爷,你好自为之!”
  俩粗使婆子便如此走了,樊令晖的脑筋中却只闪着她们的话,忽然伸长的颈子冲着天空大叫起。
  “呀——!”
  倘若倘若真真的像她们讲的这样,他,他,他……
  ……
  客栈的上房,余小葵盯着余若苗,气不打一出儿来,伸掌推了她一下,“装啥熊!你的个性呢?别忘记了,你是打不死的余老三,不即是流了个小孩么,有啥了不起的,转头你给我乖乖的养着身子,等向后你想小孩,要美男,我便给你搞一个后宫……”
  “噗嗤!”余若苗笑了下,“我没事儿!”
  盯着她的笑颜,余小葵忽然哭了,伸掌抱住了她,“三姐,你咋如此傻!”
  史玉蔻那般的女人,有时全都是会偷偷流泪,可余若苗明晓的樊家是一个龙潭是一个虎穴,却还是迈进!
  余若苗伸掌拍了下她,“我是傻,傻在我居然没看得出她们的预谋。翠花,你三姐夫他更傻!”
  “三姐,你要不要报仇?”余小葵抹去腮颊边的泪,盯着余若苗一本正二八经的问出口。
  余若苗一怔,“咋报?”
  “搞垮了樊家!”
  余若苗一怔,“算了罢,史姐努力了这般多年……对,搞垮它,否则,我心中这口气儿出不来,我小孩还真真真是白死啦!”
  余若苗忽然转变了想法,眼眸更为瞠的大大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